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5月01日 星期日 阵雨  

2016-05-01 21:35:12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若论垂钓的环境,无论是自然的,还是人文的,朋友小左那里的水库,显然没有陈家水库来的更好。说说自然的,路面比较平坦姑且不说,可能还由于陈家水库边上都是一些种植庄稼的土地,一些碍手碍脚的荆棘、灌木丛悉数全被砍掉,或者清除,显得赏心悦目,不妨碍极目远眺,欣赏层峦叠嶂的荷岭山。

还有人文的。小左水库里的鲦鱼实在太多,成千上万,都在水面飞速地游弋,动作非常灵敏,抢食应该是第一流的。平时垂钓,我们在钩上挂上钓饵,或者是面团状的的九一八,蓝鲫,或者就是半截蚯蚓,将鱼钩往水面一甩,不用担心什么,只要静候鱼钩渐渐沉入水底就可以,想钓上来的鱼大抵就在水底。

但是在小左水库里不行,鱼钩挂着鱼饵,还在水面,就有成百条的鲦鱼来掠食。它们仿佛非常有灵性,不用嗅到鱼饵的味道,但凡听到鱼钩抛在水面,清晰的一声响,它们便从四面八方赶来,鱼钩永远都沉不到水底,只在水面被鲦鱼牵引着;而那浮标,若是鱼钩沉入水底,那么它自然而然就会竖起来,在这里,永远竖不起来,永远都是横在水面的,因为鱼钩被鲦鱼抢着跑,没有下沉的重量,浮标当然竖不起来。

在陈家水库,这点担忧是不存在的。水库里能够钓上来的鱼,大的如草鱼,鲤鱼不多说,小的如鲫鱼、黄丫头,也就是这些,没有鲦鱼,或者大嘴巴来抢食,你看见在咬钩,浮标浮沉的频率、走向,就基本上能够断定是什么鱼在咬钩,这鱼大概有多大。

 

天空布满了灰白云,似乎有一点点下雨的迹象。

我独自骑了摩托,到了水库边上的一条机耕路。这条路并不很宽,纯粹的泥巴路——这两天天气晴好,黄色的泥巴没有揉成团状,不过,因为平时老百姓骑着电动车上上下下,在村里和地里之间来回,深深的车辙还是非常明显的。像我骑着摩托车,都必须小心翼翼,不然,一个闪失,不说翻车什么的,摔一跤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现在这时节,油菜刚刚收割完毕,在地里堆成一簇一簇,百姓希望能够晒上几天;但看着这天气阴阳不定,所以,大部分的人都骑了电动车,准备装上去拖回村里。已经收割完油菜的地里,留着五六公分长的油菜茎,有点尖,齐刷刷的向上举着。走在地边要格外小心,一不小心踩上去,不说一个穿脚透,疼痛肯定是有的。

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老农在往电动车里装油菜,就问,今年的油菜怎么样。老农说,不太好,今年下雨下得太多了,没有晒到什么太阳。又看见有妇女拿着石灰往地里撒,就问,往地里撒石灰干什么。老农回答说,他们说撒石灰可以杀菌,我们就撒一点,准备种花生。我说,这个时候种花生,是不是太晚了!我昨天看见有人家的花生都长出叶子来了。老农说,我们这算是晚一点的品种。撒石灰的妇女说,我们是种在油菜地里的,非要等到收割完了油菜才能种。

小孩子也放了假,虽然不会做事,但凑热闹的干劲还是有的。他们不是在地里玩,而是坐在电动车上,你按一下喇叭,他按一下喇叭,玩得非常开心。有时还吵架,叽叽喳喳的,特别可爱。大人就在旁边呵斥,吵什么架呀!其中一个说,说好一人按一下的,他接着按两下,耍赖皮。大人(其实都是爷爷奶奶辈)也就不再言语。

有的油菜地可能不想种花生,想种芝麻什么的,所以,看见一个老人正开着手扶耕作机,把地全部翻转一遍。因为种花生不用将地重新翻犁一遍,只需用小铲子挖一个小坑,放两粒花生籽进去就行。

寂静的原野,因为有这些勤劳的人们,方显得热闹,有生气。

 

垂钓选点非常重要,但选点就像一个人的命运一样,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。我提了渔具包,想到水库的西边,是一块非常平整的荒地,便于垂钓,便于收拾东西;更重要的是,今天刮起了西风。坐在西边,顺风甩鱼钩,想到哪个点就能顺利甩到那个点;倘若在东边,就是逆风,甩起鱼线来就有点往回吹。其实,还有一个更更重要的原因,在冬季,这个点是鱼儿聚集之处,百钓不散,没有空鱼网回家的。

话又说回来,依据钓鱼的秘诀,钓鱼应该逆风而钓,因为风会把水中的微生物都吹到对面,鱼儿都是追逐吃的东西而游动的;而且,我还忘记了一件最主要的事情,那就是现而今是春末,与冬季不是一个季节。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,让我选点就出现了误差。

直到中途才发现,今天最佳的垂钓处,应该在逆风口的东边,而且在水深的地方。冬季之所以鱼儿聚集在西边,是因为西边水浅,阳光一照,水温容易上升,鱼儿也是喜欢温暖的;但是,现在这个季节不需要温暖,反倒需要凉爽,显然水深一点,是鱼儿的最佳选择。

西边的深度不过一米,而东边则有一米五,甚至更深。朋友他们三个晚我而到,他们就在东边,结果,他们钓鱼,我也钓鱼;但是他们钓一条就是一条,都是三四两甚至一斤的鲫鱼,我钓一条也是一条,但都是非常小的,他们说我喜欢“未成年的少女”,不喜欢老鸡婆——这小鲫鱼还没有发育,你就把人家给钓上来了,不地道啊。

一大片的乌云从西边漫过来,很快遮住了天空,没有任何温馨提示,雨就齐崭崭地落下来。雨点大小一样,落在水库中,溅起的水花也大小一样。这个时候,坐在遮阳伞下面,听着清脆的雨声,看着溅起千万朵水花的水面,偶尔有鱼儿在水面翻个身,荡起圈圈涟漪,还有燕子低飞,沐浴着清凉的山风,就想到杜甫的“细雨鱼儿出,轻风燕子斜”的诗句。

水库的南边,有茂密的一排树木,夹杂而生长,有樟树,有梧桐树,有苦楝树,还有不知道名字的。那苦楝树开了花,细细的,粉红色,就像国画中,用笔细腻的描图方法。

在西边,我的脚下,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植物,盛开着更细微的花儿,白色的,似乎一个小指头就能遮得过三四朵这种花。这花团团簇簇,假如有一朵离开枝头,其他的花朵居然会有一根看不见的丝,将其紧紧地拉着,似乎非常不情愿地让它离开,孤独地飘落在水面,随风而行。

一只白色的蝴蝶飞了过来,停留在百花丛中,转眼间你就看不见它,它已经融入了白花丛中。“篱落疏疏一径深,树头花落未成阴。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”,这眼前之景,与杨万里的《宿新市徐公店》的意境非常吻合,皆雅致之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