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9月12日 星期一 多云转晴  

2016-09-12 22:34:14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高安二中高一新生军训始于1996年9月,到底当年是怎么的一种状况,是谁出的馊主意要军训,我不清楚。我能清楚的就是,刚好那一年我从初三顺理成章地荣升高一,继续执教所谓的首届少年班,反正自己感觉从高三下放到初一,再到初三,宛如在地狱生活了三年——旁人无法理解,然后爬回了人间,重见光明,所以印象深刻。

至于初一新生的军训始于何年,就不得而知了;怎么的一种状况,也不清楚。总之,现在,初一新生的军训已经开始走上正轨,但同时也在逐渐地变化着,摸索着,寻找自己合适的生存之道,尤其在利益方面,这跟高一年级差不多。

譬如军训属于社会实践活动,依照上级有关文件的规定,是可以收取一定的费用的,“据实计算”,该花多少就收多少,不能多收,当然也不可能少收;所以,费用必须要单列收取,而且必须专款专用,全部用完。还有短袖圆领的迷彩服、迷彩军帽都要统一购买。从前还需要统一购买解放鞋,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样的规定。

记得最早的军训,单单时间方面,就算是比较严格的,说军训一个星期有点误差,但足足说有五天,另外到周六上午进行表演却又是千真万确的。然而现在,万事都要围绕着教学,能缩短就尽量缩短。所以,高一的军训,连头搭尾,四天也是可以的。最早的拉练,一般都是放在最后一天,现在的拉练,随意性就比较强,第一天不可能,第二天之后的任何一天都可以,反正只是一项任务而已。

估计大家对军训的态度,过去是认真的,现在则把它当做了一项非常不情愿的事情,或者是一项变相的福利发放,所以,能提早结束就尽量提早结束,你高兴,我也高兴。至于军训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,谁也不会去计较那么多,大家所关心的就是军训的补助是多少,能多分一点就多分一点,不能多分就多吃一点,也行。

几天前,老校区初中部的学工处就制定了“初一新生军训活动方案”,我有幸得到了一份,别的就不用多言,单单看时间,从开始到结束,仅仅只有三天。

开幕式在今天上午8点举行,因为我在新校区上课,不能“亲自”参加,尽管相关的负责人跟我说了,我也向对方说明了理由。到了上午下了课,我回到老校区办公室,相关的负责人就过来跟我说,因为开幕式上照了相,到时要办一期展览,你没有参加,所以,等下请照相的老师来,帮你照一个相。我猜想对方的好意,打算运用PS手法,将我的“光辉形象”给“屁”到主席台上一行人当中。

我拒绝了,说,如果我有空参与,你们想怎么照都行;现在我因为上课没有去,就没有必要去补什么——这到底想说明什么呢!更何况,因为头发花白的缘故,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相片贴在展板上,然后让其他的老师站在相片前,哎呀我的未老先衰;同时,任凭其他学生在我的相片上画胡子,画“猪耳朵”,或者长辫子。

 

早上在操场上散步,就看见一溜串的穿着草绿色制服的教官,排着队伍从校门口进来,往里面的教工食堂走去。到了志远楼前面,估计领队的教官看见初一的学生站在门口,就喊起口令来,“一二一”,声音非常洪亮,果然引起学生的驻足观看。

太太说,这些教官都是些什么人。我说,应该是大二或者大三的学生,可能是什么大学的国防生,或者是陆军学院的学生。太太说,他们的个人都很矮呀!我说,小孩子嘛,能有多高。太太说,不管怎么样,当兵的应该高一些才好。

我从新校区回来的时候,估计是学生刚刚休息了一会儿,然后再集中训练,一位女教官在主席台上说,各位教官请注意啊,刚才发现你们对学生的要求不严格,如果学生要上厕所,那也只能请假的学生才能去,怎么能够三四个人一起去呢!本来我们就要锻炼学生的意志,你们这样一批准,弄得学生上厕所都邀伴,这怎么行呢!……

上午因为工地用电缘故,致使学校的变压器坏了,办公室里没有电,大家都干不成什么事,纷纷来问为什么没有电。我也不知道,打电话问问方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责成负责水电的工作人员尽力抢修。可是,他说坏得厉害,他吃不烂,需要请电力公司的人来。

如此,也是没有办法,无非是花钱的事情。

大家纷纷提前去教工食堂吃饭,或者提前回家。办公楼里顿时很安静,除了几盏应急灯在孤独地亮着,其余的一切都沉寂下去了。

我走在路上,恰巧初一的新生军训完毕回到教室修整,之后各自拿着碗筷去食堂吃饭。一个个子矮矮的、脸胖胖的小女孩从教室里跑出来,笑嘻嘻地看着说,喊我“大伯”。我疑心是表弟的女儿,可能之前见过面的,但因为我记人的能力差,不能完全肯定,但还是对她说,军训累不累。小孩子说,累。

往前走几步,看见一个胖胖的小男孩,很缓慢地走着,似乎非常的累。为了表示我“亲民”的优良传统和作风,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问道,军训累不累呀。胖男孩扭过头来,一脸的不高兴,说,干嘛呀!弄得我大囧。

之前看电视,人家领导下乡,随便从田里拉上一位老农,都能愉快地交谈,而且满脸幸福,我怎么就不行了呢?思前想后,是不是存在这么一种可能,那就是,如此“亲民”的行为也要事先排练好,角度呀,光线呀,对方的神情呀,都要恰到好处,不然,画面的效果不会很好的,不利于宣传。

 

上课的时候,不知为何就说到了古人所云“最毒妇人心”,我说,这是封建流毒,是要进行批判的。有位女生就说,无毒不丈夫。所有女同学都喝彩,说,说得好啊。

我对那位女生说,你的知识面还不广泛,你所说的“毒”应该是“度”,古人真正的说法是“无度不丈夫”,就是说,没有肚量的人,不配称男人。结果,那位女生竟然对我爆粗口,说,放屁!

我放下手中的粉笔,于是往外走。学生说,老师,你去哪里。我说,这位同学让我“放屁”,我出去放个屁再回来。

学生笑成一片。我似乎曾经演绎过这样的场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