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6月26日 星期日 多云  

2016-06-26 22:28:5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不知昨天的“后门”是否开得顺畅,所需要求人办的事业已办好?总之,朋友昨天在二中是喝得醉醺醺的,满嘴的前言不搭后语,非常亢奋。这个时候,是最容易失去理智、最难把握自己的时候,一些该说的不说,不该说的偏说,而且说的话都是投人所好,至于能不能兑现就不好说——兑现了,他说我哪里喝醉了酒,说的话一定要算数的;没兑现,他说我喝醉了酒,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能进能退,就是人生大赢家

譬如,这段时间,我喜欢钓鱼,尤其是喜欢钓鲫鱼,纯天然的,愈大愈好。因为朋友的朋友有事相托,他的朋友将事情托付给他,他转身就把事情委托给我,起到的是一个掮客的作用,对内对外,他都能博得好名声。

他说,哥,明天我们去石脑钓鱼,据说有一个地方,那里的鱼全都是用草养的,不用饲料。他说这话的时候,他正在喝酒,而我,正在荷岭山脚下,听他说话感觉应该思维还正常,就对一同垂钓的另外两位说,今天没有钓到,我们明天石脑重新钓过。

 

话说就到了今天,到了上午下第二节课的时候。

严霞同学将脑袋趴在办公桌上说,老师,你今天有没有空啊。我说,没有,双休日,谁都有自己的事情。然后她又去问其他老师,其他老师说,你这样问每个人有没有空,是什么意思啊。严霞同学说,我想请大家吃餐饭。邓先生说,这还没到月底,年级组还没有发补课费,你哪里有钱请客。

严霞同学就感叹说,怎么请人吃一餐饭这么难啊!我说,你肯定不是真心想请人家吃饭的,真正的想请人家吃饭,应该是上班时间,下班后大家不回家,然后一起去吃饭,非常高兴;现在你趁人家休息时间,怎么说大家都会有个人的空间,不切实际。

然而,打了晚上,自习课课间期间,葛先生说,大家都在怪你,就是因为你一个人不答应,弄得我们全都没有一餐免费的饭吃。我说,这不能怪我,我也没有说过我不去严霞就不用请大家吃饭,你们都知道我不喜欢这方面的。

回到办公室里不久,柳根就打电话过来,问你在哪里。我说,在办公室。他说,我正在你楼下。我以为他是在我住宅楼下,就说,我马上回来。然后打个电话给昨天想盛情邀请我们去石脑垂钓的那位朋友,结果他说,他一早就出去了,到了杨圩。我说,你昨天不是说,今天我们去石脑钓鱼的么。他说,我忘了。然后感觉有点过意不去,就说,我联系一下,到时候你们去。

我一听,知道这台戏唱下去比较困难,毕竟喝醉了酒的人说话,原本就不应该相信的,就打算回老校区找人商量到哪里去玩玩。刚骑上自行车准备出校门,就仿佛听见有人在叫我,我又看不到人,四处张望,才看见柳根先生在遥远的体育馆旁,于是便骑过去说,你怎么到新校区来了。柳根先生说,我在渔具店买饵料,就过来了。

我说,去石脑泡汤了,去不成了。柳根先生问,怎么回事。我说,昨天说去石脑钓鱼,是喝醉了酒时说的话,不算数的,他一早就跑到杨圩去了。柳根先生说,那我们是不是又去荷岭。我说,不去了,天天去,也没多大意思;去不去兰坊钓南瓜鱼。柳根先生说,哪个南瓜鱼。我说,你不是去过的么,梁书记那里。柳根先生说,不去,他那里的鱼不再是用南瓜喂养大的,用了饲料。我说,也是,水塘里的水都变绿的了。

正聊着天,在食堂做管理员的熊先生走了过来,问我们聊得这么高兴,有什么好事。我说,你知不知道哪个地方有鲫鱼可钓。熊先生说,我不喜欢钓鱼,不知道哪里有鲫鱼钓。我开玩笑说,你好幸运啊,幸亏碰到刘校长当校长,要是我当校长,你肯定下岗的。熊先生问为什么。我说,一个人一定要有一点高雅的情趣,思想就会变得单纯;如果没有,他要么就想方设法贪污腐化,要么就瞄准别人的老婆,这样的人怎么可以重用!

 

我们决定到我们上湖去。到了锦河堤岸往下前行不过一公里,那里有个村子叫分口王家——同事有个亲戚在那里,而且村子前头正中的一口水塘,就是他亲戚的,很多年没有干过(放干水来捉鱼),草鱼都是平时自己割草,或者放一些菜园地里菜叶子给鱼吃,大的有七八斤,小的就不好说。

村子前面的正中央,是“王氏宗祠”,非常的不气派,跟农村常见的砖瓦房差不过,只不过稍微大一些罢了。倒是大门前的两只不算大的小石狮子,扭着头相互看着,神态非常萌,仿佛带着些泥土的气息,有点历史悠久的况味。

我的目标是鲫鱼,这段时间,几乎天天都用鲫鱼熬汤给女儿喝。同事说,你也去过那里,鲫鱼多是多,就是小。我说,小我不怕,只要有鲫鱼就行。我们四个人驱车前往。从老校区到分口王家,不过五公里,都是水泥路,非常好走。

先前,水塘四周长满了水草,今日到那里一看,水草看不到了,我说,水草呢?没有水草钓鲫鱼就比较困难。同事说,他们用挖机挖了一下,把水草给除掉了。东西两岸依旧是大树参天,灌木丛生,而大草鱼就躲在树下的灌木丛下,一般人想把鱼钩甩到准确的位子,的确需要一定的技巧;否则,非常有可能把鱼钩甩到树上去。

农村的生活非常古朴,水塘里养着鱼,塘边的空地上栽种着南瓜、冬瓜,而且不用搭架,随南瓜藤、冬瓜藤在地面蔓延,所结的南瓜、冬瓜都在地上。水塘的一边,就是水田,水田再过去,就是菜园,种着蕻菜、豆角、辣椒等。同事的亲戚说,中午就到这里吃饭,随便炒一点蔬菜。

我们在塘边垂钓,同事的亲戚先到水塘边摘个小南瓜,还说,等下你们回去,喜欢吃南瓜的自己摘几个回去,现在还比较嫩,等到长大了就不太好吃(事实上,我们最后摘了五个小南瓜,青青翠翠的);之后,又去了菜园地里,摘一把豆角,掐一把蕻菜,拔几株毛豆,非常客气地说,你们慢慢钓,我先去弄饭。

乡下弄饭,一般情况下也是用电饭煲的;但是今天我们去了四个人,主人家考虑到我们喜欢吃农家饭,就用大锅灶煮饭,捞饭,再蒸饭,饭的味道非常香。我独自一个人钓小鲫鱼,其他三人目标在大草鱼,果然大家心想事成,林林总总钓了十条大草鱼,每条都有三四斤。

闲来无事,塘主人坐在我身边,跟我聊天,说,前些天翻了塘(天热缺氧,鱼的密度又大,一些鱼容易因缺氧而死亡,高安人称之为“翻塘”),大的有七八斤,有一条大草鱼,里面全都是鱼籽。我说,这水塘没有流水流进来么。塘主人说,没有,全靠老天下雨。我说,要不密度大了一些。塘主人说,我们从来不网鱼,都是让朋友来玩的,年年放一些鱼苗。

他掏出一根烟,递给我,我赶紧说:谢谢,我不抽烟的,如果抽烟,早就请你抽烟了。又问他,你的烟瘾怎么样?一天一包?塘主人说,不止,一天两包。我说,有点多啊,你今年多大。他说,我五十六七了。我说,你比我大一点。

女主人走过来请我们吃饭,说,先吃中饭,吃完饭再来钓。我们就停手,他们家就在水塘的上面,不过十几米,满桌子的菜,人家那真是一个盛情。大家每人喝了一瓶啤酒,对桌子上的豆角、毛豆和蕻菜,是毫不客气的,直吃得见了盘底;辣椒炒肉,肉是不吃的,专挑里面的辣椒吃——总之感觉有味道。

他们吃着香喷喷的饭,我则吃着煮得稠稠的稀饭。女主人问,你怎么不吃点饭。同事说,他是斯文人,光吃稀饭的,不像我是大老粗,专吃干饭的。我笑着说,天气热,吃点稀饭好消化。我年纪比较大,消化差一点;他年轻,消化能力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