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7月15日 星期五 雷阵雨  

2016-07-16 08:37:3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煎饼果子”的名字有点名不符其实。

说它“煎”,可它一点油都不放,怎么能说是“煎”呢!说它是“果子”,可是它一点果子都没有,跟“果”完全没有甚至什么远房亲戚关系。我以为称之为“摊饼”算是比较恰当的。

这段时间的早餐,偶尔一餐到外面去吃(其实还是吃面),在家里,几乎都是腌粉,或者腌面,尽管用自己从高安带过来的红辣椒熬汤,每人一个荷包蛋,吃起来非常有味道,但天天如此,未免有点单调——当然,家里其实也做不出很多品种的早餐来。

今天一早,太太煮了一锅小米粥,叮嘱我说,你到小区门口去买点早点来,我们今天换一换口味。我问,你们需要吃点什么。太太说,女儿喜欢吃煎饼果子,你可以买一个煎饼果子,还有包子、油条什么的。

一个厚实的铁圆盘,下面点着液化气火。一个姑娘熟练地用一把铁勺舀一勺稀稀的面泥,倒在铁圆盘上,之后用一把薄薄的铁皮铲子将面泥摊开,与铁圆盘的大小基本一致,再敲一个鸡蛋在上面,同样的用铁皮铲子摊平,等到两者基本烤干,用铁皮铲子轻轻地将薄饼铲动,不跟铁圆盘沾粘,之后用小调羹勺一些辣椒酱涂抹在上面,在用铁夹子分别夹一些葱末、土豆丝、凉拌海带丝、盐菜、萝卜干,洒在上面,最后拿出一个煎好的长方形的饼放在上面,卷好,一切为二。

我指着长方形的饼,问姑娘,这是什么饼。姑娘说,这是脆饼。

价格说不上贵还是不贵,5元钱一个。一个小伙子不做事,当姑娘在摊煎饼的时候,他俯着身子,一个劲地跟姑娘聊天,从东边转到西边,嘴巴没有一下停,天知道他居然会有这么多的话要说;也不知他们是哪个地方的人,叽里呱啦的,都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,让站在一旁的我感到非常“捉急”。

 

小外孙女的爷爷今天在家,女儿她们就要过去,全家团聚一下,这也让我和太太又有了一个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机会。昨天我们就说好,今天去鸡鸣寺玩一玩,顺便看看那个地方有没有什么特色小吃。

天气尚好,时阴时晴,太太怕太阳出来之后就不再躲到乌云堆里去,要带一把太阳伞去。女儿说,要是下大雨怎么办。于是,就改换了一把遮雨伞,太阳出来也是可以撑着的。

将女儿她们送到她婆婆家,我们就原路返回,将车依旧停放在地下车库,然后从小区的北门出发,沿着柳洲东路,一路东行,穿过两个红绿灯,就到了柳洲东路地铁站。

虽不说是轻车熟路,但柳洲东路地铁站我们也已经走过很多次了,熟门熟路。为了节省些许的车票,女儿把她的公交卡给了我们,说,只要买一个人的地铁票就可以了。柳洲东路地铁站属于3号线,鸡鸣寺地铁站就在3号线,我们只要登上了地铁,就不用再转车了。

我用塑料袋子装着雨伞,还有一瓶水。女儿曾说,南京地铁站是不允许带瓶装水进去的,如果发现了,要么放下来,要么当着安检人员的面喝一口。我心想,会有这么严格吗。结果,我们从进站,到进车厢,到出地铁站,都没有任何安检人员对我们进行检查。

已经过了上班高峰,地铁车厢里依旧还是有不少的人,你找不到一个座位,只不过不是那种挤着挤着就让姑娘怀了孕的那种疯狂的拥挤,车厢里倒是轻松,这多少让人感觉在这酷热的夏季还是存有一丝安全感的。

 

到了鸡鸣寺地铁站,下了车,看见有一个指示牌,说到一些地方应该从这个通道出去,“鸡鸣寺”赫然在上面。我们随着人群上了扶梯,升到地面,沿着街道就往前行。

也没有完全看清楚这条街叫什么街,能看见的就是道路两旁硕大的梧桐树,都不是向上笔直生长,而是主干往上不过两三米,突然间两根枝丫像人的两只手,成反“八”字型向上伸展着——这种造型的法国梧桐,在南京城的大部分街道都能看得见;人家就是需要这样枝叶相交通的效果,人走在街道上,仿佛走在绿色的长廊中,没有烈日的酷晒。

走了一段路,心里直犯嘀咕,我们是不是走反了方向,因为女儿说,去鸡鸣寺要经过南京市政府大门口。我出地铁站的时候,看见交通指示牌上写有“市政府”三个大字,可指向的是另一个方向;而我们,恰好朝着反方向在行走。

我问了站在路边的一位老人,说,老人家,向您打听一下,鸡鸣寺怎么走。老人家头发花白,显然年龄比我大很多,一听我的问话,说,你是说你要去鸡鸣寺。我点点头,老人家就笑了,说,你走反了,鸡鸣寺应该在那一边,你回过头去,一直往前走,不要拐弯,过市政府的大门,不远就到了。

我们谢过之后,掉转头往回走,碰上两位小姑娘,跟我们打听说,请问,鸡鸣寺怎么走。太太说,你们跟我们一样,也走错了,应该往回走。

往回走一段,经过南京市政府的大门,就看见大门非常简陋,也不显森严。女儿说,碰得好的话,你们能看见很多上访的老太太聚在门口。不过,我们没有看见一个老太太在门口请愿,乞讨的倒有一个。大门口的右侧停放有一辆警车,两个警察站在警车旁,还有一个小孩子似的警察,站在路边的一棵树下,胸前斜挎着一把冲锋枪,看上去是真家伙。

我就问,小伙子,到鸡鸣寺怎么走。小伙子倒也不冷漠,但脸不带表情地说,往前走一段,再往右拐,就到了。

 

听说到鸡鸣寺看樱花是每年四月份南京人的首选。

想象中,幽静的古寺庙,宽敞的面积,一排排的樱花,然后在四月份竞相开放,红的白的,姹紫嫣红,游人如织,摩肩接踵,欣赏这缀满一树的樱花。然而,当我们到达鸡鸣寺的时候,首先发现的鸡鸣寺,准确的叫法应该是“古鸡鸣寺”。并且,它的占地面积并不宽敞,似乎依着一座小山而建,建筑群显得局促,一进门就是台阶,几乎没有平地可言,出门一台阶,转身一台阶,下去一台阶,总之,台阶很多。

据介绍,古鸡鸣寺,位于鸡笼山东麓,西晋永康元年(300年)始创道场。南朝梁大通元年(527年),梁武帝在此兴建同泰寺,为“南朝四百八十寺”首刹。明代洪武二十年(1387年),明太祖朱元璋重建寺院,亲自题额为“鸡鸣寺”,取“闻鸡起舞,晨兴勤苦”之意。

门票倒不贵,一张19元,经过检票处的时候,每人获赠三根黄色的香。有人刚进“天王殿”就想拜佛,可门口分明写着“先烧香,后拜佛”的警示语。于是乎,所有的游人拿着三根香拾级而上,一直到达鸡鸣寺的最上方,才看见烧香的地方,已经是烟雾缭绕。

我对太太说,如果说南京人到鸡鸣寺看樱花,那么,樱花树在哪里,好歹应该有成片成片的樱花树林才对,现在我们看不到一棵樱花树。太太说,肯定是有的,只不过我们不认识樱花树而已。我说,即使有,估计也不会成片成林;那么,一两棵樱花树有什么可看的。

我们在鸡鸣寺的时候,正逢天空有点云开日出,气温很快就上来了,局促的场地,让人没有心旷神怡的感觉,汗倒是从背上不断渗出,很快湿透了衣服。太太说,你怎么出这么多的汗,我说,估计几个月没有打球,也没有做剧烈的运动,这稍微走动一下,先前的汗都憋不住了,纷纷跑出来了。

我们在鸡鸣寺百味斋的“豁蒙楼”里,要了两份面条,坐下来慢慢等,慢慢吃。一份是什锦菜面条,一份是竹报平安面条,都是素面。

像太太吃的竹报平安面条,宣传图片上有两只虾仁,红里透白,我说,也不全是素面,有虾仁。太太不相信地说,哪里有什么虾仁。然而她真的从面条里挑出了一只虾仁。我说,人家还算是实事求是,不说有两只,至少有一只。太太吃过之后,说,不是虾仁,是胡萝卜雕成的。不久,太太又问,这“竹报平安”的“竹”应该指笋吧,面里面也就只有一片。不料找到了两片。我说,这“报”也可以说成“抱”,一片笋怎么抱呢?自然应该有两片。

楼里的柱子上有楹联一副,云:味馐供应护体长春,百客欣临弹冠满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