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7月18日 星期一 阵雨  

2016-07-18 21:04:03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平日里要外出,要么自己开车,要么乘坐地铁,今天,稍微改变了一下出行的方式,乘坐公交车。如果说,乘坐地铁有点高端大气上档次,那么,乘坐公交车就显得非常的平民化,通俗易懂下基层。

阳光花白,气温就有点高。从住宅小区出发,要到长江大桥下的一处公交站台坐车,路程其实并不算远,只是因为天热的缘故,就会从心底里感觉非常遥远。幸亏,我们可以穿越大洋百货,之后还有其他商场相通,真正能够晒太阳的路程不会超过100米。往商场里走,空调一吹,很凉爽,地面又非常洁净,心情愉悦。

到公交站台等车,是必须要有耐心的,你永远不知道你想乘坐的班次什么时候到达——不像乘坐地铁,液晶屏会告知你下一趟的地铁还剩多少分钟到达,你心里非常有底。你要和众多的乘客站在一起,嗅着旁边煎饼摊上传来的煎香味,尽管和这天气有点欺负人的况味,但你必须忍着。幸好公交站台坐落在高大的梧桐树下,根深叶茂的梧桐树,遮天蔽日,足以挡住炎热的阳光。

 

从大桥北路站到我们下车的西流湾公园站,中间不过是三四站而已。

西流湾公园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园,或者干脆说一个广场而已,属于市民公园,从旁边经过,只能看见一些大树、草地而已,以及四通八达的路径——据说,这里原本是大汉奸陈公博的私家花园,园内所种植的乔木以雪松为主,配植花灌木与各种花卉。

这条路叫中山北路。下了公交车,顺着中山北路往西行,不远往右拐,就是山西路。顺着山西路往北行一段路,到了尽头就有一幢不算古老的建筑挡住了道路,使道路像一颗大树的两根巨大的枝桠,往两边延伸开来。

这幢不算古老但也不算现代的建筑,现在属于江苏路39号,一家名为“先锋颐和书馆”(LIBRAIRIE  AVANT-GARDE)就在这里。这家书馆非常小,但听说非常有名,你可以在这里买书,也可以找一个座位,要一杯咖啡,或者什么饮料,拿一本书坐下来慢慢地阅读,绝对没有人打扰你;看完之后,你把书原封不动地放回原处即可。

我们进去的时候,没有什么人,仔细看看,也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书;而那供人们坐着喝咖啡看书的地方,紧挨着书店的中心区,一扇小门相连接,五六张小桌子,每张小桌子面对面摆放着两把椅子,透过玻璃窗就可以看见幽静的民国公馆区——如果有闲暇,有知己,是可以坐下来,要一杯咖啡,慢慢喝,慢慢聊,慢慢欣赏。

我挑选了两本书——都属于“城市文化丛书”,作为纪念。一本是《南京深处谁家院》,另一本是《二十四桥明月夜》。在书店,只是粗略地翻了一翻,感觉文笔质朴厚实,语言明白流畅,有历史的沉稳感,字里行间,悠悠道来,很有一副文人的风采,便掏钱买了下来。

 

从书店出来,绕到后面,就是所谓的民国公馆区、别墅区。

这里的道路非常整洁,虽然偶尔有车辆驶过,有点嘈杂,但总体给人的感觉是幽寂的。路两边所种植的大树,也不是南京城最能常见的高大的法国梧桐,而是高大的枫杨树。树身上长着青绿的苔藓,透露着悠久的历史厚重感。而树下的建筑,大体都是两三层的小洋楼,青砖灰瓦,非常沉寂,让人有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喟叹。

这些过去辉煌的建筑,现在已经呈现出孤寂,落寞。围墙上透着一株小树苗,在风中摇曳着细嫩的叶子;屋顶上长着不知名的野草,倒也是茁壮。一些带有民国风味的造型铁门,也已经是锈迹斑斑,间或断了一根,缺了一角。那一扇的铁门稍微侧开了一点点,透过门缝往里看,小小的花园,应该是无人剪裁,杂草丛生,居然还有一根绳子拉在两根铁棍中间,弯弯的;而那爬满了爬山虎的墙壁,也呈现着污水的渍迹。

一位年老的带着点肥胖的女人,穿着松松散散,从一处走出来,到另一处门口,掏出钥匙准备开门。我对太太说,看来这里住的再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,明星土豪,都沦为平民百姓居住之地——不过,在这里居住还算是比较安静的,

在这里,我看见了李起化的旧居,看见了任仲琅的旧居,看见了墨西哥驻中华民国大使馆旧址,看见了原郑天锡的寓所(建于民国时期,为一栋独院式二层楼房。主体建筑平面呈“土”字形。郑天锡,我国在英国获取法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人,国际海牙法庭常设法官)。

我不知道李起化、任仲琅是谁,但既然关闭着的院门旁边的墙壁上镶嵌着这样的牌匾,估计应该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。于是,回到家里,我上网查阅,结果,李起化根本查不出到底是什么人,什么身份;而任仲琅,也只是寥寥几字的说明,而且不是专门的介绍,而是字里行间透出来的信息,说,任仲琅是当时民国商人,是当地的商业大亨,拥有百货、药材、股票等产业。

逝者如斯,春去秋来,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物是人非事事休,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唐代韦庄的《台城》,云:江雨霏霏江草齐,六朝如梦鸟空啼。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。建筑依旧,人已仙去;树木依旧,声名浪淘——让人难免有点岁月荡涤一切、冲刷所有的幽思。

 

我们从西康路转到宁夏路,从宁夏路又转到四卫头路。

四卫头,缘起于明代。据介绍,明代时因驻扎明军第四卫而得名,是明代军事辖区。明代卫所以一百一十二人为百户所,十百户所为一千户所(一千一百二十人),五千户所为一卫(五千六百人)。明朝军队主要制度是卫所制,军事装备也朝现代化和机械化发展。

四卫头一条街,连同相连的人和街,都有不少的小餐馆,经营着各自的特色饮食。正值中午时分,前来吃饭的人比较多,说不上家家户户都人满为患,但小小的餐馆,有那么几个人就算是非常充实了。

我和太太进了一家山西特色的面馆。面积不大,倒也干净整洁,空调开着,电扇悠悠转着,非常凉爽。太太要了一份什锦凉皮,我要一份岐山臊子面——在《舌尖上的中国》中,这岐山臊子面是榜上有名的。太太说,看样子都不好吃。我说,早就说过了,就像高安人喜欢吃腌粉,而外地人一吃感觉不好吃一样,我也相信臊子面当地人当做美食,而我们也不太喜欢一样,只不过尝尝味道而已。

无论是什锦凉皮,还是岐山臊子面,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酸——毕竟是在南京,还不是在山西本地,不知山西本地是不是如此。估计山西人喜欢吃酸的,不过,也不至于酸得让人张不开嘴。味道说不上非常喜欢,但如果带着尝新鲜的目的和态度,你也会发现,有各地的美食尝一尝,对于一个外地的人来说,不能不说是一件美好的事情。

我们正吃着面食,忽见室外大雨滂沱,倾盆而下。很多人站在屋檐下,也有少数推门而进,一家人临时起主意,吃过中饭再走也不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