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6月04日 星期六 多云  

2016-06-04 22:41:00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高安当地的风俗,倘若一大早出门,在路上碰上出殡的队伍,就算是大吉大利,喜事一桩。年老的人驾鹤西归,高安人称之为白喜事,碰上喜事自然就算是大吉大利了。

不过,要细细推演起来,这喜事也分两种状况:一种是务实的,另一种自然归为务虚。这话怎么说呢?碰上出殡的队伍,倘若看见八仙抬着的是货真价实的棺材,就算是务实的,因为实打实的,所以,当官发财就属于实实在在的事;也有另外一种情形,就是没有看见棺材,而看见的仅仅是用红色的绸缎被面盖住的竹床,空荡荡的,这就算是空中吊着的事,当官发财还是悬着的。

为什么会有不抬棺材,而抬竹床的情形发生呢?简而言之,就是路途太远,即出殡人家的村子,离埋葬之地相距较远,大仙抬起来困难,于是就姑且用竹床“冒名顶替”,做个样子给路人看看而已;而正宗的棺材,就从村里抄近路去了。

据说,从前是能简约就尽量简约,是解放之后的事情。像我们村子,我小时候,村里有老了的老人,从村子往山上抬,直线距离不过500米,这里锣鼓一敲响,鞭炮一放,人都已经到了山上——这是移风易俗的结果。后来,改革开放了,该复旧的依旧复旧,老古时兴的做法又东山再起,死灰复燃。

为什么葬个人,能走多远就要走远?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惑。

有深谙此道的老人就说,人死了,灵魂就到处跑,如果跑远了,就不认识回家的路;那么,抬着他往远处走,就是想让他看看更远地方的路,远的地方的路认识,近地方的路就不用多说了。——说得还是蛮有道理的,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所有农村的老人,到医院看病,一旦病入膏肓,无药可治,都要往家里拖,尽量不死在外面,不然,会不认识路的。

有时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:人已经死了,但后代还必须遮人耳目,央求医院用车送回去,还在死人的脸部罩上氧气罩,向他人表明人还是有点气的,只不过延续不了多久,目的就是不让长辈死在外面,成为孤魂野鬼。

早上去新校区上课,从南莲路转向高荷路时,看见转弯处有鞭炮炸响过的痕迹,心想,这应该不是新店铺开张,但是谁这么一大早就仅仅在路边放一封鞭炮呢?定有蹊跷。果然,转向高荷路,在“小聂饭店”附近,有一支送葬的队伍正在歇息。没有鞭炮的轰鸣声,只有吹打奏着音乐,也不知吹的奏的是什么曲子。

送葬的队伍并不长,几乎清一色的穿着白孝服,穿其他服装的人很少。这跟我们那个地方的风俗有点不相符。我们那里,只要能走动的人,都会自觉地跟着队伍走,浩浩荡荡,差不多全村子的人都会参与,说是送最后一程,其实,还有另一层的意思,就是,但凡送葬的人,返回时都可以领取一份感谢礼品,譬如四个桃酥饼,十个糖果,等等。

几个小孩子倒没有穿着白色的衣服,手里举着带有竹叶的竹枝,上面还悬挂着一条白纸,高安人称之为“幡子”。小孩子不谙世事,见队伍停了下来,也就把幡子竖立在地上,站在一起聊天;大人们该说的说,该笑的笑,——是一支乐观的送葬队伍。

 

两节课一下,见得太阳明晃晃的,是一个晴天。

没在办公室做半分钟的停留,骑上自行车匆匆回到老校区,两位朋友已经开车在学校等我,我们两个星期前就约好今天要去上高泗溪垂钓。

上高泗溪,经过的次数很多,之前说去泗溪钓鱼,都是到了泗溪镇的街上,然后往左拐,再走上好几公里,到达一个叫洋港的地方,有一个村子叫伍家村——宜春市的一位市长的老家。那里有一口大型水库,风景优美,适合于休闲娱乐。

这一回我们没有往左拐,而是往右拐。平时经过泗溪,也就是这么过,今天往右拐,正是进入泗溪镇的中心,真的想不到泗溪镇会有这么大,街道纵横交错,卫生虽不能说非常洁净,但两旁的树木,稀少的行人,演绎着小镇的宁静,安详。这是我比较喜欢的生活场景,很多的小店铺,门开着,店主或坐在店里,或站在店门前跳广场舞,或几个人聚在一起搓麻将,总之,很是闲适。

穿过泗溪镇,继续北行,一条不宽的柏油路,蜿蜒在翠绿色的山中,算是比较平整,而且车辆少,行人少。我说,这条路像不像我们从村前到华林的那条路。大家说,是有点像。其实,仅仅像而已,华林的山比泗溪的要高一些,树木要笔直一些。

蓝天,白云,一尘不染,打开车窗,空气清新凉爽。大家说,这个地方的空气,是我们城里所没有的,到这里走走,再怎么的疲劳都会消除。

我们驶过一座简易的水泥桥,桥下就是昌栗高速。匆匆一瞥,昌栗高速同样蜿蜒在翠绿的山中,车辆也不算很多。车过水泥桥,往右拐,是一条乡村水泥路,一个下坡,在坡中间,车停了下来,北面有一条更简易的黄泥路,不长,直通水库。

我们不敢将车开进去,担心会陷在泥巴中,便将车子停在路旁。提了渔具,穿过一条小沟,跨过横在圆形水管,到达水库边。顺着杂草丛生的堤岸,径直往北,到了水库的西北角,就当做钓点,大家各自找好自己的地点,准备鱼钩。

水库的面积不算很大,听主人介绍说,不过三四十亩,南边是堤坝,可以用于泄水灌溉;其他三面,或毗邻更小的水塘,或挨着一片菜地。水库的东南角,是一个村庄,叫“马岗村”。村子的楼房,从高大的树冠中冒出,显得非常幽静古朴,不说“绿树村边合”,但也可以说“楼房绿树中”。

水库里的水质非常好,周边没有任何的污染源,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香味。我刚放下鱼钩,不过几秒钟,就看见浮标随着水面渐渐没入水中,斜斜的,就知道一定是一条大的草鱼,果然,就钓着了,一条二斤多重的草鱼。

这么容易就钓上一条,我心想,这也太快了,估计今天钓上一个来小时,就可以打道回府,免除太阳炙烤的艰难。不过,我仅仅这样的想,鱼可不是这样想的。它估计在想,我跟你又没有什么缘分,为什么要上你的钩呢?我的鱼钩是钓鲫鱼的,比较小,而且当鱼咬钩时,我也没有用腕力轻轻一抖,应该是鱼钩没有紧钩住鱼,鱼脱钩了。鱼儿脱钩时,并没有立即沉入水中游走,而是抬起头在水面望了我一下,在慢慢游走的。

这之后,所有的人钓着的草鱼,全都是小不拉几的,草鱼崽子,必须一一放生,直到收竿回家,没有钓着一条大草鱼,全都是鲫鱼,个头也不算大,有的非常小,我说。这小鲫鱼是不是六一儿童节出生的。

直到下午5点,我们打算收钩回家,一个朋友说我再钓一钩。我说,你倘若要去钓,就到西边,估计可以撞到大一点的。事实还真的如此,一连钓了三条大鲤鱼;另一位也钓了一条。大家说,还好,每人一条鲤鱼,不算亏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