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4月05日 星期二 多云  

2016-04-05 22:04:30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尽管小时候在农村呆过,一直呆到上大学参加工作,但农村生活于我而言,都是浅层次的,干农活一板一眼,割稻子,种棉花,摘蔬菜,这倒是容易的;最没有深入的,就是复杂的风俗,繁琐的讲究,诸如婚丧嫁娶的程序,就毫不知情,点滴不知。

在小小的县城,介绍两位年轻人相识相恋,我以为也是很简单的,各自带着见见面,聊一聊,然后双方感觉对了眼,就慢慢去谈,之后的事情,当然跟我没有很多的关系,最多或许两个年轻人闹点小矛盾的时候,调解调解而已;再深入的复杂层次,一直认为跟我无关。

但偏偏事情的走向不是那么一回事,早几天就接到同学的电话,说,我们牵线搭桥的两位年轻人,关系又推进了一步,双方的父母想见见面,吃个饭;让我们两个人参加。我幼稚地心想,这是好事,吃个饭总算简单,就问什么时候。同学说,他们说周二中午。

转眼间就到了周二,很快就到了中午。

 

男孩子开车来接我,我以为除我之外,就剩下女孩子。我站在办公楼的东侧等车,车子却停放在车库的南入口,便招招手,远远看见女孩子拉开后座的车门,就大声说,你坐到前面去。但是女孩子不知没有听见,还是不听,依旧坐到后座上。我等到车子开过来,坐上副驾驶室的时候,瞥见后座还有两个人,心里有数,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女孩子介绍说,这是我爸,这是我妈。又指着我对她父母说,这是我的同事,也是领导。

赶紧在座位上跟女孩子的父母握个手,问个好,然后对女孩子说,以后不要轻易地坐后面,我这个座位你应该永远占有,这属于“本宫”的座位,不能随便让人坐。

大家全都笑起来。

男孩子的老家也是我们上湖,这就是正宗的老乡了,他父亲在高安买了地建了房子,这次就是到他家里去吃中饭的。我们取道环城东路,走瑞阳大道,就到了一个我也不知道地名的地方。但从街道往南伸展,右边是法院,左边是邮政。平日里高安大道(老320国道)来来往往,经过这个街口的次数也多,但几乎从来没有往里走过。

今天是第一次。男孩子的房子不是毗邻街道,而是从街道的一处拐进去,据后来介绍,这先前是徐家——现在市政府已经整体购买下来了,让徐家整体搬迁了。男孩子的父亲有先见之明,在这里通过关系买了块地,然后又建了四层楼,楼下一层开了餐馆;后来听说开餐馆非常累,现在租给他人依旧做餐馆——这中午吃饭就在他们家一楼的餐馆。

吃饭的事情就不多言,反正我不能喝酒,因为我下午有课,跟女孩子的父母一道,喝饮料。同学是喜欢喝酒的,男孩子的父亲说早年喝得太猛,现在能戒就戒,不多喝;后来来了男孩子的叔叔,算是比较能喝的一个,所以,同学和他就比较尽兴。

我以为吃饭的过程中,聊聊天,相互恭维一番,敬敬酒,这就够好的了,也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但到了吃罢饭,有人开始用牙签挑牙缝的时候,同学发话了,说,今天我们饭也吃了,酒也敬了,接下来的事情,我们来说一说。不管怎么说,我们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希望两个小孩子幸福,之后的事情就好商量。

我不知道这餐饭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压住”。

在我们农村,男女双方见了面,你有情我有意,暗自点头默认,男方就必须给女方一些钱作为“压住”。从字面上来理解,就是男方用钱把女方预订,压住,意味着今后女方不允许再许配他人。

同学咿哩哇啦说了一通,然后问我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。我心想,我现在是什么角色,代表男方呢,还是代表女方——非常为难。不过,既然说到要说上几句,我虽然什么不懂,但可以厚颜无耻地不懂装懂,就大话西游地乱说一通,反正不犯主流错误,冠冕堂皇,在情理之中就行,说,做长辈的,就是希望两个小孩子的幸福,他们幸福了我们做长辈的就高兴,当然一些地方风俗也不能删除,不过我们不破规矩,但也不兴规矩,规矩怎样,我们就怎样;双方可以说一说,地方风俗肯定有一点小距离,我们多沟通就能解决。

接着大家七嘴八舌汇总各地风俗,什么订婚啦,什么“吃嗝食”——我都不太懂。我女儿就什么都没有举行,什么彩礼,什么办酒席的礼金,什么都没有。坐车回来的时候,我就说起此事,同学说,还说这个,非但没有,反而倒贴了几十万。我说,一个小孩子,你也不就是为了她。同学说,所以我们就不讲究,过分讲究就有问题了。

沟通一番,同学有点攀亲戚似的拍着女孩子的父亲的肩膀,说,我是叫你亲家呢,还是见你老兄,其实不管叫什么,关系都一样。我们应该有一条底线,我们是办喜事,不是卖女儿,可不能狮子大开口。父亲就不说话,只是笑了笑。母亲就说她们那里的规矩,都在情理之中。譬如订婚的那天,一些亲戚都会过来,可能有两桌酒。男孩子的父亲说,不要紧的,有亲戚过来都过来,三桌也不成问题。

然后就是买糖果的事情,订婚定哪一天的问题,最后说,要不,订婚就定在5月2号那一天,那一天是好日子。男孩子的母亲说,5月1号,2号,3号都是好日子。我对女孩子的母亲说,要不,再回去看看通书,挑一个好日子,告知小孩子,他们会联系的。

又说到车子问题,男方说,我们有很多车,到时我们过去接你们。女方说,不用,我们坐车过来。同学说,不方便。我说,要不你们请一辆中巴,到时送过来,又可以送回去,包车的费用男方负责。男方说,不用麻烦,我们车多,接送一下可以。

席间气氛融洽,没有农贸市场买菜卖菜讲价钱的场景。

 

隔了三天没有去体育馆,全身骨头紧紧的,感觉不舒适。

傍晚气温不低,也不高,我穿了运动短衫,外面再套上一件运动外套,步行而去,并不感觉有什么热度。文化广场的跳舞,还没有开始,只有几处的音响在召唤着广场舞的爱好者。

体育馆的人其实并不过,但六个场地都沾满了人,新手居多,能够进行高强度对抗的不过一对男子双打。我刚进去就有人招呼赶紧换衣服鞋子,因为恰好可以凑成一队双打。匆匆换好鞋子,绑好护膝,还没有在场地上预热几分钟,早到的球友就耐不住我们一会儿的拖拉,说,开始,开始,三打两胜。

我跟老金一起,第一局我们还没明白过来,就输了,分数刚过半,对方得意洋洋地说,要努力哦!之后两局我们大比分胜了他们,就没话可说。对方说,在玩两局如何。我说,我跟老金是柴油机,现在发动了,谁也不怕。果然,再玩两局我们也势如破竹。

解散休息,另一队差人,意犹未尽,就跟刘丽云老师对阵两个男球友。刘老师问,怎么站位。我说,我们不玩前后站的,谁前谁后轮着站,以锻炼身体为目的,不求打赢,不然,你还真的会像婆婆一级的人。

最终一比一打成平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