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阴  

2016-10-15 21:28:32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“难办”老师一早就叼着烟(嗜烟成性,一支接着一支),坐在我们备课组办公室,跟金国先生聊开学初他们两个班有学生互殴的事情。他非常不明白:现在的小孩子为什么动不动就打架。譬如罢,一个学生从厕所里出来,一个从外面进去,都不提防就碰在一起,又不是非常严重,于是就打起来,然后两个人对决感觉不过瘾,都请来自己的好哥们,好基友帮忙。

“难办”老师本姓兰,因为高安话当中,“兰”和“难”是一个读音(北方人估计认为不可思议,这两个字怎么会是一个读音);再加上他的口头禅“难办,难办”,人们就送他这样一个外号——“难办”。

他为什么喜欢说“难办”呢?就在于他的谦虚,或者说整个学校,整个班主任的谦虚。他带班非常有一套,经验丰富,好的如对比班,不佳的如重点班,他驾驭起来,一般都是游刃有余的——不然的话,何至于我们高二年级会把他从刚毕业的高三年级直接接收过来。

在我们学校,居然还是会有一些“隐私”的事情,说得高雅一些,冠冕堂皇一些,应该叫“秘密”——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所谓“秘密”有什么价值。比如说吧,一般都是高三年级的事情,一年之内喜欢跟外地一些所谓“兄弟”学校进行N次联考,以了解自身教学中存在的问题,以便在未来的日子里怎么的得到加强。

每次联考之后,双方,或者四五方都必须拿出自己全年级的成绩,供其他学校参考。我不知道其他“兄弟”学校有没有这样的做法,反正我们是有的,简言之,就是尽可能把高分数的学生的成绩人为地降下来,比如,应该是660的,改降为630。然后还有高分层,中分层的,划线比例等等,都或多或少要“技术处理”一番,领导说,不能让对方太了解我们的实际情况。

学校内部也必须总结的,年级组主任都会在班主任会上通报年级组的做法,说,我们跟其他兄弟学校的成绩是一套,我们自己内部的又是一套。久而久之,近墨者黑,班主任自身也开始讲究“秘密”起来。平日里也罢,集体通报情况也罢,几乎所有有丰富经验的班主任都会给自己班级的成绩打掩护。像“难办”先生,轮到他说的时候,就先连说几个“难办”,然后说,我这个班的学生的总体素质很差,高考想达到年级组规定的任务,难办,难办,还是难办。

其实结果呢,等到高考分数一出来,分数线一划,班级成绩出奇的好。“难办”先生喜形于色,踌躇满志,不敢说骄傲十分,但也是趾高气扬,先前的压抑,总算换来了今天的昂扬,这一着棋下得不错,我们语文的“欲扬先抑”,他运用得出神入化,炉火纯青。

 

“难办”老师为人内敛,不太喜欢张扬,但做起事来,要么不做,要做就很快做好来。之前,说到考驾照的事情,总说自己反应不灵敏,眼睛也不方便,不愿去考,买车子还不如租车子打的更划算。然后,也不知谁的工作做到了位,他今年6月份高三毕业之后,听说报了驾校,那么热的天气,不怕晒黑,勤学苦练,说拿到驾照就拿到了驾照。

他有钱,不差钱,这里驾照刚拿到,立马就买了一辆“众泰”的SUV,白色的,坐在驾驶室内,有模有样,像一个老司机,叼着烟,双手紧握方向盘,紧紧的,整个身子似乎趴在方向盘上,生怕方向盘会被自己拔出来。也不知摸方向盘多久,总之,有一次他找到我,说,不好意思,撞坏了学校安装的椅子,要不要赔点钱。

学校在老校区的一些休息点,像竹林下、教学楼前的樟树下,购买了一些古香古色的仿古式的座椅,安装是为了方便家长来找小孩子,时间早还没有下课的话,就坐着休息等一会——这个举措很受家长欢迎,只不过校园里人员复杂,一些小孩子不太爱惜,喜欢上蹿下跳,容易损坏一些。

在校园南边的中间,有一个小巷子(姑且这般说吧),退休的陈俊生老师住在一楼,进出的门就对着这个所谓的小巷子。老人家热情好客,平日里,尤其是夏天,炎热的天气,中午也罢,下午也罢,尤其是傍晚,有风自来,总归比其他地方凉爽,只要有人前来,必定从家里拿出小凳子给大伙坐坐,聊聊天——当然,最佳的聊天方式,那就是打扑克。

像全国各地很多地方一样,我们学校也有很多有闲阶级,大部分都是家属,大妈级别的,祖母级别的,很多;还有一些陪读的家长,爷爷奶奶,爸爸妈妈,还有一些保姆之类的人,闲来无事,总得找一个地方聚一聚,聊一聊,最终在这个地方寻找到了最佳汇合点,于是乎,陈老师的门口就成了热闹的场所。

人一多,陈老师家里的凳子就不够用,碰上学校购买座椅有两把多,老人家自告奋勇,申请安装在他家边上。负责此事的领导一考察,又听到众人的反应,感觉利国利民,就同意了。增加了两把长长的座椅,虽然不能完全解决凑热闹人员的所有座位问题,但至少少位子的现象得到些许缓解,大家都说学校领导做了一件大好事。

 

不过,这好事还没过多久,听说,“难办”先生开着车在那里练习掉头,也不知是他操纵的缘故,还是地方过于狭窄,或者还有机械问题,总归,咣当一声,车子就把座椅给撞坏了。陈老师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,见状估计有点生气,责成“难办”先生赔偿——我没有亲见,也没有听见,总之,“难办”先生找到我的时候,是带着一点赔偿的口气来探问。

我说,总没有撞着人撒。“难办”先生说,没有。我说,你的车子怎么样。“难办”先生说,还好,不算什么。我开玩笑说,学校不能让你这样成绩显著的班主任“流血又流泪”,撞坏的座椅就不要你赔了,我们想办法再去都买两把,安装就是了。

之后,估计“难办”先生跟陈老师说了此事,陈老师见到我也就说这个事,要求学校尽快更换撞坏了的座椅,又估计陈老师担心自己说话没分量,还提醒偶尔在那里打扑克的太太回来跟我再次强调。

这事其实二十多天前就叮嘱了人去做,可是,一而再,再而三,单听见答应,却不见行动。还是在前两天,傍晚在操场上散步,碰到了陈老师,又说起此事,陈老师说,还不见动静。我说,二十多天前就安排了,怎么还没有动静呢。然后打电话催一催。陈老师说,好人一生平安。这不,在昨天,撞坏的座椅总算是更换到位,我没有去参加“剪彩”仪式,不然,又够听老人家们的赞美之词,非常不习惯。

 

我说,想想我们读高中的时候,同学之间虽有亲疏,但几乎没有打架的事情发生。什么原因?不是因为现在的学生精力旺盛,又处在叛逆时期,我们难道没有这个时期么?也有,只不过我们有发泄的渠道。到了下午课外活动,那真的是活动。你可以在教室里做作业,也可以去打篮球,可以去操场散步,可以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,这样一来,同学们之间就有交流,有交流就有情感。而现在呢,一天到晚,都关在狭窄的教室里,精力无处发泄,情绪容易暴躁,没有交流,只有自己的小范围,碰到一点点的小事情,能不火爆起来么。

葛先生说,我也以为是这么回事,我敢保证,现在的学生将来很少有感谢学校,感谢老师的,就是因为压得太紧了,没有舒缓的时间,而且成绩越好的学生,越是奥赛班的学生,越容易对学校产生怨恨——我们可以去了解一下,我们学校那些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,参加工作之后,对母校有什么贡献。

我说,这也是我之后坚决不教所谓好班的唯一原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