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8月11日 星期四 晴  

2016-08-11 21:12:4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学校中层,看似如蟪蛄那样的非常渺小,甚至说不上是什么职务——其实也真的不是什么“官”;但在学校,也算是一方小诸侯,平日里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行使一下小小的职权,办点方便于他人、有利于自己的小事务,虽不说顺风顺水,但也可谓得心应手的——毕竟,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为春嘛。

这样说,对于形象思维能力差的人,可能比较抽象,举个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。

譬如罢,在教务这一块,主要负责学生读书、编班之类的事情。碰上暑假就算是热闹的季节,说不上门庭若市,车马喧嚣,但也可谓人来人往,不寂寞。因为有不少的读书家庭需要一点点的关照,诸如小孩子要想到你这所学校来,又想跟谁谁谁分到一个班级,最好能够挑选一个班主任比较严格的班级,之后,还有什么座位问题等等。

这些问题,在读书家庭看来,或者在当今的平民社会,这都是大事。既然是大事,那就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做成的;要想做成这件大事,就必须求人,就必须找关系,找到合适的能够解决问题的人。这个时候,假如你有亲戚,或者朋友,或者朋友的朋友在教务这一块负责一方,那么,拿点花生、芝麻油之类的物品,大事就可以变成小事,小事就可以变成喜事。

所以,别拿茅房不当卫生间,别拿豆沙包不当干粮,别拿村长不当干部,小职务可以解决大问题,如此,趋之若鹜的人还是比较多的。当今时代,求你的人多,就意味着你还是一个有价值的人,有价值就是好事,要好好珍惜。不能像我这样,不思进取,琵琶女一个,“暮去朝来颜色故,门庭冷落鞍马稀”,门可罗雀。

 

一到暑期,初三的学生要升入高一,高一的学生要升入高二,高二的学生要升入高三,高三的差生要升入高四,而学校,也有中层要面临着调整,变迁,该下的要下,该上的要上。下的无可非议,年龄到了,自然规律,你蹲着一个茅坑,拉完了你就起身离开,就这么简单;而上的呢?张三可以,李四也行,王二麻子也不错,怎么办?凭关系呗。

听说,为了区区的茅坑,四处奔波的有心人如过江之鲫,所谓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。关系低一点的,找个有血脉至亲的亲戚说一说;关系高一点的,找个市委领导给学校领导打打招呼;关系更高的,可以直通到省里去了,能力还挺大的——正所谓“朝廷有人好做官”。

对于普通高中中层干部的任免,中央没有任何规定,这芝麻蒜皮都不能算的微尘之职,中央哪里能管得来!都是地方政府约定俗成的,也没有什么法律法规可遵循。

大领导一天早上醒来,突然想到某某应该下来,就立马找人谈话,立马就下来。大家都知道这么回事,这就像排坐坐、分果果,你吃了一颗,甜了一段时间,就甘心起身离座,换别人坐下等候分果果。

像我们学校,副校级以上的领导,现在看来,是实行退休制。也就是说,任何人,只要担任了这样的职务,你干革命干到退休,那么,你的职务也就自然而然退休——中途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受到处分的例外;而中层,是实行年龄阶段制的——任何中层,你只要一到年龄(满50周岁),就自然而然退出江湖,谁也没有怨言!

但听说,今年就有人有怨言,因为“不公平”,凭什么我就到时间下了,另外的人还可以留用两年呢?领导就解释说,当初与高安中学组建教育集团的时候,人家就以校长助理的身份担任职务的;分开之后,又担任了总支委员,这是教育局下文认可的,市委组织部(抑或是宣传部)备了案的,跟你的情况有点不同。

这样的闹情绪,具体情况不清楚,但既然有人传出来,就说明真的有这样的情况。其实,我个人以为,留用与不留用,其实都是“塞翁得马”与“塞翁失马”的交叉效应,不能说是好事,也不能说是坏事,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。

 

听说,有福气的人,随便一弯腰,就能看见地上有金子可捡;而运气差一点的人,就是趴到地上,拿着锄头遍地挖坑三尺,除了石块,还是石块。

昨天在龙虎山桃花洲看悬棺表演,那里有一个摸奖活动,任何人凭借自己的门票都可以免费摸一次,奖品有大有小。小的就是得到一把写有广告的蒲扇,大的居然有5000元的现金。有人传言,前天有人摸走了5000元。我们四家人,大家都拿着门票去摸,两家人得到了蒲扇;胡老大手气可好,摸到了77元现金,用红包包着,真的是现钞;太太也想去摸,想想自己将近50年的手气不咋地,就不敢去摸,让我母亲去,说,老人家手气好。

母亲摸奖票,不像别人,一张一张地摸出来,她一口气就拿出四张,三张是蒲扇,一张居然是一张《寻梦龙虎山》大型山水实景演出票,个人去购买,要花270多元。可是,我说,这仅仅是一张票而已,哪怕抵一千元,又有什么实用价值呢!然而太太说,我可以便宜卖给别人。我说,龙虎山这么大,人那么多,谁是“别人”,你不可能见人就问,你要票么,便宜卖。太太说,我有办法。

在吃饭的时候,她就找到店老板。小伙子是内行,很识货,说,这个可以抵270多元。太太说,你帮我卖掉,我只要100元。小伙子很是爽快,说,行。就掏出100元,买下了这张票。太太把100元给了我母亲,说,这是你的手气抓来的。

 

上午到教育局、审计局办点公事,去之前,领导说,你办完事之后,到我办公室里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我心想,你想说的话,昨天已经有人通风报信了,信息时代,你的想法一出现,无线电波就传了过来,不新鲜。

果然,领导先是夸奖了我一番,说我伴随着二中健康成长,为二中的辉煌立下了汗马功劳,工作积极性,和个人的能力,都是无可厚非的,按理应该怎么怎么的,可是,命运差一点,不然也就能怎么怎么的。

我是相信命运的,对“命中有时终须有,命中无时莫强求”深信不疑,从来不会努力去争取什么。太太每每揶揄我,说,你就是太懒了,你其实只要抬起头,张开嘴,馅饼就能落在你嘴里;可是,你连嘴都不愿意张口,还想别人喂到你口里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。

我跟太太精神层面是有一定距离的,她理解不了一个喜欢陶渊明、王维的语文老师内心的追求,尽管没有什么能力,但是耍大牌的固执还是存有的。有什么办法呢?天生就是如此,我对自己参加工作以来的所作所为多次进行过反省,还好,内心不觉得窝囊,也没有做过儿子孙子之类的阿谀苟且之事,意识很清晰,性格很阳光,思想很干净,行为很整洁。

我对领导说,只要有利于学校工作开展的安排,我个人没有任何意见,也没有任何附加条件。领导说,有你这句话,我就非常开心。

 

将近三个月没有涉足体育馆,今天接到馆长发的微信,说体育局准备对体育馆进行地板维修,但凡有物品寄存在体育馆的,这两天之内将物品带回家去。

这傍晚送点葡萄给岳母大人,回来时就去了体育馆。所有在打球的球友都说将近一年没有看见我们,问我到什么地方去了,在干什么。我说,北京找我谈话,并对我进行了考察,然后感觉我能力一般,就又让我回来了。

穿着凉鞋跟太太拉了一会,感觉球技没有任何退步,反倒进步不少。这或许是强化一段时间之后,再停下来总结一番,进步应该更快。就像一股流水,滔滔流了一段时间,在一处漩涡处停留,汇集,再往东流的时候,气势更加磅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