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阴  

2016-10-29 20:32:02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什么时候能把语文课上得非常的宁静淡泊,非常的从容不迫,非常的不紧不慢,非常的漫不经心,非常的闲暇无度,非常的风情万种,非常的诗情画意,仿佛一个小孩子在一堵白墙上随意涂鸦,我就感觉这就是语文课的十足的真谛。

我从教三十二年,一直达不到这种境界,偶尔的一两节课感觉还是这么一回事,转眼间就会被段考、期中期末考的平均分所蒙蔽双眼,依旧踏上世俗的道路。做吧,改吧,讲吧,灌吧,只要成绩不比其他同类型的班级差很多,就可以了。

从我的内心来讲,我的确愿意抛弃所谓的平均分、离均差,来完全按照我个人的意图进行我的教学,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我永远不能免俗,我不怕别人说我“人老珠黄”,也不怕别人说我“倚老卖老”,但我怕年轻人说我不配合他们的工作,不支持他们的计划。于是乎,闲着闲着,等到一考试,就感到一股说不出名堂的“着急”,非把自己往传统的套路上拉回去补课。自己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。为虚名?为利益?似乎都不是。

 

周六,年级组告知说,今天上A表的课,我安排在上午第四、五节课。

天气从昨天开始就有点变冷,北风不仅仅呼啸着掠过屋脊,还带来了深秋的寒意,网上有歌曲在呼唤人们抓紧时间“穿秋裤”。无论早晚,到校园内散步的人们,都穿上了罩衣,那些光着膀子,或者穿着背心跑步的人,陡然间就少了很多。

这是非常冷寂的日子,尤其在老校区,初中部的学生一离校,耳根就完全清净下来——你完全看不到满校园乱窜的学生,也听不到噪杂的喧叫声。偶尔,新建教学楼工地上,电割机发出切割钢筋的声音,平添了校园的沉寂。

办公楼里,教务处的几位工作人员正在加班加点,为评定高级、中级的老师审核荣誉证书,看看有没有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钻营的行为。我坐在办公室里,离上课的时间尚早,呆在办公室随意翻阅桌子上的几本刊物;或上网看看新闻。

窗外天色阴阴,原本休息日,天气晴好的日子,隔窗可望的对面小区楼房的楼下,总有些人聚集在一起闲聊。男人们下象棋,抽着烟,烟斜雾横;女人们围着小孩子转,张家长李家短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但今天什么也没有,只有晾晒在各自阳台前的衣物,在风中寂静的摇曳着,似乎很孤独。

到了时间,步行到新校区去,连自行车都不想骑。

在南莲路的中段,一大堆的鞭炮燃放之后的红纸屑堆放在道路中间,一位身着橘黄色的环卫工人正在打扫,依旧冒着青烟的红纸屑堆里,是不是传来一两声鞭炮的爆炸声。我顺着南莲路的南边往东行,一路看见不少的妇女、小孩,满心欢喜地迎面走过来。她们手里各自拿着一个泡沫小托盘,小托盘里放着一块方方正正的蛋糕,雪白的奶油散发着清香,一个小塑料调羹插上蛋糕上。

还见得不少的妇女依旧从各自家里跑出来,想往前跑,碰见回来的人,回来的人说,没有了,没有了。那些想跑过去的妇女只好停下了脚步,悻悻往回走。

或许,是哪一家的小孩子过生日,然后“独乐乐,与人乐乐,不若与人乐乐”吧!我是这样想着的。往前行不远,却发现是一家名为“开心果”的烘焙店免费切割一个大蛋糕,让前来捧场的人“幸分一块蛋糕”。如果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这一家烘焙店今天新开张,其实,我之前就看见过它已经在营业了,但为什么今天还要燃放鞭炮呢?

我想,大抵的情形应该是,之前的营业,谓之“试营业”,而今天的营业,算是正式开张,故此有很多亲朋好友前来祝贺,一大堆的鞭炮包装盒堆放在门口,只是看不见店门口的两边,摆放着鲜花。不过,一张桌子是有的,桌子上面还放着分发完之后蛋糕的盒子,居然有那么大,怪不得沿路有不少的妇女、小孩都拿着一块,个个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生活中,总是不缺乏丰富多彩的内容,每天倘若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惊喜,我想,人们的幸福感也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慢慢溢出来,并由衷地感到:生活,其实可以更美的。

 

我到班上去上课的时候,对学生说,抽查一下。学生便惊恐万分,瞪大眼睛说,抽查什么。我说,抽查一下《虞美人》的背诵情况。

现在的学生,他们的注意力不在学习上就不多言,外界的丰富的信息,只要不与学习勾连,他们都能够记得非常清晰,而且记得牢;但是,一首短短的《虞美人》,从一个星期前布置背诵,一直到现在,都还是背不过的。

当然没有一个人举手,只好采用“沙场秋点兵”的方式,点一个学生的名字说,某某同学,你来背一背。学生扭捏了半天,站了起来,说,我背不过。我说,你怎么知道你背不过呢!尝试一下,或许可以背过。学生就站起来,结结巴巴地说,《虞美人》,李煜(他读成“李易”)。我问,你是相城人,还是建山人,还是独城人。学生问,这里的人怎么啦。我说,那一带的人,没有“u”音,只有“i”音,比如“宝玉”,他们就会读成“宝易”……

我问,还有没有人会唱这首词的。学生就大声说,有。然后,相互点名,张三点李四,李四点王五,王五点麻子,麻子点张三,形成一套生物链——最终没有一个人想表现一番的。

这是在高二(5)班,而在高二(1)班,居然就有敢于大胆唱一唱的同学,这大大出于我的意料。因为,就上课的热乎劲,5班显然比1班要热闹,鸡飞狗跳的,全班撒欢;而1班,班主任管理严格,不苟言笑,害得全班“万马齐喑”,我以为他们的沉闷已经是“窑里的砖——定型了”,殊不知今天居然有学生敢站出来担当一番。

我说,要不要一点伴奏。学生说,要。我就打开电脑,点开“酷狗”,搜索“几多愁”,先让大家听一遍邓丽君唱的,然后点击“琵琶伴奏”,让学生跟着唱。先是一个叫刘婷宇的女生,后是一个叫陈元昊的男生,你们还别说,两位学生都唱得不错。完了之后,全班起哄,说,我们想听老师唱一唱。我说,我不会唱歌。学生说,唱一遍,唱一遍。

讲台上有轻型的话筒,学生用过之后,就拿给我,可是我不会用,学生告知说,先打开开关,然后对着音响,听到“的——”的一声,就表明接上了。我拿着话筒,就婉约派地清唱一遍,开头唱得蛮好的,到了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”中的“只是朱——”时,突然停顿下来,卡了壳,“朱”字拖得老长,学生一片哄笑。

我说,都怪“朱光玲”同学,老师唱到“朱”的时候,就想到了“猪都被宰杀光了,剩下叮叮当当的铃声”,所以就停顿下来了。

平时上课老是抓着“朱光玲”开玩笑,点名的时候一般都是叫“朱——光玲同学”,故意把“朱”字拖得老长。这回真的不是故意拖长的,而的确是卡了壳,但是学生以为我又是故意的,故此,学生笑得更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