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6月15日 星期三 大雨  

2016-06-15 22:23:0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似乎高考还是在昨天,转眼间却又是过去了一个星期,这不,紧接着的就是中考。依照安排,上午上完第四节课,学生全都放假回家,自然,今天又成了所有学生欢呼雀跃的大喜日子,平日里如丧考妣的神情,今天也是蓬门大开,如雨后天晴,露出久违的轻松。

这种喜悦不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的,完全可以从宏观和微观的角度去推论。远一点可以追溯到6月初听说班主任的月安排;只不过高兴的浓度,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浓了起来。最明显的特征,就是学生的课桌上空荡荡的,没有了往昔堆积如山的教学书、教学资料,取而代之的就是空旷。没有了掩体,学生并不会因此上课不睡觉,觉还是要睡的。

到高一(1)班去上课,让学生拿出练习本来,就有人说搬回去了寝室。我就说,细节可以说明一切。知道你们为什么只能在一楼上课么,因为你们的理想不在读书,而在于混日子。学校不是规定了提前一节课放学么,为什么要提前一节课?这一节课就是让你们搬书的,现在你们早早把书搬走,弄得正常的教学都不能进行。我希望这个学期放假之后,很多同学考虑一下是不是不要再来读书,男同学早点去打工,女同学早点去嫁人。

学生就哄堂大笑。

让学生上台演板,叫到一个坐在前排的女生,她就摇头表示坚决不来。旁边的人说,她书都没有。我说,你也这般火急火燎地想回去,有什么事么。有学生就说,肯定有喜事。我说,难不成是终身大事。大家都说,是。我说,哦,是不是媒人已经在家里等候,男方要看人,看看长相行不行。

学生就又哄地笑了起来。

我说,能不能将一种恶性循环改变一下。我猜想,你奶奶在你这般年龄的时候,也想,早点嫁人算了,读书有什么用,于是嫁给了你爷爷;等到你母亲也你这般大的时候,同样在想,早点嫁人算了,读书有什么用。现在到了你这一代,似乎没有得到任何改观,依旧在步前人后尘。你能不能不像前两代那样,好好读点书,至少从高安走出去,到奉新、宜春去,看看别的地方,开阔一下眼界。

瞥见坐在讲台旁边的一位男生,撑着脑袋,就把他也叫了上来演板。周日晚上布置作文的时候,说到高一就要结束了,想想刚开学时的军训,会不会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呢!这位男生说,他没有参加过军训。我感到非常奇怪,就问他,你怎么没有参加过军训呢。他说,我是从灰埠转学过来的。

现在,我就指着这位男生说,你瞧瞧人家,就有远大的追求,都从灰埠转到高安来了,这眼界就高了不少,单单睡觉的环境,就改善了不少。我估计之前他在灰埠上课睡觉的时候,教室里没有16盏日光灯陪伴着他,至多8盏,很是寂寞。现在就有了,这就说明有追求,你睡觉的环境就一定可以改善。

这位男生上课基本上都是睡觉的,我也不知道他是通过谁的关系转学过来的,至少可以推断借读费交了不少,不同的是,换了一个地方睡觉而已,故此我有这么一打趣。他上课睡觉,我从不打扰他,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,就调侃他一番,继续说,从前我们班上单单洋溢着一股春天鲜花盛开的气味,这位同学来了之后,让我们体味到另一种农村的田园风光,因为,现在洋溢在教室里的,不仅有花香,而且还有带着牛粪味的泥土的气息。

全班又哄堂大笑。

而且,我继续说,我们这里的环境的确好,明窗几净,安静,闲谧,加上他远离父母,无后顾之忧,上课睡觉,居然打呼噜,说明他睡得非常的香,非常的甜,有利于健康成长。这位男生就笑着说,我上课没有打呼噜。我故意说,怎么没有,上一回上课的时候,我虽然在讲课,眼睛睁着,嘴巴里说着,其实精神上也是在睡觉,你呼噜一打,把我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了。

而到了高一(25)班,情况更糟,绝大多数都把书搬回了寝室,想上课都难,幸亏有一张默写的练习,临时改变一下,让他们做查书做练习。最终的结果,少有学生做练习,大部分在睡觉,还有两个坐在讲台边的,更是猖狂,居然不怕死,玩起手机游戏来。

我拿了过来,说,下一次语文考到90分,就到我这里拿回去。下课后,打个电话给他们班主任,说,有一部手机,是某某同学的,你先保管一下,等到他语文考到90分,你才还给他。——这应该是第二部收缴的手机,那一部不知道拿回去了没有,标准一样的。

 

一整天的雨。

如果说上午的雨还算是比较温和,然而,到了下午,就接近于暴雨了。当墨色的云遮天蔽日的时候,我们四个人正在荷岭的一口水库里垂钓。我们是12点半钟出发的,四个人,一辆车,因为担心历史悲剧的重演,我们小心翼翼地将车停放在村口的一处硬地的地方,不致于车辆停久了因为泥土松软的缘故,而陷入泥淖中。

之前看电视,看山中的山洪暴发,一阵大雨之后,山洪陡然爆发,游人都来不及防备,就被困在某处。感觉到是不是有点夸张,这回我们到了垂钓的地方,离真正的荷岭山还有几公里,可是,脚下的沟沟壑壑,都是满水肆意,带着土黄色的水非常汹涌,小沟小渠的流水只是急速,然后,千万条汇成一处,就成了汹涌澎湃。

泥土一松软,单单走路就比较困难。我是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去垂钓的,雨衣雨裤雨鞋,算是全封闭式的装束,但当我走在路上的时候,尤其是要穿过一片花生地到水库边,雨鞋的鞋底粘着泥土,渐渐的就高了。鞋高了,人也感觉有点高了。

这样暴雨的天气,鱼儿并不在深处,而是在浅处。我和柳根在竹林的北面,韩军他们在竹林的南边。我疑心他们早有预谋,深知这口水库的钓鱼之道,而且,他们一开始就用粉状钓饵,而我们却孜孜不倦地用蚯蚓。结果可想而知,他们那边钓得火热,我们这边沉寂不动。

雨是没有一刻停止的。荷岭山连绵不断,墨绿色,白色的云雾缠绕着,美轮美奂,景色优美。下大雨的时候,我们蹲在水库边,密密的重重的雨点击打着我的后背,就像有千万只手在给我按摩,非常舒服。这雨就这样下着,直至傍晚才息。

最可笑的是,你认真地看着鱼竿,它纹丝不动;一旦你稍微走点神,鱼竿忽地被大雨直接拖走,鱼竿很快就到了水库中间。这时,朋友就脱下衣裤,赤裸裸地在水中游弋,在水中捞起鱼竿,然后站在岸边的水中,将鱼儿拖上来。

我们收竿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近7点,他们都钓着了大草鱼,我只钓着几条鲫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