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多云  

2016-10-16 22:22:17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听说,丰城市所有的教师,这段时间心情颇为紧张,颇有“八公山上、草木皆兵”的况味。从城里的中学,到各乡镇中学,抑或是小学,或者公办幼儿园,只要是吃官府饭的,皆是如此——说人心惶惶也不为过,喻为胆战心惊的“惊弓之鸟”也可以,一切一切的缘由,只是因为,纪委来人了。

也不知能不能上纲上线,能不能胡说八道?反正,有这么一个事,说一位老师,课间的时候,在办公室小憩,掏出手机,东看看,西刷刷——应该跟平时的习惯有关——现在我们学校的老师也都这样,下课刷屏,习以为常。这欣赏的内容,有新闻类的,有朋友微信圈内无厘头的,也有股市行情类的,天天如此,也就不把这些当一回事——防微杜渐啊!

话说这么一天,这位先生刚从教室里上课返回办公室,刚到办公室门口,就碰见一个不熟悉的人,像泰山一样矗立在他的面前,伸手就向他要手机,底气十足地说要看看。

一般的情况下,面对一个不熟悉的人,二话不说,伸出手来要自己的手机,换上我,至少问一句:who  are  you——这跟在街上碰上一个伸手讨钱的洪七公还真不一样。讨钱的洪七公至少外貌可以看得出来,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,手持打狗棍,眼神中流露出乞讨的神情,还得有弯腰作揖这样谦恭的动作描写做铺垫——而这位要手机的人,不像是疯子,更不像丐帮帮主,器宇轩昂,西装革履,不苟言笑,彬彬君子范儿。这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把手机递给了对方。

对方也训练有素,当着他的面就打开他的手机——免得届时说有栽赃陷害之嫌,查看他今天上班过程中阅过的页面,果然发现居然有股市行情,就说,我是市纪委的,你涉嫌上班期间,做了与教学工作无关的事情,对你进行询问。这老师这才恍然大悟,后悔死了!宛如孙悟空碰上了如来佛,小鸡碰上了老鹰,肥猪碰上了屠刀,我碰上了女流氓——该栽了。

之后的情况,当然是通报批评,至于有没有更厉害的处罚措施,比如扣津补贴呀,本年度不能评先进呀,三年之内不得提拔呀,等等——我们是局外人,不得而知。反正,今天上午,备课组的同仁、丰城人邓老师说,她同学也有在丰城市教书的,跟她介绍说,这段时间,丰城所有的老师都战战兢兢,汗不敢出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笼罩在一片烟斜雾横的迷茫之中——或许是一件好事。

前几天发生的山西长治屯留一中南校区部分教师聚餐被通报一事,跟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可比性,真不知道是衙门吃了饭没事干,还是没吃饭有事干——总之,我们都认为,抓懈怠促风气从小事抓起一点没错,这跟反腐也要打苍蝇一样,无可非议,毕竟,欧阳修说:夫祸患常积于忽微,而智勇多困于所溺。但,如此的细微,如此的举动,是否有矫枉过正之嫌。

写到这里,一般的情况下,就应该写:忽地想到向秀写《思旧赋》为什么那么短,又忽地想到“清风不识字、何故乱翻书”,又忽地想到“邦畿千里,维民所止”(我不解释你们也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),又忽地想到龚自珍的“万马齐喑究可哀”……但我今天偏偏不写,我什么也不说——气死你们去。

 

同学兼兄弟在微信圈里又写文字又发图片,说:在家又和老娘一起种菜,心情好,有同感的么?恰好我昨天下午独自骑摩托回家一趟,没有碰上父母,自己就在厨房后面的小块菜地里摘了一些白菜。掐白菜的时候,嗅着清香的白菜原汁原味,同样的心情愉悦,看见微信之后,就回复说:下午我也回家一趟,掐了白菜回来,晚上菜煮饭,合饭(高安话,抑或是我们上湖话,把饭和菜放到一起去煮)吃。

人过半百,繁华喧嚣渐行渐远,不说通彻人生,但也深谙世间之事。人与人也罢,人与名也罢,人与财也罢,都逃不过一个“缘”字。如此说来,一切皆缘,就是人生真谛。的确,奋斗不一定能成功,成功也不一定要奋斗;命运的好坏,不是你说了算,也不是他说了算,而是老天爷说了算,而是“缘定三生”说了算。所以,现而今,就我个人而言,心情平复,说宛若一碧平静如镜的湖水有点过,但不会再过分争吵,不会再过分的怨埋,不会对世事这呀那呀的不顺眼,碰上纤芥之事,总是会这样慰藉自己说,或许它们就应该如此吧。

龚自珍做官做到京城,依旧不脱书生意气,揭露时弊,触怒长官,犯了官场大忌;在遭到权贵排挤打击之后,决计辞官回家。从京城回杭州,一路上写诗自遣,成就了一部《己亥杂诗》。

其中,《己亥杂诗》第一百四十九首,云:只将愧汗湿菜衣,悔极堂堂岁月违。世事沧桑心事定,此生一跌莫全非。诗后又有自注:“于七月初九日到杭州,家大人时年七十有三,倚门望久矣。”

人生路上,难免会跌跟头。有的人经不起一跌,一跌人生就完了;有人庆幸一跌,跌痛了也跌醒了。龚自珍有这么一跌,认为“这一生有这么一跌,也并非是坏事;只后悔这一跌时间来得太晚了”,君不见,家中的老人靠着大门口,盼望儿子回来已经很久了。相对而言,李斯的一跌,“吾欲与若复牵黄犬倶出上蔡东门逐狡兔,岂可得乎”,就跌得非常凄惨。之间的区别,还是在于个人品德的优劣造成的。

如此说来,无论做什么事情,公事也罢,私事也罢,终归要建立在一个“德”字上,尤其是做公事的,不能拉大旗作虎皮,狐假虎威,应该在规定与人性之间选择一个良性的契合点,只要不违反法律,得饶人处且饶人,方能既做了大事,有照顾了下层人的情绪,两全其美,不亦乐乎!那种希望抓一两个普通的教师的琐碎,杀鸡给猴看,以为就能泯灭教师队伍中存在的问题,往往是滑稽可笑的。

 

太太这两天参与了高一年级组段考的监考工作,美其名曰“赚钱买衣服穿”,这中午、晚饭的做饭自然由我这个有闲阶级来做。上班期间,大家都很忙似的,吃在食堂,委实有点喘不过气来——太油腻的;好不容易碰上双休日,自己在家里炒点蔬菜,就算是幸福之举了。

家里带来的白菜,不说鲜嫩是不可能的——单单脚踩在菜地里,就能闻着一股清香味,更何况自己动手,亲自掐一把一把的。这白菜的茎,像是白中透青的玉石,叶子肥硕,一片一片掰开来,洗净,切好,放在锅里去炒,都不像从农贸市场买来的白菜,刚倒入锅中从里面渗出半锅的水,那可是些许,渐渐就蒸发了。

还有从姐姐家拿来的蛾眉豆,弯弯的像一弯新月,搬把小藤子放在厨房里,人坐在上面,把蛾眉豆的前后尖角处掐断一点点,然后往后一撕,撕掉两条茎丝——不撕掉的话,吃的时候容易缠牙齿。碰上一些已经成熟透了的,就像剥花生一样,两片不要,单单留下里面的饱满的籽实——这籽实我非常喜欢吃,放在嘴里,嚼起来很有嚼劲。

还有青皮的秋南瓜,嫩嫩的,刀刚放上去,似乎自己就能切下去,放在锅里稍做翻炒,加点秋辣椒,味道很好哦!如果你想镶点精肉,南瓜就切成片;如果想镶点牛肉,就应该切成丝——这是非常讲究的。

秋辣椒比夏季的辣椒,辣的成分要强烈,所以,炒菜的时候,不要放多,有那么一两个就行了,放多了吃在嘴里当然过瘾,但是,第二天你就难过了,不信,你试试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