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7月23日 星期六 晴  

2016-07-23 20:23:01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昨天游玩完了拙政园,太太就问我,我们不是到苏州来看苏州园林么,怎么就变成了单看拙政园。我说,苏州园林是一个总体概念,它包括很多园林,拙政园只是园林之一,还有别的园林,像狮子林等,这就像高安的腐竹一样,有大观楼牌、小观楼牌、厕所牌腐竹,但是统称为高安腐竹。太太说,你这一比喻我算是比较明白,但是它为什么叫拙政园呢。

这下就把我给问住了,但我知道,有关古人的书斋名也罢,园林名也罢,舞榭歌台名也罢,楼宅亭阁名也罢,肯定不会像当今的人们,给自己的小孩子取名为发财、富贵、翠花这样的随意,应该有他们深层的含义,简而言之,至少是要有出处的,不然,这“雅”就显示不出,反倒变得非常的庸俗了。

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抱着寻根问底的求学态度,上网一查,果然如我所料,还真的有出处,只是自己一向不知道而已。

明代正德四年(公元1509年),巡察御史王献臣在苏州老家初建私家园林,取名为“拙政”,源于西晋潘岳所作的《闲居赋》。赋曰:于是览止足之分,庶浮云之志,筑室种树,逍遥自得。池沼足以渔钓,舂税足以代耕。灌园鬻蔬,供朝夕之膳;牧羊酤酪,俟伏腊之费。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此亦拙者之为政也。

 

在外地,方位感非常糟糕,每每总是把自己在高安的感觉推及到外地,所以,明明是往南行,感觉自己却是往北走,还常常“观日月之行,察堂下之阴”,以分辨东西南北,然而,头脑中老半天都还纠正不过来。

早餐算是找到一处据说是“中华老字号”的“百福兴”餐店。我们从酒店结账出来,已经是8点有余,餐店里人满为患。一些老顾客,一看就知道,他们走进店里,熟练地找一个小碟子,自己装满切成丝的姜,然后拿一小壶醋,往小碟里一倒,然后再要上自己喜欢的早点,坐下来慢慢地吃。

如我们这样陌生的顾客,一进门就忙着看墙壁上的早点名称,注意它们的价位,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服务员,这个多少钱,那个多少钱。我是想吃苏州的汤包,在电视里看见人家吃苏州汤包,在包子上戳一个小洞,先慢慢吮吸里面的汤汁,然后才吃包子,一副非常受用的模样,让我艳羡不已,偏偏这餐店就没有,只有什么鲜肉团包,各种颜色的高点,面食,馄饨等。太太就买了一些团包、肉包,外加一份馄饨。

这团包也罢,肉包也罢,都不是我喜欢吃的,因为里面的馅都带有甜味,或许甜味是江浙一带的正宗味道,可是我不喜欢,我喜欢辣味。而那馄饨,不比我们高安的那么薄,而是皮厚,做成的样子像一顶无帽舌的帽子,不过里面的肉馅倒是货真价实,一团就是一团。

但不管咋地,好歹吃上了一点点苏州的特色早点,而且坚决彻底地放弃了吃面食,这已经就足够了。尝鲜嘛!不一定就是要喜欢,不过没有吃成汤包,稍微有点遗憾——中午时分,在火车站的一处,有苏式汤包,可是那个时候自己想喝啤酒,想吃米饭了。

 

我们乘坐公交到了临顿路,坐上地铁(苏州当地称作“轻轨”),到达时代广场——这是女儿给我们制订的观光计划之一,后来发现,她是以年轻人的眼光来制订的,而不是从我们的眼光和选择来制订的。

在地铁里,快到一个站点时,我听见广播里说,需要到苏州大学的乘客请做好下车的准备,就对太太说,知道这样,应该迅速改变计划,到苏州大学里去看看。太太说,大学里有什么好看的,这么热的天。我说,估计大学里绿树成荫,不会非常热,到里面去看看,想回忆一下大学的生活,感受一下那种读书的氛围。

到达时代广场,出了地铁站,站在十字路口,四周满眼的都是高楼大厦,镶嵌着玻璃,眼睛有点发花,头脑有点晕眩——这分明是商业中心,不是游玩之地。虽然已经是上午9点多,但整个一大片的地方,很少能看见人影,我感觉这好像是浩劫过后,整个世界就剩下我和太太,很是寂寥。

东西南北自然分不清,但能看见高大的摩天轮,还有很多小孩子游玩的器械。我们像无头的苍蝇,到处乱走,总算爬上了一处空中走廊,看上去可以连通一大片的高楼大厦。顺着走廊往前行,事实果然如此,对太太说,苏州的楼房设计还非常富有人性化,走在这样的走廊里,风吹不到,雨淋不到,太阳晒不到,你还可以到处走。

我们在一处大型的儿童游乐园逛了一圈,然后就转到了“久光百货”。这是一家大型的商场,地下有一层,地上有四层,非常宽敞。太太说,这有我们高安良品超市十个大吧。我说,何止十个,二三十个都有。太太是喜欢逛商场的,我背着双肩包,累得够呛,碰上有坐的就坐下来,对太太说,你去逛逛,我休息一下。太太逛了一圈,很快就回来了。我问,怎么不逛了。太太说,不敢逛,想买一双鞋子,看了一些,最低都要一千多块钱一双。

女儿在微信里问我们在哪里,太太说,在久光百货。女儿说,这附近就有大秋裤,你们看见没。大秋裤是苏州地标性的建筑,我估计应该在远处才能完整看得清楚,但是我们站在商场里四周观望,都看不到在哪里。

我就询问一位在商场做保洁工作的大妈:请问,大秋裤在什么地方。穿着制服的大妈用苏州话说,我也是刚到这里来工作的,大秋裤摆放在什么地方卖,我还真不知道。

我和太太一听,全都暗自发笑。大妈,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?我说的大秋裤是建筑,你说的大秋裤应该是秋天穿的短裤吧!我们的认知层面不相同哦!

 

从久光百货的地下一层就可以直接通往地铁,看不见太阳,免受了太阳的灼烤,为什么我们刚从地铁下来的时候不知道呢?还爬上去晒太阳?

坐上地铁,又在中途换了另一条地铁。女儿的计划中说,中午可以去游览七里山塘老街,顺便到那里吃中饭,好好观赏一番。我们从山塘站下地铁,爬上去到了街上,就分不清东西南北,七里山塘老街跟“山塘地铁站”完全是两个概念,尽管女儿说步行多少分钟就可以到达,但是,太阳高悬,光线无情,地表的温度委实太高,人走在太阳底下就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太太说,算了,我们不去吧,要是像昨天一样,中了署怎么办。我说,这七里三塘老街应该跟平江路一样,到处都是小店铺,吃的玩的用的,都有;要是我们走过去,估计也就是在太阳底下晒着走的,最多找一个有空调的餐馆吃一餐中饭而已。

两个人一害怕,又赶紧钻进地铁站,坐上地铁,径直就到了苏州火车站。

苏州火车站算是比较大的,候车的人虽然很多,倒也不显得拥挤,只是空调的质量不好,感觉不到习习凉风,坐在里面有点闷得难受。我们思忖着一楼可能会好一些,就跑到一楼看看,结果还是一样,同样的闷热。

一个个子矮小而瘦的人,双腿跪在地上,向坐着的乘客伸出一只手,手上拿着一个搪瓷茶缸,也不说话,把茶缸伸到你面前。如果你摆摆手,他也就慢慢爬过去;如果你给一点钱,他就给你磕一个头。一个戴着帽子的年轻人突然对着他大声说道,我不是帅哥,我跟你一样,也是一个残疾人。这年轻人摘下帽子,指着自己的额头说,看见没有,我也是残疾人。

我看见这年轻人的额头居然凹了下去,像一个陨坑,还是有点吓人的。不久,又来了一对夫妇,抱着一个婴儿。丈夫走在前面,对每一个人都说一句:行行好……个子矮而有点胖的妻子就站在丈夫的后面,紧贴着丈夫,也不做声,一个一个挨着说过去。

我就感觉这个抱在怀里的婴儿非常可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