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 晴  

2016-10-11 21:16:21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看到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一句话,反省自身,颇有感触。他说:世间许多人需要的其实不是实用的忠告,恰恰是充满暖意的附和。活到一定的岁数,积累一定的经验,渐渐就变得这样看问题了。

或许是社会遗传的问题,或许是骨子里原本就充斥着好为人师的本能,我们喜欢居高临下,道貌岸然,侃侃而谈地教育他人,无论是家人、朋友、学生,抑或是萍水相逢的他乡之人,只要自己认为有理的(也确实有理),我们顿时就变成一个高尚道德的卫道士,似乎,这个世界少了我,道德早就坍塌;而我,现在跟你说的,正是我拯救道德的举措。

之前,校园里总是有一些女人买了衣服、裙子,几乎都会跑来问太太好不好看——太太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一种甄别能力,什么样的款式,什么样的色彩搭配,脖子上围什么样围巾,她能够道出一个所以然来。或许正是如此,有一段时间,总有人来问,太太不谙世事,总以为对方是抱着真诚的谦虚的态度来请教她,也就一五一十说出自己的看法,好就是好,不足就是不足。

我常常对她说,其实,你不太懂得对方的心理,人家请你看她买的衣服,的确不是想问你好不好看,合不合适,而是想得到你的肯定。虽然你肯定不肯定对她穿不穿这件衣服毫无必然关联,但因为你的肯定,她可能就会多一层赞同的感受,多一份支持的力量,她就可以跟其他人说,某某某也认为蛮好看的。

太太不懂人情世故,依旧说,如果人家来问好不好看,合不合适,我都说好看,合适,那她们还有必要来问我么,还不如不问。我说,你还别过分相信你自己的甄别能力,试试看,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人来问你。

果然,一段时间之后,还真的没有人来询问了。

忽地就又想到两个寺庙,都可以烧香拜佛,都可以抽签请愿。其中一家寺庙的签非常灵,拜佛求签的人心里想什么,签上就能准确预见什么,或上上,或中中,或下下,百分之百的灵验。签上说你今天会摔一跤,哪怕你怎么的小心翼翼,即便是快到第二天,你依旧会从床上摔下来。而另一家寺庙的签,只有一种,都是上上。

这一家寺庙里的小沙弥就问长老:我们寺庙里的签都是上上签,这分明是不对的,人的命运怎么会是一样的呢?假如如此,那么这世上就没有穷人,受苦人了。长老笑着说,即便是佛祖,也不能左右人的命运,但我佛慈悲,只能从心灵慰藉一下。小沙弥说,这安慰一下有什么作用。长老说,你以后看看吧,那一家寺庙的香火会慢慢消逝,而我们会更加兴旺。

果然,一段时间之后,那一家寺庙的香火果然门庭冷落,门可罗雀;而这一家寺庙兴旺发达,天天香雾缭绕,善男信女们,络绎不绝,摩肩接踵,每天都要连绵十几里,方能烧着一炷香,磕上一个头,许上一个愿。

生活的残酷,命运的多舛,但凡能够稍微了解人生的人都知晓,有很多的事情,理想也罢,追求也罢,信念也罢,并非说努力就能成就的。你努力学习,成绩不一定好;你善待他人,结果不一定圆满;你天天吃斋念佛,运气不一定佳。相反,那些无恶不作的人,毫无道义的人,损人利己的人,反而生活得美滋美味,身体健康,心情又舒畅,还可以天天周游列国,让那些日日积善成德的人看着都眼红,都开始怀疑人生了。

之于这样的现状,我相信很多的人,一旦心中有事,心中有结,找人倾诉,绝对不是希冀得到你善意的忠告,滔滔不绝的教育,指点迷津的前瞻,而是一种顺水推舟的附和,用村上春树的话来说,就是“充满暖意的附和”。

我们为什么喜欢说教?只有一种解释,我们在寻求我们帮助的人面前,总自以为我们是救世主,我们是幸福充斥全身,而对方一无所有,我们需要向对方倾洒自己的悲天怜悯之情,以唤起对方对自己的无限尊敬,以及爱戴。

各人有各人的路,各人有各人的天,各人有各人的追求,我们所有的人,包括需要帮助的,或者给予帮助的,其实都并不需要相互提携,并不需要相互指点,并不需要相互教育,需要的恰恰是相互同行,那么同行只是那么一小段,平等而谈,平等而笑,平等地流泪,平等地伤感,之后挥手作别,再碰上下一段有缘同行的人,依旧如此。

如果,有一天,一个人对你说,朋友,我心里好难过。你最好的回答应该是,我也心里好难过,我们相互交换一下难过的缘由。然后一同慨叹一番,哭泣一番。

给予心灵的慰藉,比给予语言的说教,真的要好上千万倍。

 

新和老师的令郎新婚之喜,按理至少我们高二语文备课组是应该在邀请之列的;但是,他一个人都没有邀请,倒不是他无情无义,而是因为太太的缘故。他的太太属于科级干部,在高安,科级干部在婚嫁等方面是有着严格规定的,譬如儿女结婚,该办多少桌酒席,是必须向相关部门申报的,不然,就算是违规了。

基于这样的实际情况,我们都不在邀请之列的,但喜事不可能不与民同乐,所以,新和老师就决定今天晚上,宴请高二备课组所有的同仁。我是必须参加的,倒不是说少了我气氛会冷淡很多,而是出自“还债”的目的。

小女结婚的时候,新和老师是随了份子的,这个我都是记着的,一旦对方有着同样的喜事,我必须将人家赠送的款项完璧归赵。所以,下午去新校区上课的时候,我将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了他。新和老师说,这怎么行,说好了谁都不要送礼。我说,我这不是送礼,而是还礼。新和老师说,怎么的还礼。我说,小女结婚的时候,你送了礼,现在令郎新婚,我自然还礼的,不然人家都说我们憨头憨脑,不懂人情世故。

连荣也在一旁附和说应该如此,估计他也是公子结婚的时候,新和老师随了份子的缘故,这次趁机还礼。但新和老师无论如何不收,我就对备课组长邓先生说,如果新和老师不收,你就以新和老师的名义将款项纳入备课组活动经费。

宓博开始是不打算喝酒的,说今天晚上晚自习。其实,当老师的都知道,偶尔喝一点酒,讲课的发挥性更强,思维更为敏捷,纵横捭阖,上下五千年,人物典故,诗歌辞赋,信手拈来,讲课的效果会更好。不过,听说今天的酒带有茅台的况味,所以,就喝了大半杯。

毕竟年轻,酒一喝下去额头就开始冒汗,大家说他印堂发亮,说明中气十足。我说,如果从细节方面来观察,你们难道看不出他的眼角流露出一种“银光”。大家就全都笑了起来。我说,你们别误会,因为现在新月高悬,我说的“银”是“银良”的“银”,不是你们想象中的“淫荡”的“淫”。大家都说我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连荣说,那赶快打电话给你老婆,叫她赶紧过来做慰安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