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阴雨  

2016-10-31 22:16:2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母亲满口的上湖音,把“古人说”说成“老古哇”,把“古人说的没错”说成“老古哇得冇错”。不知为什么,说起过去,她总总会说“现”。我们一般把现在说成“现在”,至于老人家为什么把过去说成“现”,还真是有点探讨不出来的深奥。

昨天回家,母亲在电饭煲里煮饭,顺便把农历九月二八所煎的剩下的“圆滋”装在一个碗里,放在电饭煲上蒸,因为蒸的时间不长,故此有点生,没有想象中那种绵长甜蜜的味道。我就问母亲,怎么想到九月二八煎圆滋呢。母亲说,以前不是年年都煎么。我说,记得小时候是煎过的,后来好像就没有煎过。母亲说,大家都变懒了,比不得“现”(过去)。

我问,为什么这一天要煎圆滋。母亲说,保佑七个村的子弟。

我们村就是那么小,包括在村里的,不在村里的,也不过二百来个人口,说“七个村的子弟”,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,难不成附近姓吴的还有其他六个村子。我就问,怎么就有“七个村”呢。母亲说,我们大队里不就有七个村么。

我们上湖行政村,有黄家坊、上下坊、况家、三甲里、十甲里、黄甲里,以及我们庙下,这样算起来,还真的有七个村子。母亲说,“现”(过去),每个村都轮流煎圆滋,到庙里来烧香,大家都到庙里去,点爆竹,吃圆滋。

 

我们村叫庙下,顾名思义,应该在庙宇的下面,可是我们村子,前后左右,是没有庙的,怎么就成了庙下呢?

其实,在过去,至少在解放前,在我们村里的东头,有一个小山坡——说小山坡有点牵强附会,整个上湖都属于丘陵地带,说山的也只有乡政府东南角的火焰山(土是红色的,乡里就是这么称呼),跟黄沙镇地界毗邻;而我们行政村,是一大片平坦的田地,偶尔会在某处隆起一块,比一般的田地要高那么一两米,我们上湖人称之为“坎”。

听大人说,以前在村里东边的“坎”上是有一座庙的,庙里也有一个看庙的老人,庙里的老人不知何方人士。当年日本人准备通过上高,打通前往湖南的路,在上高的镜山打了一仗,历史上称之为“上高大会战”,死伤人很多。有一些被打散的日本兵,到处乱窜,吓得当地的老百姓东躲西藏,有家不能回,那一个时期,老人们称之为“走返”。记得小时候我奶奶说,走返的时候,白天就躲在田里去,晚上才偷偷回到家里。

那时时局动荡,社会比较混乱,估计看庙的老人也是那个时候走来的,就借宿在庙里,后来就成了看庙的人,没人问他是哪个地方的人。我的记忆中,小时候到村子东边去玩,看见大人们正在将小山坡挖平,改造成良田,挖到了埋人的墓,把盖在死人身上的一块被单抛弃在一片荆棘上面。

庙什么时候最鼎盛,我不知道;为什么选在农历九月二八这一天进行大型的祭祀活动,我也不知道。既然母亲说,我们附近七个村子每年轮流在农历九月二八煎圆滋,然后大家到庙里去烧钱纸、放鞭炮、燃香火,估计应该有它的原因的。抑或这一天是庙宇落成的日子,抑或这一天是庙里菩萨开光的日子,抑或还有更多的其他原因。

暑假期间,我们在龙虎山的无蚊村游览,母亲也曾说到村子东边的那座庙(我的日记是有记载的),说是乾隆爷也曾在庙里呆过,所以,庙里也是没有蚊子的。一到夏天,夜晚,明月高悬,村里的老老少少,全都到庙里避暑,据说,还真的没有蚊子。

母亲慨叹说,现在的人都非常懒,不像“现”,每年到了这个时候,就有主事的人出来张罗招呼,做这做那;我们村里,以前总是方太公忙前忙后。母亲这么一说,我的记忆中又增加了一个尊称为“方太公”的人,我肯定没见过,他长得怎么样,他的性情如何,一概不知;但母亲一定见过的。

世世代代,传承的只有风俗,只有民情,高雅一点说,只有当地的文化,当地的道德风尚,能够把前人的相貌传承下去的,估计没有,哪怕是一幅画像。

 

天色隐隐,细雨蒙蒙,气温有点低,幸亏没有风,所以,也不见得寒意十足。

不知道新校区早上要不要举行升旗仪式,就在微信上发了一条:新校区要不要举行升旗仪式。没有人作答,下楼到教工食堂吃早饭,碰见一位副校级领导,就问他,新校区要不要升旗。他说,要的,已经通知了。

我的心就百分之百的放下,可以慢慢地吃个早餐,不至于狼吞虎咽,把吃早饭匆匆当成一项任务来完成,还可以与其他老师说说话,聊聊天。说实话,尽管孔老圣人说“食不言,寝不语”,但基于我们的习惯,不跟旁边的人说上几句,似乎不是那么回事。

步行到新校区去,沿路看看街上的行人,如何匆匆忙忙,也不知到底忙些什么。连荣开着他的“福特”,停在我的身边,我对着他挥挥手,意思是说,我走一走,你先去吧。连荣说,我还得赶到教工食堂吃早餐。

现在周一,如果早上新校区要举行升旗仪式,对于语文老师来说,至少我们高二备课组的语文老师来说,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有心的老师,在昨天就已经打听好了今天的行情,所以,他们的行为就更加从容不迫,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学生依旧在操场上听着各种通知,所有的教室都空荡荡的。

我们就坐在办公室里静候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大家掏出手机,看视频的,看新闻的,刷微博的。葛先生和连荣似乎在看同一个视频,手机里传来的是苍老师式的浪叫声。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说,两个老公都在故意骗自己的老婆,然后哈哈大笑。新河先生不知为何,居然产生了怀旧心态,播放一些上世纪八十年代邓丽君的歌曲,听着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我则赶紧找点资料,因为打算上苏轼的《方山子传》,里面记载的是苏轼的朋友陈慥的事情。说起陈慥,就必须说到他姓柳名月娥的老婆,必须说到“龙丘居士亦可怜,谈空说有夜不眠;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”的幽默诗,必须说到“河东狮吼”成语的来历,顺便我想说一些“人生要有情趣”的话题。

冷狗走了进来,大家都对他表示恭贺。他的儿子在读高二,据说夫人又即将生二公子。冷狗说,别说了,这一辈子够做牛做马了。我说,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,你想想,到时你死了,两个儿子,一边一个扶着棺材,把你送上山;而我们只剩一个女儿的,估计回都不会回来,只好自己扛着棺材,跑到山上去,放好棺材,自己躺了进去,然后盖上棺材板,手一拉,上面哗啦倒下一大堆的土,就给掩埋了。

大家顿时笑成一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