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阴  

2016-10-28 21:16:1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老校区新教学楼的建设,正在紧锣密鼓地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因为资金属于财政拨款,不存在到不到位的问题,依照合同,工程进展到什么程度,立马就付给多少工程款项,这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情。施工老板虽然唯利是图,但只要资金到位,自始至终,兢兢业业,严格按照施工进度在施工,循序渐进。眼见得地下工程业已做好,开始正式垒土扎钢筋、钉模板,建第一层。

浇灌水泥浆的时候,就得挑时间,不能任性。

毕竟大白天的,上课期间,三千多活泼乱跳的初中生在校园里到处奔跑,这些小孩子不谙世事,任性而为,譬如几个学生站在路边说话,没缘由其中一个突然起跑横穿马路,万一当时有车辆经过,刹车都来不及;还有躲猫猫捉迷藏的时候,他们也根本不顾及什么。

听说,有一位老师准备倒车外出,上车之前,认真查看了车的四周,什么人都没有,就放心大胆地发动汽车,准备起步。猛听到有人敲玻璃,一看是另一位老师,问什么事。老师说,你的车后面躲着两个学生。这老师吓出一身冷汗,这小孩子什么时候躲在车后面的。抓来一问,是下课从别处猫着腰跑过来,躲在车后不让找他们的学生找到。

故此,学校规定,一旦要动用大型机械灌水泥浆,必须选在双休日,或者晚上学生放学之后。前几天,为了铺设第一层的地面,调来了大型的灌浆机,几辆运输车轰隆隆地在校园里开来开去,声音响彻云霄——但凡住在校园里的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金丽萍老师问陈副校长,这教学楼要做成什么样的。陈副校长说,按照国家规定,框架式结构,全浇楼面,可以抗地震的。金老师问,能抗多少级地震。陈副校长说,至少八级。金老师估计不知道八级是什么概念,就问,怎么样才算是八级。

我就跟她解释说,科学解释肯定不行,打个比方吧,你回家去,碰上邻居,邻居问,怎么好久没有看见你家的领导。你说,到外地开会去了,要两个月才能回来。两个月过后,邻居看见你家领导回来了,到了晚上,家家户户,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脸盆,罩在头上……

金老师不解地问,他们拿着脸盆罩在头上干什么。

其他人都笑了起来。我说,他们蹲在房子的角落里,相互告知说,到了晚上10点,准会有八级地震……

金老师这才“光”然大悟,咯咯咯地笑开了,说,你说用脸盆罩在脑袋上,我就有点怀疑,肯定是铺垫什么,原来是这样。连荣说,关键就在这铺垫,铺垫得不好,后面的效果就出不来。

 

高考要改革了,听说,语文的阅读量要增大。

有老师在“高中语文教研组”微信圈内发了一套据说“最吻合新考纲的2017届高三(语文)模拟考试试题”,一石激起千层浪,语文老师感慨万分,议论纷纷,引来“哇声一片”。

“换汤不换药”——“毒不死但喝个半死,折腾你有大理由”——“改卷会该死人,这些改革的砖家不得好死”——“砖家误国,死有余辜”——“时间完全不够,叫砖家来做都不够时间”——“砖家压根不做的”——“有本事的人做不了砖家”——“增加了一篇文章的阅读量,需要十多分钟,这时间哪里来”——“题目没多,诗歌主观便客观了,可以节省一点时间出来,应该说时间不会差很多”——“你们不用杞人忧天了,天塌不下来!何况死猪不怕开水烫!”

“语文向来就很奇葩”——“高考不需要人人考高分”——“现行教育就是毁人不倦”——“选拔性考试,就用这种方式拉开距离”——“不是说了大概百分之二十不完卷是他们预料之中的吗”——“最高当局根本看不到这一点”——“这个改革,快餐文化,又一批试验品”——“肯定是不会长命的改革”——“放心,两百分也可以读大学”——“现在的社会信息量太大,加快阅读速度也是一种要培养的能力,所以这个改革有合理性”——“就是可恶的语文改革方案”——“就是老师心态要摆正。”

“不管怎么改,培养学生的能力是王道,能力在了,随便考什么都行!”——“改革只是某些人的游戏而已”——“我们带着孩子陪他们玩玩而已”——“重要的是把游戏规则弄懂,说不定把这些制定规则的人玩死了也说不定”——“学生做不完试卷不是我们担心的问题,我们担心的是周练改卷会改死人,发明周练的人菩萨打”——“哈哈,好长时间没听过菩萨打的骂法。”——“当我们担心天塌的时候,却不知道我们脚下有个坑!”——“很多年前,没有周练,也一样的考试啊,相煎相杀。”——“现在的学生太苦太苦了。”

“每次改周练都得脱层皮,我本来是个皮厚的人,这么多试卷改下来,竟然脸皮很薄了。”——“学生痛苦不堪,老师疲于奔命,师生都在泥潭中挣扎……”“我们剥夺了学生的休息时间,剥夺了学生的锻炼时间,剥夺了学生的兴趣爱好,还奢望学生感激自己,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

农历九月二八,高安人有“九月二八,杀鸡杀鸭”的说法。说的是元朝末年,汉人故意编造一个节日,以便将十户使用一把的菜刀集中起来,然后发动起义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但不管怎么样,在我们上湖,这一天是必须煎“糯米丸子”的。

“糯米丸子”是汉语的最标准表达形式,读起来也比较正规,但是,真正的上湖读音不是普通话的念法,而是称之为“圆滋”,那么,“煎糯米丸子”就读成“煎圆滋”。这煎圆滋跟煎麻园差不多,但也有不同,麻园是又大又圆,里面还是空的,而我们上湖的“圆滋”的模样,就是有点像小圆饼干一样。

做法相对来说比较简单,将削了皮的红薯蒸熟(煮熟也行),然后和糯米粉一起搓揉,加上适量的水,或者白糖,揉成团后,掐成一个个小圆丸子,放在手掌心中,轻轻地拍扁,像小圆饼干一样,之后,就可以放在滚烫的油中去煎,双面翻转地煎,煎至微黄就可以捞起来,放在盘子里,待冷却后,就可以吃。

母亲年纪老了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年轻时做多了事,现在什么都不想做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打电话给太太,说她在家里煎了“圆滋”,要我们回家去吃。太太问,今天是什么日子,怎么想到煎“圆滋”。母亲说,今天是九月二八。

我说,老太太怎么突然间勤快起来了,没道理呀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