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8月19日 星期五 晴  

2016-08-19 21:00:09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晨练的人群中,老中青少均有,男女就更不用多言。

别看有的人业已退休,年龄渐大,身体锻炼还是蛮好的。像我们财会处的熊会,早上跑步压腿单双杠,样样都来得,更令人惊叹的是,劈一字脚也是响当当的,毫不逊色体操运动员;傍晚还要玩排球,即使下雨也不休息,球技也不错,在幼儿园小朋友的技术中遥遥领先,不亚于中班的小朋友。

在众多的老者之中,有一位个子不高、满头银发的老先生,据说都已经92岁了。老爷子身着白色的长袖衬衣,天蓝色的长裤,一双解放鞋,左手腕上还带着褪了点色的金色的手表,走路稳健,毫不含糊,说话底气十足,思维清晰。

令人敬佩的是,他居然可以双手攀着一根长长的铁杆,努力地往上爬,而且可以爬到杆顶,至少10米以上;下来之后,色不变,气不喘,饶是了得。更令人艳羡。令我们自叹不如的是,听说老爷子的女朋友特别多。老伴离开多年,周边围绕着一些女性,知情的人说,天天都有不同的女朋友相伴,跟皇帝一样——怪不得老爷子这般具有韧性。

我猜想,男人就像是机器,经常用润滑油去洗涤,就会永远保持强劲的动力;而且不同时期,更换不同牌子的润滑油,就能崭新如一,毫无故障。如果只用一种,这润滑油难免变得浑浊,对机器的保护不力。

子曰: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看来,之于我,是不是应该规划一下90岁以后的生活蓝景,免得届时措手不及,只剩下“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”。毛先生说,不打无准备之仗。人生不在目的,而在于过程。过程是美的,生活就是美的。

 

小孩子在城里读书,对于家在农村的家长来说,是喜事一桩,但也有着忧虑的一面。

毕竟,农村的家长,不说见多识广,总归自卑感比较强,总认为教师比自己要高出一等,平日里来看望孩子,很少有主动跟班主任联系的,担心自己的不留心,给班主任留下不好的印象,进而影响小孩子在学校的前程。这种现实的状况,用现在流行的话来形容,那就是“思想意识不在一个层面”,但必须肯定的是,农村家长诚实忠厚,从心底里非常尊重老师,那种视老师为天敌,动辄以自己小孩子受欺负为理由,跟学校,跟老师大叫大嚷的家长,毕竟是少数,那是极品,不提。

我邻居就是这样的人。夫妻俩非常吃苦耐劳,平日里除了田里、地里的活,还主动寻找赚钱的机会。譬如,春节期间,就购买一套洗车设备,专门给人洗车,赚点辛苦钱。丈夫更是,白天劳作,晚上还要独自一人,背着电打的设备,走得远远的,弄一些鳝鱼、青蛙和甲鱼什么的卖卖钱。

两个小孩都在二中读书,都非常争气。这不,大儿子今年高考,成绩非常优秀,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学校。为了感谢老师三年来的辛勤培养,特地到高安来宴请班主任以及科任老师。两夫妻“敏于事而讷于言”,担心自己在酒桌上有什么闪失,落下笑话,自己不想露面,所以,让小孩子带着钱,独自邀请老师吃饭。

因为我是邻居,又是在二中,天时地利人和,跟任何老师都没有隔阂,所以,打电话给我说,一定要我参加,顺便权当一下家长。对于外出吃饭,我不想多言,总归这一次我是满口答应的,为了孩子,也为了邻居这份情谊,我就暂且充当半个东道主的身份。

地点定在“城南往事”,其实就是过去的“金明酒家”,后来改为“红遍天”二部。这个酒店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涉足,小孩子打电话给我说,大伯,12点钟老师会到,你也要按时来。我说,我12点钟一定到达。

到了城南往事,看见班主任和科任老师不过三个人,就对班主任李祥说,看来你们班科任老师不够团结啊。李祥说为什么呢。我说,单单看今天到的情况,说明你不太团结科任老师。李祥说,其他科任老师都有事情。我说,我知道,其实都是借口,我经历过的,关键的问题是,他们对你不满,所以想方设法找借口推托。李祥说,我做检讨。

菜很丰盛,可是,这么大热的天气,有多少人能够吃得下,至少我是很少动筷子的,只是一味地喝啤酒。昨天自己在家里喝了一罐啤酒,感觉不胜酒力,头脑昏昏沉沉到傍晚;然而,今天不知兴起所致,还是其他缘由,一餐下来,估计喝了五六瓶啤酒,也没有任何感觉。

我作为家长的代表,必须烘托气氛,自然要先敬班主任,然后敬两位科任老师。两位科任老师都是女性,都算是熟悉,她们不敢喝啤酒,只喝养颜护颜的椰子汁。我敬她们一杯,说是感谢对小孩子的悉心关怀,再敬她们一杯,说是好事成双,愿她们越来越美丽。

对于班主任李祥,自然不能放过,除了我敬酒之外,我还拼命鼓动学生要讲究礼仪,感谢班主任的全心栽培,而且说,不能一大堆人一起敬,而应该一个个敬。学生倒也听话,虽然有些不会喝啤酒,但也强打着精神来敬,一个接着一个,还有旁边的一桌。亏得李祥酒量不错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毫无谦逊之意,说喝就喝,一点都不含糊。

现在的小孩子非常早熟,到了酒酣之时,就有两两配对来敬班主任的酒。两位女科任老师说,这样好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李祥说,我其实平时有发现的,但是担心今后他们说我不仁道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我说,爱情也是人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只要小孩子感觉幸福,我们做老师的就只有祝福他们。

 

下午3点半,年级组开大会。

语文备课组有三位老师退出。四宝老师是退了休,其他两位年轻的女教师因“孕育祖国的花朵”退下,新近换了三位老师。这三位老师中,两位是同甘共苦过的资历深厚的老师;另一位年轻的女教师,交往不深。

我们在一起就是相互损嘴,不拿对方开玩笑就有点睡不着。

我早早坐在会议室的第一排,连荣走进来,后面跟着金丽萍老师,连荣对我说,一段时间不见,头发好像白了更多。我说,能不白吗?我从高一奋斗到高二,教的班级没有任何变化,还是文科普通班;有个别老师,一来就是教对比班,奥赛班,我心理严重失去平衡,自然就白了。

这个别老师指的就是金丽萍老师,她就笑着说,我们来换,我就是不想教这样的班级。

席金国算是同学,在一起奋斗过几届。这不,刚刚进入我们备课组,就加入了我们备课组的微信圈,取一个网名,叫“金笛声声”。我说,更可恨的是,有个别人长得死样子,偏偏取一个“金笛”什么的网名,好像很高雅似的。

大家就全都笑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