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7月25日 星期一 晴  

2016-07-26 08:58:04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幸福应该像一串手链,由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玉珠串成。这一粒粒玉珠,因我个人目光短浅的理解,应该宛如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。比如,你到一个地方去旅游,早上找一处能体现当地特色美食的地方,吃个早餐,满足一下好奇心;或者,你约上一两个好朋友,到山脚下的水库边,聊聊天,钓钓鱼;或者,找几个水平相当、棋逢对手的球友,带点比赛性质的对抗几局,等等,都应该算是一粒一粒的幸福的玉珠。

但是,如果手链只有一颗玉珠,估计就不成手链,那么,幸福,如果仅仅只有一件有趣的事情,别人怎么理解我无法干涉,就好像有人喜欢搓麻将,一天到晚,一年到头,天天如此,依旧感觉非常有意思,而我却认为,有趣的事情,如果天天重复,这“趣”就会渐渐淡去,而变成了一以贯之的规定动作,就乏味极了。

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;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”。这寂静的环境,这闲适的心境,这高雅的爱好,以及通晓人情的明月,无论如何都构成了一幅自古以来文人痴心向往、毕生追求的图画,意境。尤其像这样炎热的天气,深居山林,潇潇风摇竹,阵阵松涛声,清泉石上流,鸟鸣山更幽,是何等的惬意。

但是,如果整个夏天,即便是如此静谧的环境,永远都是一个人在弹琴,在歌唱,在独游,却无人相伴,却无事可更,又显得多么的单调,多么的无聊与乏味。

我相信目前的生活状态,就有点如此,有点单调。

早上必须出去买点菜,之后就呆在家里,看看电视,看看书,然后洗菜弄饭,洗刷锅碗瓢盆,用两个陈旧得不能再陈旧的比喻来比拟,那就是——火车上了轨,驴子上了磨。

其实早上去买菜,看看别人,还是应该感觉有幸福感的。毕竟,在这样烈日炎炎的时候,还有众多的工薪一簇要迎着烈日上班,顶着烈日工作,冒着暑气回家;而自己却依旧在休假,刘禹锡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,我至少是“无烈日之暴晒,无闷热之熏渐”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!当然,不可过分夸耀,免得有人惦记又开始人身攻击。

在大城市,临街有一个小门面,或者干脆在人行道上城开一把大大的遮阳伞,就可以做点早餐的生意,而且非常的好。即便是不愿意抛头露面,不愿曝日淋雨,在深巷里开一家小餐馆,也不必担心没有顾客。

我看到不少的年轻人,带着慵懒疲倦的神情,迈着沉重蹒跚的脚步,到摊点上,匆匆的买上一两个馒头,或者几根油条,或者几个麻园,加上一瓶酸梅汁,或小碗银耳汤,用塑料袋子装着,又继续匆匆忙忙地去赶路,似乎连停下来吃点早餐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

传统文化的传承,无论是经典文化,还是通俗文化;无论是高雅文化,还是低俗文化;无论是正史文化,还是民间文化,都需要文字的记载,而后人也只有通过记载的文字,去粗略地了解过去的文化。

我之所以说粗略地了解,是因为我感觉,任何当时的文化,高尚的卑劣的,都不可能完全真实无误地传承下来。总归是在传承过程中,有人带上自己的主观臆断,添油加醋,或虚美,或隐恶,使得一些真相蒙上了一层层厚厚的面纱,或者污垢。

比如,说到鬼这样的事情,用科学的方法——唯物主义辩证法——去理解,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,至今我们都没有看到那个环球马戏团用铁栅栏包裹着一个鬼,然后让世人去观看。我们平时说鬼话,办鬼事,装鬼脸,看鬼片,纯粹是一种娱乐,并不是因为世界上存在着鬼。请问,有谁看过鬼么?抓一个来玩一玩。

然而,在历史的记载中,就有这样鬼事的记载,因为附上真实的历史名人,就把这鬼事渲染得好像真的一样,让我们后人感觉到,这世界,还是有鬼的。纪晓岚的《阅微草堂笔记》就是一例,有空闲建议大家去看看,好有意思,但别问真假。

林语堂的《苏东坡传》中,更有明确的实例记载,还把鬼攀附上了苏东坡这样的大文豪,看上去不是传说,不是谬传,而就是有那么一回事,真正的发生过。

话说苏东坡在京师做高官时,他的二儿媳妇(欧阳修的孙女)一天晚上突然中了邪。年轻的儿媳妇以一老婆婆(老妪)的声音向周围的人说:我名清,姓王,因为阴魂不散,在这一带做鬼多年。苏东坡对女鬼说,我不怕鬼,再说,京都有好多驱鬼除妖的道士,他们也会把你赶跑的,不要不识相;显然是你糊涂愚蠢才送了命,现在既然已经死了,还想闹事。然后,苏东坡向女鬼讲了一些佛教对阴魂的道理,又告诉她说: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走开,明天傍晚我向佛爷替你祷告。女鬼乃合掌道:多谢大人。儿媳妇于是霍然而愈。

还有一次,他次子的小儿子(孙子)说看见一个贼在屋里跑,看来又黑又瘦,穿着黑衣裳。苏东坡吩咐仆人搜查,结果一无所获。后来,奶妈忽然倒在地板上,尖声嘶喊。苏东坡过去看她,他向东坡喊道:我就是那个又黑又瘦穿黑衣裳的!我不是贼,我是这家的鬼,你若想让我离开奶妈的身上,你得请个仙婆来。苏东坡斩钉截铁地说,不,我不请。那女鬼说,大人若一定不肯请,我也不坚持,大人能不能给我写一篇祷告文,为我祈祷。苏东坡说,不行。鬼的条件越来越低,说,能不能给点酒喝,给点肉吃。苏东坡说,不行。鬼说那能不能给我烧点纸钱。苏东坡仍不肯答应。最后,鬼说,那给我喝一碗水,行么。苏东坡说,给她。喝完水之后,奶妈跌倒在地上,不久恢复了知觉。

这样的文字很有意思,我是不大相信的,不知道其他看过这本传记的人相信不相信——生杀予夺,各有取舍;但是,今后我讲到苏东坡的倔强性格时,或许我会把这样的“故事”讲述给学生听,学生听了之后,又会转述给别人听——这算不算以讹传讹、颠覆传统文化呢?

 

一天的呆在家里,大家都不太喜欢外出。

早上买了一下菜;中午到楼下另一个单元的小超市买了一瓶番茄酱,因为太太想弄一份油炸番茄酱鱼片,从网上现学现做;不过,尽管是第一次实践,做出来的油炸番茄酱鱼片还算是比较成功。

这晚上,尽管太阳早已下山,时间也已经是7点有余,但户外的空气中仍充溢着酷热、燥闷,又没有风。只有快速到了商场,人方才感觉舒畅一些,毕竟里面有空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