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4月08日 星期五 阵雨  

2016-04-08 21:44:36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老家厨房的后面,有一块菜地,面积不大,用农村的话来说,不会超过一分地。平日里父母在那里按季节种植一些蔬菜,白菜,生菜,芹菜,小葱,大蒜,丝瓜,茄子,南瓜、蛾眉豆之类的。倘若临时要用,打开门就可进入菜地,摘几株想吃的菜,在院子里的压水机旁,压水,放入盆中洗净,到厨房里切好,立马就可以炒,非常方便。

还是在清明节的那一天,我从厨房面向南边的窗户往小菜园地里看,居然看见了八九株光菜——我们上湖称之为君喊,太太她们萍乡称之为牛皮菜。我上网查了一些,这菜还可以称作恭菜、根达菜、厚皮菜,观达菜、莙荙菜。我想,我们乡下人称为“君喊”,跟“莙荙”两个字有点音近,乡音跟官方语言还是有相通之处,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。

这种蔬菜在小时候是常见的,也常吃,不过一般不吃叶子,叶子有点苦涩,专吃菜梗。菜茎呈白色,有点如白玉一般,尤其是宽茎的,更好看。炒的时候不能过分熟,八分熟就可以——用我们的土话来表达,吃在嘴里,要有“及嘠及嘎”的响声。

若是过去三四十年前的的做法——简言之,就是清炒,没有人喜欢,尤其是我们这样农村的孩子,过去油又少,加点肉末是天方夜谭的事情,几乎就是往锅里一倒,翻炒几下就出锅;吃多了,都吃怕了。

似乎参加工作之后,就很少看见这样蔬菜,偶尔碰上了,炒一点吃,还是蛮有味道的。还是跟太太谈朋友的时候,到她家里去接受她们家人的检阅,看见她们家前面的菜地里有这样的菜,就对她们说,这样的菜炒起来很好吃。太太她们全家都不相信,因为她们认为这样的牛皮菜只有一个作用,那就是喂猪。我就说,我来动手炒给你们吃吃,你们看看味道怎么样。然后准备了一点肥肉,一点辣椒粉,重要是要有一点甜米酒。

炒菜的程序大抵差不多。将锅子烧红,倒入肥肉,炼出猪油,让油渣呈黄色,然后倒入切好的菜茎段,大火,来回翻炒。如果感觉火大了,有点干锅的味道,可以适当倒入一些水,但不可倒多,那就成了煮菜了;应该是倒一点,然后再倒一点,以用锅铲能够流利地铲动菜为标准,倒入辣椒粉,倒入甜米酒,最后倒入一点酱油——顺序不能错,立马起锅。

我当时就是这样操作的,太太她们全家吃过之后,都说还真的好吃。央求我再炒,只可惜当时菜地里这样的牛皮菜数量太少,而我也只是呆上一两天而已。

那天我看见牛皮菜,就感觉很惊讶,为什么要种这样的菜。母亲说,是隔壁的行政村书记让种的,他说,到时候大队里要买一些。母亲称呼“行政村”,一直说过去的名号“大队”,因为是行政村,平常的吃吃喝喝依旧存在,一些上级领导山珍海味吃腻了,偶尔吃一点农村过去的牛皮菜,反倒感觉很新鲜,有点回到过去的兴奋。

我说,什么时候给我送一点过去,我也来炒着吃。母亲说,我今天给你剥一些回学校。当天是周一,我说,不行,明天(周二)我下午的课,中午没空弄饭,剥早了会变色的;周三周四就可以。

于是,母亲就在前天托人帮我带了一些过来,吃两餐的量,最好。

 

中午回家不算早,没有像往日一样,拿着饭盒孤苦伶仃地走到教工食堂去,而是径直上了楼。开门进屋,脱下外套,手脚麻利地洗米,先煮饭;然后蹲在地上,用刀将莙荙菜的叶子从两边菜梗处削除,只留下一根根白白的凝脂似的菜梗,用水洗净,切成段,装入碗中,搁放在灶台上。

不管怎么的简陋,一个人吃饭也罢,菜必须要有两个。不然,喝酒的时候,筷子专在一个碗里伸来夹去的,显得家庭经济不丰厚,跟国家公布的城市居民收入严重不相符,焉能对得起这个社会!即使没有什么,也必须从冰箱里找出一点东西来,凑成两个菜。

冰箱里还是有点肉的,四块熟的,每块均有油豆腐那么大。单单有肉还不行,还需要跟肉相配的一点蔬菜,于是又找了一点名为“虫草花”的袋装蔬菜。其实,在昨天晚上,我就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些,用冷水浸泡着,俗语叫“发一发”,就是浸泡一番,使干干的蔬菜变得丰满起来。今天再用清水如此冲洗几遍,拧干水。

蔬菜莙荙必须先炒,如果想保持它原有的蔬菜味,就不能放肉,不能有肉味掺杂。这种菜上面已经说过,甜米酒糟最为重要,放入了甜米酒糟,味道就出来了。而虫草花炒肉,只需在锅里过一过就行。

你能想象到一个人在家里,亲自炒好了两个菜,一素一荤,端上餐桌,然后坐下来,倒上一杯水酒,慢慢品尝的恬静场景么!偶尔的厨房劳作,实在非常有意思,假如假以时日,我能够好好逛逛农贸市场,挑选食材,然后参照“菜谱大全”,细细操作一番,说不定未来一个优秀的厨师就会诞生。

北窗外,送饭送菜的家长聚集在荟萃亭、俊采楼以及能够站、能够坐的地方,嘈嘈杂杂,热闹非凡,吐出的骨头、挑出的辣椒壳到处都是,一片狼藉。相比之下,我就安静得多,悠闲得多——两个菜,一酒樽,半壶酒,一双筷,一个“留守儿童”。

欧阳修自称“六一居士”,所列举的都是雅物,“一万卷藏书,一千卷金石遗文,一张琴,一局棋,一壶酒,一老翁”。我何德何能,焉能跟老先生有可比之处,永远不能在雅物上与之相提并论,但可以从数字上媲美一番。他“六一”,我“五点五”,也就差那么零点五而已。

忽地想到古人有“红袖添香好读书”的幻境。独自一人在家的时候,尤其是喝酒的时候,倘若有一个也喜欢喝酒的“红袖”,“相看两不厌,还有杯中酒”,来一个现代版的“红袖夹菜好喝酒”的幻境,其实也是美妙之事。

 

贵云先生打电话给我,说想到上游水库垂钓,问问能不能联系一番。

不知为什么,近来对垂钓的兴趣不是非常的浓厚,也曾听说有人改换白居易的诗句,说:劝君莫打三月鸟,子在巢中盼母归;劝君莫钓四月鱼,留籽腹中日后欢。大抵四月份鱼儿正是产卵季节,钓一条鱼满腹都是鱼籽,有点浪费,不如让它先把卵产下,之后才去垂钓。

也有同仁说,清明节已经过了,鱼儿该产卵的都产了。不过,我还是联系了学生,学生说,你来不来。我说,我看看,有空就来。他说,因为我有事不能陪你,我会安排人带你们去钓。我说,好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