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9月22日 星期四 晴  

2016-09-22 21:23:57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农村里的人,把现而今这样艳阳高照、气温逐渐攀升的天气,称作为“秋燥”。

这秋燥的天气在这样的时候是必不可少。我小时候的时候,村里有限的土地是全部栽种了棉花的,现在的这个时候,正是人们采摘棉花、晾晒棉花的最佳时候——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种植棉花了,经济价值不高。还有像旁边一些村子,他们都是有山地的,山上的地里都栽种着芝麻,这个季节,又正是拔芝麻、晒芝麻的最佳时间,缺少这样秋燥的天气,棉花也罢,芝麻也罢,都不能说是收成在望的农产品。

其实,老天爷是有思想的,用我们政治的术语来说,那就是有其自然规律。但我现在的观念,已经不再认为自然规律是人们对这个自然认识的真理,反倒喜欢认为老天爷是有思维的,有其喜怒哀乐。什么时候刮风,什么时候下雨,什么时候凉爽,什么时候炙热,什么季节耕种,什么季节收割,他有他自己的安排,从不因为莽撞之人大无畏的“人定胜天”的念想而改变自己的运行思维。

因为如此,我认为人应该有敬畏大自然之心,有顺应自然之情;不应该依照自己的脾性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任性而为;如此,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的。余秋雨说(大概的意思),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的季节状态,春天看花,冬天看雪,这是正常的;但现在流行的“寒春”、“暖冬”都不是正常的现象。

尽管余秋雨只是把大自然当做一种比喻来说,他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,人应该有人的样子,官有官样,民有民样;教师有教师的样,学生有学生的样;工人有工人的样,学者有学者的样——总之,男人要有男人的气魄,女人要有女人的温柔,阴阳谐调,万物兴旺;如果这个社会都流行男人“娘炮”,女人“汉子”,都是对人类社会平衡感的糟蹋,非常的不正常。但把余秋雨的话,不理解深刻,单单肤浅化,仅仅套到自然界本身,也是适用的。

 

书籍就是供人阅读的,如果仅仅束之高阁,不展示在人的面前,不让他人翻阅,就起不到任何教育、熏陶的作用,跟抛在厕所里的卫生纸没有任何区别。

老校区的阅览室,其实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,一个让我非常向往的地方,因为我这个人是多元化的,要闹,我也可以;要静,我也适应。我常想,如果我不教书的申请能够得到领导的恩准,图书馆是我唯一的选择,我想象自己上班的时候,一个人独自坐在阅览室,面对着众多的杂志,我宛如一条年老的鱼儿,在“知识的海洋里”遨游。那种感觉,尽管现在还没有到来,但我能够品味得到。

太太只要听到我谈起我的“鸿鹄之志”,就非常鄙夷,她永远不明白一个读书人对读书的情有独钟,她有她自身的浅见。她说,我是希望你永远教书下去,你的性格适合教书,就算是年龄老大,学生也会喜欢你的——毕竟教书双休日有补课,补课就有补课费;如果万一真的不教书,我希望你能够到食堂去做事,可以免费吃饭,还有值班补助。

在这个“言必谈利”的太太面前,我无法运用我的智慧去说服她,也就不想跟她进行世纪大辩论,反正谁说的现在都属于空中楼阁,只是一种设想罢了。

一个星期之前,我就跟目前在管理阅览室的周太太说好了,有时间我到阅览室去借阅一些杂志。一方面我自己想看看,尽管我还没有到达东汉周子居的程度(周子居常说,我过一段时间见不到黄叔度,庸俗贪婪的想法就又滋长起来了),但我的确喜欢看书——看书的时候,我的眼睛有愉悦感;另一方面,我想把这些崭新如故的杂志给学生利用每周的晚自习看一看,对扩大学生的阅读视野、丰富他们的课外知识、积累一些写作素材,或者至少说,对晚自习课堂纪律,应该有一定的裨益。

昨天晚上在操场散步,周太太就跟我说,你不是说要去阅览室借书么,怎么没有来呢?我开玩笑说,我原本想等到校园里的花儿开了,摘一朵送给你,顺便借借书;结果,校园里的花总总不开放,也就没有来。旁人就大笑,说,你不会到街上去买玫瑰花么。我说,现在天气热,买了玫瑰花回到学校都会晒干。

今天下午有空,做了一些俗事之后,就爬上了五楼,还好,阅览室的门洞开着。一位似曾相识的女教师——估计也在阅览室参与管理,正准备下楼,看见我,就说,哎呀,稀客啊,你怎么想到到这里来呢。我说,现在我回到老校区工作了,以后就不再是稀客,而是“特实”(高安话,非常稠、非常浓的意思)的客。她就说,你说话,总是笑死人的。

进门就看见门里面的桌子上,搁放着一些新鲜的红枣,非常圆,非常红,就拿了一颗吃吃,很脆,也很甜。先前那位同仁又进来了,说,吴老师,这里有枣,你吃一颗。我说,其实我已经吃了一颗,你这么一说,我反倒以为你在讽刺我,都没有叫你吃,你倒是不客气,自己拿着就吃,还真不把自己当做外人。

她就笑着说,你说话,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听,真的好幽默。

很多的杂志成堆地堆放在一处,说上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,有点夸张,但从未有人看过堆放在一起的任何一本杂志,就不算言过其实。我从大堆的杂志中,一本一本挑选认为适合学生阅读的,什么《读者》、《青年博览》、《格言》、《意林》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、《演讲与口才》、《处世与做人》,等等,品种不下十几种。

我有时为这些闲置的杂志感到一种惋惜,就像一位美女独守闺房一样,长得美又怎么样,世人难窥其面,就等同于不存在,任凭你拥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!是好东西(美女当然不是东西),就应该摆出来,风姿绰约,楚楚动人,让人窥其貌,赏其美,叹其质,然后……你当然可以意淫(有点下三流、猥琐的况味,其实用“幻想”一词更好)一番。

我借了七十四本,算来就算是班级人数最多的一个班,每个学生都能在晚自习时分到一本,这就避免了学生的落寞之情。你别看现在的学生,学习能力不行,上课情绪不行,考试成绩不行,但如果你顺应他们这样一种情况,不发给他们练习,不发给他们试卷,他们会认为老师瞧不起他们,会变得非常古怪,甚至执拗——他们宁可得到练习、试卷而不作。

你就说这杂志的分发,他得到了,他却不看,这是他的自由和权利;但如果你不发,这就是你老师的偏见,会生气的。所以,宁可发一本给他们当枕头,好好睡上一觉,比他们闹情绪自然强多了;但必须跟他们交代清楚,可以当枕头,但千万不可把口水流在上面,而且不能在美女图片上,给美女画胡子,并画上火箭筒一样的武器。

清末的叶德辉说过,书和老婆,概不外借。

现在就无所谓了,宝宝把马蓉借给了自己的经纪人,张纪中把老婆借给了干儿子——TNND,弄得我这么老的年龄,突然间都有做经纪人、做干儿子的想法——我也把杂志借给学生(有学校的,也有我的),说明时代在变,一切都应该变化。

顺时而动,符合自然规律——应该是老天爷的思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