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多云  

2016-10-27 20:50:1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上午到新校区去,算是比较晚,都9点多钟。

毕竟,上课在第四、五节,不用那么急匆匆地赶过去,即便是赶过去,想想也没有什么紧迫的必须要做的大事;而且想到,今天是学校宣传片开拍的第一天,学校规定全体学生要穿校服、老师要着正装而行,而我真的不知道正装到底是什么装,所以,晚一点去,算是对宣传片拍摄的一种无声的支持。万一像我这般吊儿郎当的样子,被拍摄进了镜头,搞不好将来审核时又要删除,又要重拍,多费工费力。

到了备课组办公室,大门紧闭,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在办公室似的。其实不然,全都在办公室里呆着,几乎都在刷朋友圈。询问他们为什么这般“关门闭户掩柴扉”,回答说,不是要拍摄电视宣传片么,学校要求办公室要好好整理一番,我们担心整理不合格,被拍摄进了镜头影响二中形象,不如干脆紧闭大门,免了很多的杂事。

现在的老师,尤其是普通老师,似乎跟学校的关系不密切,跟领导也有一定的距离,诸多怨言,非常的自命清高。对学校的事情,可以做到不闻不问,只想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;至于跟领导的距离,今天中午的情况就能反映一切。

中午有新同仁新婚宴请,邀请了我们高二年级组全体老师,还有英语教研组全体老师,相聚在学校斜对面的“维也纳铂金酒店”。我们很多语文老师都是第四五节课,上完课后,陆续前往酒店三楼。

进入三楼,很多的酒桌都已经坐满了人,唯独台前的两桌,一桌只坐着丁琪,饶副校长,还有沈先生,三个人,孤孤单单,丁琪站在桌子边招兵买马,任凭他怎么的呼唤,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坐过去的;另一桌空无一人,听说大领导也要来,大家赶紧挤到其他酒桌上去。

我原打算跟语文组的老师坐在一块,禁不住丁琪先生的再三招呼,给了一个面子,便坐了过去。结果最后呢,为了不让另一桌冷场,丁先生、饶副校长拿着自己的碗碟,又转移过去了,说是怕大领导不高兴,怎么连一个人都不过来陪同呢?抛下我一个人年老的人,跟一群不喝酒的在一起。我“独孤求败”地一人喝白酒,他们全都喝椰汁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会喝酒的与不会喝酒的有代沟,领导与群众有鸿沟——都难以逾越。

 

学校图书馆里的阅览室,按学校规定必须向学生开放,但又因为下午自习课期间,年级组不打算让学生自由前往,担心出事——现在的学生,只要出了教室,真的会飞上天。所以,教务处就想了一个办法,让学生在上课期间去阅读一节课。考虑到高一、高二学生那么多,怎么轮流都难以掌控,再加上我们这样执教普通班的老师,有自知之明,就说,不如让对比班以上的班级去,我们这样的班型就算了。

教务处从善如流,感觉我们的提议合情合理,也就同意了,于是,又制作了一份阅览室阅读的课程表,规定高一、高二哪个对比班,或者奥赛班哪节课由语文老师带队过去。

也有不高兴的老师。听说有一位高一的语文老师,就吵闹着说,有人欺负她,居然把她的班级安排在周五上午的第一节课。邓园平先生说,她说她是坚决不会去的。连荣老师说,这有什么呢,我也有上午第一节课到阅览室去的课程,那也有人欺负我,我能去,为什么她就不能去。我说,有些人就是这样,得了便宜还卖乖,像这样的“欺负”,我们执教普通班的老师想得到这种待遇都没有资格,她居然还挑三挑四。

有老师说,这个老师就是这样,反正年级组也罢,备课组也罢,安排工作她总是有意见的。宓博说,就是备课组想在一起吃个饭,她一说,就索然无味,从前在一起的时候,说备课组一同去吃个饭,她说我们女的又不会喝酒,跟你们一起去吃饭,老是上当。

我说,这就像一些女的,有人偶尔用语言挑逗一下她,她就感觉很愤怒,似乎别人说什么话,有点侮辱她的味道;一旦大家聊天时,专门跟其他人聊,都不理睬她,她又有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的落寞,心想,这帮混蛋,都不来骚扰老娘。连荣说,是的,曾经有一位别的教研组的女老师就喟叹说,哎呀,像我这样年纪大的人,想有人挑逗一下都没有资格,人家都不找上门来。我说,一个备课组有一个“别里科夫”式的人物,整个备课组都索然无味的。

连荣说,这个老师太过于自以为是了,记得我当教研组长的时候,有一次全校学生作文比赛,她拿着她们班上学生的作文,对我说,阅卷的老师欺负她,她们班上学生写了这么好的作文,居然一个奖都没有得到。我当即就对着她拍桌子,说,这卷子是混在一起阅卷的,我教奥赛班,也没有一个获奖的,那也是阅卷老师欺负我啰!操你妈的滚蛋……

我笑着说,你说这样的话,似乎不太好啊!万一她当真了,真的跟她妈妈打电话,说我们教研组长要怎么怎么的,她妈妈听了之后真的赶来了,你怎么办!

大家便哄地笑起来了。

 

上午抽了个空,走到图书馆去借书。

靠北的门是关着的,我不知道它是虚掩着的还是锁着的,孔子说:进厅走大门。我自然不愿意走后门碰个壁,然后再转向大门。进入大门,感觉空荡荡的,居然找不到上楼的地方,往两边的走廊看看,都没有上楼梯的迹象,后来方发现,上楼梯的门其实就在大厅两边,而不在走廊里面。

先到第二层,想找些历史书籍看看,结果,第二层一个借书室,全都是金融学、育儿学、炒股学以及各学科资料的汇集,跟他们所悬挂的什么文学、哲学不太相符。问工作人员,说到电脑里查一查,良久才说,四楼第6借书室有历史书籍。

我上去转了一圈,拿了两本书,一本是《微博皇帝》,抑或是《皇帝微博》,另一本是《曾国藩和他的湘军》,拿了借书卡,刷了一番,我问,听说你们有规定,一个月之内就要归还,可是我们平时有教学任务,不可能天天看这样的书籍,一个月之内看不完怎么办。工作人员就说,你可以回来续借。我问,要不要拿书过来。工作人员说,最好拿来。

下了楼,打算从北门出去,结果一看,还果真是锁着的,庆幸来的时候还是走了大门,虽然浪费时间不多,但总归是尴尬的,感谢孔老夫子的教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