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阴  

2016-10-12 21:18:13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虽然天气预报说,这几天有冷空气南下,可是,除了一早一晚气温偏低、偶尔在人声阑珊的时候、能够听见北风轻微地呼啸着掠过屋脊之外,没有更多呈现冷空气到临的迹象。早上依旧太阳升起,中午依旧比较温暖。

在锦惠南路转向南莲路的路口,连续两三天,都能看见一位年约七十的老人坐在那儿,面前放着两个小箩筐,其中的一个上面盖着一个小箢箕,小箢箕当中,放着一块圆圆的米糖块。老人家坐在小凳子上,手里拿着敲米糖用的工具,一个小榔头,一个呈7字型的刀片。

更多的时候,是没有看见有人在他面前停驻,购买一两块钱的米糖;所以,他两手拿着工具,轻轻的敲击着,发出“丁丁刻—丁丁刻”的声响,这让我多少回忆起小时候,在家里,也有这样的游动摊贩。一样的箩筐,一样的工具,不同的是小时候叫“桂花糖”,比较薄,上面撒一些细细的芝麻而已;而现在,是必须叫“米糖”的,上面没有芝麻,只有白色的粉状,或许是白糖粉末,或者就是面粉——谁知道呢?

记忆深处,只要听见“丁丁刻—丁丁刻”的声音,大家全都会跑到家里翻找东西,什么塑料,烂拖鞋,鸡肾皮,牙膏盒等等,都能够换得一丁点的桂花糖——现在想起来,怪不得敲击的声音“丁丁刻”,却原来真的是一丁点儿。不管怎样,多多少少给童年增加了许多的乐趣——这是现在小孩子所不能理解的。

 

今天早上,天气有点阴沉,似乎有下雨的迹象,这样一来,浓郁的秋天萧瑟之景似乎就立马呈现出来了。愁云惨淡万里凝,整个天空阴云笼罩着。我骑摩托带着太太回家一趟的时候,沿路的秋风卷着枯叶,田野里金黄色的稻子沉甸甸的,农民们在收割着;而路旁的树木,树叶凋零,渐渐变成赭黄色。

小河里的水也不再像夏季那样奔腾,转而舒缓了许多;先前的浑浊色彩,也开始逐渐清澈,“寒水自碧”,是这么一个情景。一些水塘里的水,自然而然下降了不少,清晰的水迹刻在水塘边的沙土上。水面平静,不见鱼儿跳跃的影子,唯有水波涟漪。

有人问我,这样的季节是不是不容易钓到鱼。我说,这个季节倒是非常容易钓到鱼。他问为什么。我说,天气一寒冷,鱼儿其实能够感知到的,它们知道寒冷的季节来临,所以,要多吃东西,储存能量,应付整个冬季,所以,你只要有香喷喷的诱饵,一准放下去就钓一条,放下去就钓一条。

人说,不是说天气冷,这鱼儿就不容易到处游动,那怎么办呢。我说,其实鱼儿是在游动的,只不过不在水面,而是在水中,或者水底,毕竟水底的温度,即使是寒冬腊月,也保持在4°左右。这个季节钓鱼,就必须注意打窝子,窝子打得好,鱼儿就会聚集在一块,更加容易钓上来。

我打电话给姐夫的时候,想问问他是在家里,还是在外面做工,因为我借了姐姐一点钱,今天打算把钱全部还了。姐夫说,没有出去打工,而是在家里收稻子。我说,我回来把钱还给你们。姐夫说,妈妈也在我们这里,爸爸也在我们这里。

太太说,肯定是两个老人在帮你姐姐做事,还好,我们带东西到你姐姐家去。太太所谓的带东西,是带一点熟菜回去,免得他们一边要做事,一边还要炒菜。一路上风很大,一些大型货车开得很快,因为要谦让对面的车辆,所以,有时往边沿快速驶过,扬起一阵浓厚的黄土灰尘,遮天蔽日,我说,都不知道高安这地方什么时候能够没有灰尘。

我们到家的时候,家里自然没有人,就动身去姐姐家。到了姐姐家,看见父亲站在打谷机旁边打谷子,母亲在一旁收拾稻草,而姐姐则两边忙碌着,一会儿帮母亲做一做,一会儿跑到厨房里看一看。厨房里的灶台上,高压锅发出呲呲的声音,一个盖子在旋转着,往外喷出一股股白蒸汽,闻着香味,我能辨别出里面肯定有墨鱼。

姐姐说,正好,你们也吃了饭再回去。太太说,我们还要事,马上就回去。姐姐说,那你们一个人吃一碗鸡汤再回去。我说,不用,放了东西我们就走。姐姐说,急什么急,我把高压锅拿下来,用冷水浇一浇,很快可以打开盖子。我说,不用,浇多了水对高压锅不好,容易坏。太太把熟菜从塑料盒中倒出来,姐姐就拿着大一点的瓷碗装着。

太太把一个信封交给姐姐,说,这是最后一万元,你点一点。姐姐说,怎么这么快就还钱了。太太说,他们刚刚发了补课费,加上以前家里有一点,就凑成了一万元。我说,姐姐,你点一点。姐姐说,点什么点,不用。我说,还是点一下,万一我们算错了呢!

姐姐姐夫是非常忠厚的人,这半辈子田里地里忙碌着,栽种稻子自不必多言,菜地里,夏天的辣椒,冬天的菜头,不仅是自己的田地,还租种别人的,忙得很。母亲常说,你姐姐就会吃苦,没有生活,我从来不到她那里去的,想喝一口开水都找不到;更别说弄饭,平时你姐夫到外面帮人家做房子,她自己在家里就会用开水烧饭,放一点盐,然后吃霉豆腐,连菜都不炒。

他们积攒了一些钱,都是血汗钱,我们兄妹几个,一旦手头比较紧,需要一些钱缓冲一下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。他们也从来不含糊,有求必应,还不讲究什么利息呀。之前几天,我将大部分款项还给姐姐,顺便买了烟酒,说是给姐夫的,姐姐坚决不要,说,就给爸爸吃吧。太太说,你姐姐最老实了。

上一回我们还款的时候,就告诉她是不是不要将钱存到银行里,要不到外甥女那里买一套房子,肯定增值。外甥女一家人在湖南湘潭做事,做得怎么样我们不知道,但我们知道他们一直租房子住,如果能买一套房子,应该不错的。

姐姐不能领悟买房子在现阶段可以大大增值的作用,她依旧认为钱放到银行里才是万全之策,不说利息,钱还是在自己掌控之中的,不过,还说,不可能帮他们买房,还有弯子呢!她以为到湘潭买房是给外甥女的,弯子是另一个小外甥女,正在读大学,姐姐希望两姐妹到时能够待遇公平。

我们带回去很多蔬菜,有米粉肉,有红烧鸡,红烧鸭,还有带鱼,腐竹红烧肉。太太看见案板上有切的肉,香菇,还有其他的菜,就告诉姐姐说,你这些菜不用再炒了,装起来放进冰箱里,再炒也是浪费,我们这些菜你们都吃不完。

其实我挺想喝一碗墨鱼鸡汤,可是又急着赶回来,毕竟担心学校还有什么事情。母亲说,你们路上小心点。太太说,这天气慢慢变冷了,以后回家,我们要开车回来,骑摩托真的有点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