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8月27日 星期六 多云  

2016-08-27 21:00:5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到今天早上,去操场散散步,方领略到了一两个月以来的真正的清凉,真正的没有一丝丝热,无论是酷热,还是闷热,抑或是微热;即便在操场上加快速度疾走,或者到单杠上引体向上,或者在器械上做做仰卧起坐,居然都不会有汗渍微渗,更不用说出汗了。

这也是非常奇怪的事情。天气愈热,到学校操场上散步的人愈多,干燥了很久的跑道上,虽不至于尘土飞扬,但也在脚跟部散漫着。

人在操场上无论是走几圈,抑或是跑几圈,回到家里看看鞋子,风尘仆仆,新鞋子变成了旧鞋子的样子;脚就更不用多说,走在家里干净的地板上,一步一个脚印——但凡今后要去做贼,到人家家里去偷盗,千千万万不可在这之前到二中操场上散步,否则你的脚印会在第一时间内出卖你;用水洗脚更不用多言,再清澈的水也会变成污浊。

天气稍微凉爽,散步的人居然少了不少。或许,天气热的时候,二中的操场虽然也有些许热,但因为不是水泥的地面,温度要不其他地方低几度,散步时不觉得闷热;而天气凉爽的时候,到处都是凉爽的,有些人就不想多走几步,非要到二中来锻炼,小区里,旁边的空地,都可以当做散步的地方。

 

早上的天空是阴阴沉沉的,东南的天边似乎还有像嶙峋山峰一样的乌云,去新校区开会的时候,还以为会有雨可下,所以,骑了一辆自行车,慢悠悠地而去。很多老师急匆匆地骑着电动车,也纷纷往新校区赶。一路上只看见超越我的人,并看不见我能够超越其他人。

在大型会议室开大会,会议的议程并不多,才两个。一个是宣读相关的惩戒文件,说什么人又违反了什么规定,免职啊,警告处分啊,降级啊;另一个就是领导侃侃而谈,基调不变,内容不变,可变的只有一些新近的话题。

比如说到老师,有个别追求金钱的梦想超越了本分。教书你就好好教书,不能既舍不得这一点国家工资,又想到外面去做生意赚大钱。结果呢,民间借贷,携家潜逃,既耽误了自己的前程,或者正常的家庭生活,又害苦了不少也同样想赚点利息的老师。

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没有睡好的缘故——按理昨天夜里风调雨顺,气温不高,北风劲吹,很适合酣眠;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开会不多久,这人的睡意就猛上心头,两只眼睛的眼帘不住地往下掉,任凭我用手指撑着,也不能阻挡它们的下滑。于是,我就抬着头,看着领导上方的闪烁着红光的汉字,心中数着它们的笔画,希冀能够驱散一点点的渴睡;结果呢,居然在那么一两秒钟之内睡着了。

蓦然间,人又醒来,心里一惊,感觉到有点对不起领导,担心领导看见自己的囧相,便故作姿态,用左手撑着脑袋,做出一副认真听讲、积极思考的样子,几个手指头还像弹钢琴一样,有节奏地轻击着太阳穴——这的确是一副深入思考的态势。

虽然如此,瞌困猛于虎,任凭我怎么的做秀,眼帘总是一个劲地往下拉,我只要采用多种姿势,既照顾自己想睡觉的情绪,又不影响领导对自己的看法。所以,一会儿,我用手掌遮住整个脸部,眼睛自然闭着的,五个手指头在头顶上、太阳穴上轻轻地抓着——告诉领导,我思考太累,脑细胞死了不少,我要按摩;一会儿我又低着头,闭着眼,像雕塑“思索者”一般,装着一副更为认真思考的模样;一会儿,我直接闭着眼,但是为了表明我并没有睡觉,两个手指头在两只眼睛上轻轻地揉着。

总归,能够掩护我睡觉的千百种动作,我能做的都做了,依旧不能解除渴睡的警报。我就想起了我上课的时候,有的学生也像我这般模样,其实是想睡觉的,可是就是不睡,微闭着眼坚持着——这样的学生是好学生,但学习效率肯定不行;不如想睡就睡,至少换来了下一节课的精力充沛。

幸亏领导没有引申引申再引申,拓展拓展再拓展,会议在将近两个小时后顺利结束。

步出会议室,夥!人数真的很多,非常茂盛,真是“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”。停车场停满了车子自不必多说,单是从校门口到行政办公楼的主干道,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子。有体育老师居然开着皮卡前往。我说,你还嫌新校区的空气污染不严重吧,开一辆黄标车过来。

新校区已经没有了我的停留之所,就像一只风筝断了线。以往,开会散会,我可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歇一歇,喝点开水,迎接想进来坐坐、聊聊的同仁;而如今,我也似流浪者一般,散会之后就必须尽快离开,走到哪里都感觉非常陌生,有距离感。尽管也有同仁热情地说,到我们的办公室去坐坐。我都把它看成是一种热心的施舍,同情,怜悯;而我,永远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礼遇。

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。

回家的时候,临近中午,阳光重现,有点炙热,我什么也没有遮挡,裸露着近乎光秃秃的头颅,任凭太阳泼妇般地烤着我。骑自行车又慢,一辆一辆的电动车从我后面超越,几乎个个都说,你帽子居然都不戴,就这样在太阳底下走,一定会晒黑的。我说,我都黑到了极致,看看太阳能把我黑到什么程度。

 

又是同学又是同乡的一位,对自己小孩子的婚姻大事非常焦虑,小孩子的年龄其实不是非常大,不过二十六七,这对于男孩子来说,应该是接近黄金阶段,很多事情不用急的,尤其是婚姻大事,是要讲究缘分的。但是,作为母亲,就感觉小孩子太大了,再不解决个人问题,就麻烦大了去。

就特别关注从教师行业中物色,说找个女教师,知书达理,素质又高,对将来教育小孩子更为有利。当然,具体还有更细微的标准,比如身高,至少要一米六以上;比如长相,看上去要美丽大方;比如家庭,至少不能有家族遗传疾病——这都是非常合情合理的,要是我,也应该会这样的。

上个学期我在新校区,为此事热乎了将近半年。期间,也促成了另外两对,弄得我现在想起来都高兴,因为我们这里的乡俗,人一辈子,必须做一回成功的媒,下辈子就不会成为哑巴。现在,我都促成了两对,估计下辈子说话会更流畅,说不定就成了新闻发言人。

但是,想起同学同乡的委托,就有点惭愧于心,介绍了几个,都阴差阳错。看上了小孩子的,主动联系的,小孩子没有感觉;小孩子看上了的,自己主动进攻的,对方没有青睐。这矛盾就一直得不到解决。

这不,这学期又招聘了不少的年轻的女孩子,同学同乡就说,你要帮我好好再物色物色,看看有没有合适的。下午我在老校区多功能报告厅开会的时候,她就打电话说,我在你们学校,我想要你领着我去看看。

我滴神啊!整个初中部在开会,你一个外单位的走进来,众目睽睽之下,举目四望,看见我都还不认识的一个女孩子,然后说,可以了,就是她了。转身离开,留下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人,行么?

上午接到一位同仁的电话,原来她委托的不止我一个人,问我老校区有一位刚刚报到的女孩子,叫什么什么,有没有联系方式。下午老校区开完会之后,我在办公楼的大厅里,赫然看见所有新聘的老师的信息,都张贴在墙壁上,在不引人注目的掩护下,我成功地找到了这位女孩子的电话号码,并把它发给了同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