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09月23日 星期五 晴  

2016-09-23 21:20:31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《增广贤文》上说:哪个人前不说人,谁人背后无人说。

国人好窥探,尤嗜隐私,平日里家长里短的,总归需要找一个话题来聊。听说外国人不是这样的,他们见面,不谈家庭,不谈收入,不问工作,不问子女,说什么呢?哈哈,这天气,哈哈……大抵就是这样。我从未与外国人交谈过,姑且信之,据说是文明的象征。

我们老师聚在一起,也是有话可聊的。有永恒的话题,也有随时更新的噱头。

譬如说到永恒的话题,抨击学校一切行为,新校的选址不好,办公室毗邻厕所不好,食堂的饭菜不好,尤其是不多放奖金的行为,这就是,而且还会拿高安中学来比较。可是,有人问,高安中学内部的事情,你怎么会知道呢!抨击的人就会信誓旦旦的说,我们学校的老师,老公呀,或者老婆呀,在高安中学教书的太多了,他们说的——有根有据有人证,有图有文有真相,由不得你不相信。

譬如说到随时可以更新的噱头,学校发生的一而再的借款风波,卷款潜逃的案例,令人伤心、喟叹不已;最近,又有宝宝的老婆红杏出墙,也算是无聊中的无聊。老师不是生活在真空里,也不是道貌岸然的君子,说一说也算是增添一点生活的情趣,人之常情,不能上纲上线——毕竟我也参与其中。

葛先生向来就是有点愤青,说起宝宝,情绪激动,说,一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人,一个半文盲的人,凭什么三四年内就拥有上亿元资产,这让那些踏踏实实工作的科学家、教育家……还有我们坚守三尺讲台的老师,情何以堪啊!我说,任凭他怎么的有钱又有什么意思,头上都戴了有颜色的帽子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老婆红杏出墙更让自己感到羞愧的么!

有同仁就说,这说明有钱也不一定是幸福的。我笑着说,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埋怨学校发钱不够呢!一定程度上说明,幸福还是需要有钱的。

葛先生说,这么有钱的情况下,为什么还会这样呢?我认为,还是文化素养在起作用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,癞蛤蟆娶了天鹅,天鹅也是一时新鲜,几天过后它们就没有共同语言。

我说,抗日战争时期,在延安,有很多大城市的女学生纷纷嫁给一些有传奇经历的指挥员,刚开始听他们讲自己的传奇故事感到非常敬佩,再后来,想谈一谈艺术,谈一谈文化,这些指挥员就谈不了,因为他们大字不识,最后,冲突产生了,有不少的女学生学着安娜·卡列宁娜的行装,穿一身黑色裙子,头戴黑纱帽,投进延河里去。

众人睁大眼睛,问我,这是真的么!我懒得理睬他们,不看书,没文化,很可怕!

似乎现在年轻人当中,就婚姻问题,流行“精神上的门当户对”,鄙弃传统意义上物质财富方面的“门当户对”,也不知是好事,还是坏事——但我以为是社会进步的标志!

网上流行《马容传》,感觉很有文采,摘录一下,以飨读者。传云——

马容,秦女,不知何朝人,父为小吏,母有姣容,家小富,居郡城。 马容似母,貌有可人处,每揽镜自喜,复扑镜自哀:“丽质如此,弃在小郡,无缘公子,奈何奈何。” 长成,乃入长安,在大学堂,冀能有遇。同窗有宋生,性机敏而淫,每视马容,目灼灼然,似贼郎。 马氏谓宋生曰:“君有意乎?” 宋生笑:“每见佳人,不能自持。” 马氏问:“君富贵乎?” 宋生赧然曰:“待他日。” 二人乃相好,马氏虽悦于宋生,然每缱绻间,辄曰:“恨君不富贵。”宋生曰:“富贵者,未必身自劳苦得之,假他人之手亦可。”马氏曰:“假何人手?”宋生曰:“守此株,待其兔。” 某岁,宝宝至长安,遍观城中女子,见马氏,以为天下之美,莫过于斯,乃达仰慕意,马氏踌躇,曰:“此子形陋,不称妾意。”宋生曰:“此子富贵。”马氏曰:“谋之乎?”宋生曰:“富贵不谋,其可自至乎?” 无何,宝宝娶马氏,马氏曰:“妾委质于君,然得宋生为幕僚,方可。”宝宝曰:“但凭夫人意。”宋生遂得入幕。 宝宝起自垄亩,家贫,形陋短小,然能发奋,游迹优伶,数年间,甲第连云,有资巨亿。得美妻,喜不能胜,以为神仙不啻也。遂以内事付马氏,以外事付宋生,身自奔波。

 

为什么一个戏子演一部电视连续剧,片酬高达亿元?为什么屠呦呦兀兀穷年,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所得到的奖金不够买一个卫生间?一个像清朝一样“重戏轻工”的社会到底能够走多远?为什么时下的年轻人都企望一夜成名、从此青云直上?

闲来无聊的同仁们,有时会发现自己虽然大部分时间也跟其他人一样,喋喋不休地谈论收入,谈论结构工资,谈论房价,谈论一掷千金的豪爽,谈论锦衾里的温柔之梦,但似乎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,又有点忧国忧民的情怀,所谓“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”。

其实有人说得好,大家议论不公平,并不是讨厌不公平,而是因为自己享受不到这种不公平所带来的“福利”。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不是深恶痛绝贪污腐化,而是自己没有能力、没有机会贪污腐化;我们不是讨厌贪官污吏,而是因为自己没有处在那样的位置上;我们也不是痛恨养小三,而是因为“小三儿”们瞧不起我们而不愿委身我们……

社会不能没有规矩,但我们都希望规矩是针对别人的,而不是针对自己的。

 

今天下课后,大家坐在备课组办公室里,在一起聊天,先说到为什么我们学校不实行一卡通,比如一张卡,既可以吃饭,还可以买东西(这个其实做到了),更可以借阅图书,因为学生要办卡,又要多花费5元钱。我说,这牵涉到部门利益,饭卡属于后勤处管辖,图书馆属于教务处负责,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”,凭什么你后勤处的系统能够管辖到我教务处的系统来。如此说来,就不可能一套系统管辖全校每一个角落。

之后就说到高安中学和高安二中校园文化的区别,我说,二中的文化,说透了就是有点土豪文化,有权就等于有了一切,不容他人觊觎,缺少一点人文情怀。葛先生就说,我感到也是,集团的时候,早读有时迟到了,人家就会打电话给我,说,你在哪里。我说我在路上,人家就会帮我打个勾;而我们现在,你只要迟到了,一定会给你记上的,没有人文关怀。

我说,你理解错了,我所说的人文关怀,跟你所说的人文关怀不是一码事。你说的人文关怀,等同于没有原则。你违反了规章制度,人家不按规则办,做个和事老,你认为就是人文关怀,那么,对于那些按时到岗的老师来说,是不是不公平!但是,你迟到了,人家问你是什么原因,然后你说出原因,人家理解了,并帮助你去解决,但迟到了记录还是要记录的,至于扣不扣下班辅导费,另当别论——这才是人文关怀。

其实,说到人文关怀,在时下,更应该是自己给自己的关怀,希冀官方,或者校方领导来赐予,有点不太现实。高安人有句话,说:黄牛角(读作各),水牛角,各顾各。君不见单单学校这样一个弹丸之地,你能看见校级领导和广大一线教师早中晚三餐,能够坐在一起用餐的感人场景么?不能,这就是距离,这就是隔阂,这就是等级。

邓园平先生说,我还是感觉我们这个备课组气氛热烈;我昨天到高一年级语文备课组去,静悄悄的一片,大家都伏案在做自己的事情,一点声音都没有,我非常不习惯。我说,大到一个学校,小到一个备课组,如果其中有一个别里科夫式的人物,就一点情趣都没有,大煞风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