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8月31日 星期三 阴  

2016-08-31 21:51:50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因为有昨日发生的意外(准确说是前天晚上的意外),往日早上,或者晚上,站在洗衣处刷牙的时候,都只顾自己低着头慢慢地刷,间或幻想一下莫须有的美梦,图一个心情愉悦,从来不会抬头认真地往对面看一看;然而,现在,至少我感觉这几天,在下意识中,人还是会有意识地抬头往对面看看的。

一个活生生的人,突然间说没就没,很突然,虽然没有非常亲密的交集,但是有过一面之熟的,心中或多或少会有些许遗憾,惋惜,仿佛只是一个梦。当对面有人影晃动的时候,心中还是祈祷那个逝去的人依旧活着,健康地活着,但仔细看看,却又是其他人。

隐约能看见简老师的家里,堆着一大堆的衣物。不知其他地方的习惯怎么样,在高安,但凡有人去世,无论是天妒英才,或是寿终正寝,活着的家人都会将此人生前穿过的、用过的意外,一股脑的清除出来,然后,捧着一大堆,放到垃圾堆里,一把火烧掉,无论新旧。

这种风俗源于何时,有没有一种说法,不得而知。

太太平日里,傍晚散步回家,依旧精神抖擞,在看了一会儿的电视连续剧之外,会起身洗洗衣服。夏天的衣服,天天换洗,稍微用清水冲一冲就可以了。但在昨天晚上,她照旧起身去洗衣服,不多一会,就看见她返回客厅,说,我不敢站在那里洗衣服,心里有点发慌,还是明天白天去洗吧。我安慰她说,发慌的应该是那一个单元跟简老师对门的人,我们这里有什么可发慌的。太太说,想起来就有点害怕。

其实,我心里也是有点忐忑的,倒不是害怕什么传说,而是有时候头脑中会浮现平日里因为垂钓的话题,而与黄先生聊天的情形,心里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或许,这就叫追忆吧。

“死去何所道?托体同山阿。”愿黄先生一路走好。

 

难得这么一个阴天,气温也不是高,吃罢早饭,见时间尚早,就决定步行去新校区上课。这段时间,一到将近6点,人就会起来,到操场上走一走,跑一跑;而今天,就偷了一个懒,没有按时起来。既然如此,也就只好用步行上班来弥补一番。

现在还不是完全的上学时间,所以,路上熙熙攘攘的上学人群是看不到的,南莲路早餐店门口拥挤的人群也是看不到的;能看到的是,南莲路一大早的卫生环境在慢慢改善,毕竟有固定的清洁工在打扫,除了一两个早餐店门口的几辆车横七竖八,其他地方的停车还算是比较规范——这让步行上班的我就感觉一种秩序,这秩序是我们永久需要的。

我想看看,在这初秋的季节,如果步行上班,会不会有一点疲劳感;但的确没有,或许是因为天气不热,或许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的锻炼。很多人看见我和太太在操场上散步,就问,天天看见你们在这里散步,你们现在不去体育馆打羽毛球么。

体育馆在8月中旬开始闭关维修,迄今维修的进度如何,我们都没有到那里去看看。倒是在“高安羽毛球协会”的微信圈内,馆长小谢发了图片,并且悲鸣道:按照这样的维修进度,先前所说的一个月肯定完成不了,二个月还是一个疑问。

图片中,馆内一片狼藉,很多的铁架子竖立着,天花板七零八落,完全看不到施工的痕迹,似乎永远只停留在准备阶段。但是,有不少的铁杆球友,在群里邀请这个那个到什么陶瓷城,到什么企业去打羽毛球。很多的喜好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龄的变化,渐渐变得不如过去那般的强烈。

譬如说到垂钓,过去几年,暑假,一到凌晨5点,天刚微亮,人就骑着摩托到处跑,一直要钓到上午9点钟,太阳开始火热,才恋恋不舍地回家,尽管钓着的鱼不是很多,但每次出去总归是有收获的。太太说,最早在锦河里钓的那种棍子鱼是最好吃的。

棍子鱼,不知道它的学名是什么。它的确像一根短短的棍子,一般趴在沙子上,对水质的要求非常高,咬钩非常凶猛,嘴里叼着鱼饵就一个劲地往下拖;所以,在流动的河水中垂钓这种棍子鱼,你根本不用担心水的流动会影响你对浮标上下沉浮的判断,你只要看见浮标忽地往水中下沉,右手轻轻一使劲,这棍子鱼一定属于你的,味道鲜美无比。

况先生说,现在再也钓不到这种鱼了。我说,估计是挖沙船过分挖沙的缘故,使得河床深一处浅一处;还有就是,船都是柴油发电的,河水被柴油污染了。况先生说,更可怕的是用电去打,大小通吃,估计刚出生就被电击了。我说,这倒也是有可能。

 

老校区今天举行初一新生编班考试。

尽管上级要求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,不得举行类似按照成绩高低编班的考试,但在具体的学校,这种要求是得不到落实的。从教育的本质来看,平等教育,有教无类,这种理念是非常正确的;但从实际的教学中,分层教育有着它现实的作用——因为我们都知道,十个指头有长短。

这就如同我们说“职业不分贵贱”一样,但如果让说这话的人,去做做清洁工,或者其他体力活,他一定不会同意,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,职业还是有贵贱之分的,他高贵,所以不屑做这样卑微的事情。所以,尽管专家学者认为分层教育有失公允,有时会伤害小孩子的自尊心,但基层的学校还是会以成绩的高低进行分班,这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情景。

还没有到7点,校园里就开始陆陆续续进来学生和家长,找考场的找考场,在操场草地上席地而坐的聊着天。渐渐地,展眼而望,校园各处,都是密密麻麻的人。校门口,车满为患,为了防止意外,交警蜀黍都出动了,在校门口维持交通秩序。

校门口划了停车线的地方,往南北延伸,渐行渐远,而两边的人行道上,电动车、摩托车、自行车开始有秩序地摆放,后来,就变成了横竖不分,一团乱糟糟。

等我在新校区上完课,返回老校区的时候,就看见南莲路的两家幼儿园门口,一些长相平凡的幼儿教师,肩披绶带,站在门口,正等候着适龄儿童的家长前来报名;而在校门口,不知道是哪位技术娴熟的司机,把路上一处的围栏撞得七零八落,一些抢修工将车子停在那里,正在收拾断栏残杆。

前几天心中还在发愁,不知道领导能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,遂了一些小孩子到学校就读的心愿;现在看见亲朋好友的小孩子都如愿地坐在考场上考试,心里就如同一块大石头坠落于地一样,非常轻松。

有时在想,自己的心情愉悦与否,跟外界的关联其实很大的,也就是说,常言所说的“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”,这句话要看场合,看时间,看条件,不能一以贯之,很大程度上,一个凡人的喜怒哀乐,还是掌握在他人的手里。

你信不信没关系,反正我是信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