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8月25日 星期四 多云  

2016-08-25 21:02:39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忽地就想到了古代的某个人。

说这个人年轻的时候,皇上主张文治,需要一些德高望重的人,来辅佐自己,见这个人年轻,“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”,估计不谙世事,经验不足,就没有重用;等到这个人年轻大的时候,谙了世事,有了经验,却碰上换了一个皇帝,这个皇帝主张武治,认为年轻力壮的人精力充沛,很有前途,而年纪大的人骨骼老化,精力不足,所以,这人又没有得到重用。

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叫冯唐,王勃《滕王阁序》中喟叹的那个“冯唐易老”的主人公。

之所以会忽然想到这个人(不能完全明确),是因为这次学校竞聘教研组组长。因为我是局外人,其中的老师个人申请、教研教务处认真考察,以及领导的慎重考虑,等等,全都不知道,只是在开会通报情况时,方才知晓,变化可谓大矣!果然如孙悟空所言,“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”。

 

别看一个小小的教研组长,它可是通向行政层面的必经之路,趋之若鹜的人还是蛮多的。

我不能过分用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他人的动机,这样非常不道德。佛印说:你心中有花,看什么都是花;你心中有屎,看什么都是屎。或许,所有参与竞聘的老师,其实完完全全都是出于热爱本职工作的缘故,并没有任何其他非分的遐想,或者说奢望。

这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,思想单纯,进取必强。作为评定的主办方——教研教务处,面对“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矣”的局面,必须制定一些选拔的规则,譬如学力,譬如年纪,譬如职称等级。

现在是培养年轻人的时代,在年龄方面,特别注重任何提拔的人,都必须属于“七零”后,那就意味着“六零”后的辉煌已经寿终正寝;但凡在任的教研组长,只要是属于“六零”后的,即自动退职,不像过去,领导还要事先沟通;而现在,新时代新方法,领导不用担心你闹情绪而要找你约谈。

我开玩笑说,其实,在教研组组长的任命上,我还可以返回去担任一下。有人问你怎么可以返回去担任呢。因为我过去曾任过语文教研组组长,所以要担任就可以说“返回”,古人说的“东山再起”,或者说得难听一点,“死灰复燃”。我说,因为我是“七零后”。

大家全都笑了起来,说,你怎么可能是“七零后”呢。我说,我体重七十六公斤,就算是“七零后”。葛先生说,依你的计算方法,我的确没有资格,因为我体重六十九公斤,的确属于“六零后”。

语文教研组两位教研组长,葛先生属于“六零”后,算是自动退职,他自己不知道,直到今天下课期间,大家在备课组办公室里闲聊,方知自己已经不是语文教研组组长了,已经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了。不过,葛先生深明大义,没有些许牢骚怪话,比如说“领导怎么这般看不起人,怎么不事先跟我沟通一下”等等,可见,拥有深厚传统文化功底的老师,有着陶渊明隐逸的风度,有着王维淡泊的情怀,是拥有那种“君子坦荡荡”胸怀的。

另一位副组长徐先生,业已高升,都成了学校行政办公室副主任,负责学校材料的撰写工作(主任属于理科,文字功底有待加强)。这徐先生自觉性非常强,很多事情不需要大家采用暗示的方法去提醒他,他已经主动许诺请我们备课组的全体语文老师聚餐一次。

我们对这样自觉性很强的老师,报以欣赏的目光,纷纷说,祝愿你在麻坛上丰收一年。

葛先生也有喜事降临,女儿昨天在二中老校区应聘美术老师,成功遂愿。我说,将来二中会很难管理,盘根错节,都快成为家族产业。葛先生说,这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,以前就有过。新和老师说,现在社会上流行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,想不到我们学校开始流行“教二代”。我说,心想事成,葛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表示啊。葛先生说,你说怎么表示。我说,至少每个人两包五毛钱的麻辣条吧。

邓园平先生也有喜事,上学期只是一个高一语文备课组长,这一次不小心就升任语文教研组副组长,登堂入室,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不等大家提出份外要求,邓先生主动说,我也请大家吃饭。

我们又把邓先生归纳为“自觉性很强”的老师之列,并表示永远支持他的工作。

 

我们六〇后的这一代人,被很多的励志信条教育成傻瓜蛋一个,都相信是格言,是真理,诸如“有志者,事竟成”,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,“只要努力,就一定有收获”,“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”,等等等等。其实,人生沧桑,世事风云,经过人生碰撞,反思,很多的事情,准确地说,应该与“命运”联系更加密切,努力与否还真是应该另当别论。

大学同学在微信圈里发布打油诗一首,没有题目;如果非要安上一个题目的话,可以叫做《献给五〇六〇哥的歌》,歌词云:

五〇六〇哥,生在平民窝;炒菜不见油,清汤一大锅;喝水自己挑,吃菜园子割;

雨水泥泞路,刮风灰尘多;学费三五元,不怕孩子多;放学没人接,弟弟跟着哥;

排座分高矮,个大上后桌;上课背语录,接着唱红歌;同桌不说话,哪敢送秋波;

女生跳皮筋,男生扇烟盒;铅笔二分钱,小刀锯条磨;冬天要拾粪,休息刨厕所;

假期学习组,几天就散伙;祭扫烈士墓,边走边唱歌;作业自习写,时常还逃课;

书中藏糖纸,上课看小说;雷锋好榜样,还得写心得;草原小姐妹,事迹天天说;

没有下水道,泔水随处泼;厕所要排队,蹲位没有隔;春天杨絮飞,烦也没有辙;

夏天大地绿,到处好景色;伙伴捉迷藏,洗澡有小河;秋天山里红,蝴蝶蜻蜓多;

最爱榆树钱,吃着甜甜的;严冬下大雪,北风如刀割;铁丝滑冰板,自钉小冰车;

小时盼过年,从心往外乐;青春已消逝,往事已成昨;帅哥变老头,姑娘变成婆;

如今知天命,人生有几何;珍惜趁现在,岁月任蹉跎;生命虽无常,精彩过生活;

人生皆财富,想想都乐呵。

 

是啊,有什么比“人生皆财富”更丰富的人生内蕴呢!只可惜很多人依旧想不明白,还是陶渊明能洞察世事,他在《归去来兮辞》中,说:“已矣乎!寓形宇内复几时?曷不委心任去留!胡为乎遑遑欲何之?……聊乘化以归尽,乐夫天命复奚疑!”。

我以为然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