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9月15日 星期四 阴  

2016-09-15 21:07:37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据说早上下了一阵小雨,我不知道,因为我在良品超市购东西。

一早到良品超市购物,是前所未有的,谁有那么早的时间跑到超市去。只是因为今天放假,又是中秋节,想着要买一些过节用的食品,所以就去了。

原本这么好的天气,完全可以早点起床到操场上去散散步,但是太太不同意,说,天气这么凉爽,不如睡睡懒觉,难得的。所谓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懒惰是人的天性,有一个消极的人和一个积极的人在旁边鼓动你,你最终会选择消极人的意见,就是因为人的天性是追求安逸的,谁愿意多吃苦呢!

我们步行到新校区去开车,车子放在地上车库应该有半个月,都没有动弹。太太到车子旁边一看,惊叫起来:天哪,这是车子,完全的一个灰尘球。学校的车库不属于地下型的,天地四方通畅,“门接东西南北灰,户纳春夏秋冬尘”,加上毗邻环城南路,一天到晚,车来车往,扬起的灰尘不是往北边的学校这边飘来,就是往南边的村庄飘去;而大部分就囤积在车库,停在里面的车子,别说半个月,就是一两天,都会蒙上一层灰尘保护层。

坐进车子,太太看着前窗玻璃,说,你能看清楚前面。我说,有点朦胧之美,但不至于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;只是等下开出去,别人看见了,还以为我们是从哪个垃圾场里偷了一辆废弃的车子。

将车子开至食堂门口,太太说,等下我们从超市买东西回来,我来洗。太太之所以说“我来洗”,而不是“我们来洗”,是因为昨天就有同仁相约去垂钓,说,明天我们去钓鱼吧,就到老皮水塘里,他说他的水塘开钩,欢迎我们去钓鱼。

老皮水塘就在城南车站不远处,路程非常近,骑摩托过去,不过几分钟;再说,他说他上半年辛辛苦苦割草养鱼,就是为了在中秋这天邀请一些朋友去玩一玩。我知道这“开钩”的水塘,就像一个清纯的女孩子,未染任何风尘,垂钓起来,草鱼非常容易上钩,毕竟这些草鱼不谙世事,以为这世上有东西可吃就行,殊不知食饵后面是生命的代价。

之于这样的缘由,我就不用着急早早过去,鱼是容易钓的,只不过多少不同而已。同仁说,我已经在水塘边,已经钓了两条,你快过来。他说这话的时候,我还在中山路上走着,往良品超市走去。我说,你慢慢钓,我先到超市买点东西,之后再过来。

良品超市,一大早也没有什么人买东西,我们买了一些母亲喜欢吃的,诸如猪肠子,汤圆,饺子,然后买了一些水果,提着就往回走。小舅子打电话过来,问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吃饭,太太说,你在家里有没有事。小舅子说,暂时没有。太太就说,你姐夫(其实不是这样说的,她直呼我的姓名,我不好意思把我的名字写出来,这名字比较一般)要去钓鱼,你去不去。小舅子对钓鱼还是抱有十分热烈的情感,立马就骑电动车过来了。

 

天空中飘洒着几滴冰凉的雨,风依旧比较大,我们到水塘边的时候,看见有不少的人坐在东岸,一字排开,感觉非常像那么一回事;但是,钓上鱼的不多。有几个不认识的人也在那里,估计是老皮的亲戚或者朋友什么的,没有钓到;其中一位从水塘的中段,跑到水塘的北边,又从北边跑到中间。我说,你这是小猫钓鱼啊。

我们两位同仁钓了不少,我不想钓,也不知为什么,近来对垂钓并不怎么感兴趣,就给小舅子挂好了鱼线,挂好了鱼钩,让他去玩,我则到处走走,看一看。北风劲吹,水波簇簇,微浊的水,预示着水底的鱼比较多,而且游动频繁。水塘并不很深,不过一米左右,估计很久没有钓过鱼,手法有点生疏,小舅子两次划钩,都让鱼逃脱了,遗憾不已。我说,这钓线比较长,动作就应该稍微快一些;没有什么遗憾的,这鱼非常好钓,你耐心点就行。

果然,不过20分钟,就连钓了4条,每一条估计都有两三斤。吃鱼要吃新鲜的,钓多了也感觉没什么意思,就收竿回家。到了校门口,看见舅舅坐在那里看门,送他一条大的。一位朋友的太太看见了,也说,我也要一条。她的要求虽然之前没有预料到,但既然人家开了口,还是必须要给的,只是计划中应该送一条给某个同仁,胎死在腹中。

街上的车子出奇的多,从北而南,锦惠北路至锦惠南路,长长的一条车龙,从人民医院一直摆到了学校门口;而从南往北,只是朝阳门红绿灯口比较拥挤,而高安大桥上,则空荡荡的。骑着摩托到岳母大人家去,看见对面车道蜗牛般挪动的车队,由衷地感到一种愉悦:这中秋节干嘛非要开车出来,你挤我,我挤你,你不能动弹,我也不能挪动若果不远,还真的不如走路,或者骑骑电动车。

堵车的时候,也是摩的司机最为猖獗的时候,他们在人群中不住地按着喇叭,以提醒来往的行人:坐不坐摩的。他们最高超的技术,就是从车缝里钻来钻去,毫不顾忌车与车之间的缝隙能够穿过一辆摩托车。在我们前面,一个头戴黄色头盔的摩的司机,就胆敢在两辆车子之间穿行,结果碰到了后面一辆车的右前轮边的壳,擦掉了不少的漆。他自己不觉得,一溜烟往前行,司机感觉到了什么想加大油门去追,可是能行么?太堵了。

 

在岳母大人家吃罢中饭,稍作歇息,就驱车回老家。

家里大门大开,可是二楼的房门却是锁着的,门口也看不见三轮自行车,父母不在家。我说,应该是到菜地里去了。至于是在前面山上的菜地里,还是在村里后面的菜地里,不得而知。我对太太说,我们先到山上去看看。

远远望见母亲骑着三轮自行车从山上下来,以为她老人家是要回家,结果她一转弯,转到村子后面的菜地里去了。我和太太只好步行到村子后面去。经过村子西边,看见的依旧是树木葱葱,我家的老屋已经是残垣断壁,四周的墙业已倒塌,只剩下一些木架结构;而村里其他的房屋,关门闭户,一片沉寂。

父母他们在菜地里栽种菜脑秧子,母亲用小小的锄头,在已经耕耘好的菜地里,挖一个坑,栽种一棵菜脑秧苗,父亲就用高安人所说的“尿端”(一种竹筒)舀水浇灌。问起家里的钥匙在哪里。母亲说,就在上楼梯口的柱子上,用擦手布遮到了。

时间尚早,我们其实不用炒很多菜的,因为带了很多熟菜,只需要热一热就行,大家就聊聊天。但是到了三点余,母亲说,我们是不是要开始弄菜,待会儿我们要去散步的。太太说,你们什么时候去散步,要这么早,现在才三点多一点点。然后母亲说,还这么早,我以为很晚了。

说起散步,大家都认为这个运动方式好,太太说,多走动走动,身体好,比什么都强。母亲说,说得很有道理;像某某某(村里的一位老人)就可怜了,躺在床上不能动,她媳妇还扇她的耳光。我说,也没有人去说一说。母亲说,现在谁还管别人家的事,搞不好会相骂的,其他人也会说你多管闲事。太太说,爸爸也应该跟着妈妈去走走。母亲说,你爸爸回去走,懒汉一个。父亲笑着说,我天天在菜园地里已经够活动的了,我还去散步。

姐姐说,我们村里的某某,天天在田里忙得要死,吃了晚饭,还是要跑到上湖去跳舞,一点都不怕累,农村里的人跳什么舞。我说,农村里的人就应该白天在地里累得半死,晚上就躺在床上睡觉吧!应该改变一下生活方式,我认为跳跳舞蛮好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