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6年10月09日 星期日 晴  

2016-10-09 22:15:14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大家都说我骑自行车到新校区去上课,分明呈现出两个显著的特点——

一是反差很大。一个个头硕壮的人,骑着一辆小巧玲珑的粉红色的凤凰牌自行车,远远看去,就只能看见一个人,似走非走,似骑非骑地在路上浪荡着。

二是非常悠闲。这自行车原本就小,轮胎也小,任凭我使用十八般武艺骑着,它也跑不快。像今天,风依旧很大,同样的逆风而行,更是不快。既然人生命运要安排你不快,你就随缘,随遇而安,不要像贝多芬一样,一定要“扼住命运的喉咙”,做生活的强者。弱者也应该有人去做的,深知这一点,我悠然踩着踏板,美丽的两只眼睛左顾右盼,看见长相可人的姑娘,偷偷吹一下口哨,算是麻着贼心轻佻一下——反正姑娘也没有听到,我吹口哨的声音太小,而风又很大;另外,旁人更是看不清,听不见。

其实,之于我个人而言,从外到内,并没有悠闲的感觉。他人这般评价我,这完全是那种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;明月装饰了你的窗户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”的互换概念。

不过,人的硕大与自行车的微小之间的反差倒是有的。但是你说一句,他说一句,“三人成虎”,由不得我不相信,我的确是悠闲的,有着陶渊明式的的“悠然”,就仿佛感觉自己就是陶渊明,去新校区上课的路上,宛如老先生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”,挑着一双尿桶,踏着深秋季节的草尖露水,很惬意地看着茁壮的豆苗——虽然现在这季节,豆苗都快收割了,饱满的豆荚呈现出黄橙橙的色彩。

 

重阳节,年级组有老师就在微信圈里发红包。

我在年级组的微信圈里,算是潜水深度最佳的一位,从来不说话,抢红包倒是想过的,但每每偶尔上去看一看,看见有红包,点击一看,百分之百的都是“抢完了”,不过,心里还是暖洋洋的,毕竟有同仁动辄拿出一两块钱来做成十几份红包,供大家乐呵乐呵。

今天纯属是鬼使神差,居然在大家还没有开门接纳“东西南北财”时,打开手机按错了一个键,就毫无征兆地进入了年级组的微信圈,居然发现有红包,居然好奇心的驱使,让我想再次品尝“抢完了”的无限乐趣。这一回居然没有扑空,居然抢到了0.66元,非常高兴。高兴的当然不完全是钱的数量,而是按照高安人的习俗,“六六顺”,就无限制地开心。

三元老师是数学老师,但是,文学“造旨”不减一般的文科老师;虽然年轻,但尊老的高尚品德依旧不减当年。这不,他尽管还过着年轻人的天真遐想生活,依旧在“国家如今是放宽二胎政策还是放宽二妻政策”方面迟疑着,疑惑着,观望着,设想着,却仍然不忘记给我们这样的老人问候一番,说:大家好!今天是重阳节,不管三七二十一,还是九九八十一,平安才是唯一,年龄存进银行,健康就是利息,重阳当成六一,七十也变十七,祝大家重阳节快乐!天天好心情。

我看了微信,由不得喟叹一声,说,哎呀,想不到今天是重阳节,是我的节日。金丽萍老师说,怎么会是你的节日呢!你在我们心目中,心态是最年轻的,是永远的一枝花。我说,我都没有想到自己是一枝花——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。

也有琼瑶式的女教师,矫情万分,写了一首(或许是转发)类似于诗歌的诗歌,云:今天是重阳节,不要忘了给父母一声问候!父母在,家就在,心就有依靠。父母把我们养大,我们陪着父母变老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,不要给我们自己留下遗憾。老吾老及人之老,幼吾幼及人之幼!祝天下父母幸福安康,长命百岁!

老校区负责退休教师的一切事务,这等节日,是不会忘却的,工会如何操办这样的纪念日,不得而知,总归,在家的退休老师应该在上午的某个时段,聚集一堂,欢庆自己的节日,沐浴学校的温暖。

我从新校区返回老校区,在办公室里做着自己的事情,就有负责工会的领导打电话给我,说,你有空么?有一份重阳节的礼物。我说,你是不是记错了?我还很年轻,这重阳节应该暂时不属于我吧。

到了工会办公室,看见地面上堆着一大堆的红色塑料袋,不用打开就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不少的橘子,还有一支牙膏,一条白色的毛巾;等到仔细看时,居然还有一把“天堂”牌的雨伞。过节日有送“伞”的么?过重阳节有送“天堂”的么?是不是预示着今后你们这班老家伙都“散”了吧?都去“天堂”吧?

我没有说出来,只是心里这般私心一闪念,感觉我是多虑了。

 

不要以为现在的学生不懂事,他们什么都懂。

懂得反抗。我在高二(1)班上课的时候,班上有位男生被班主任叫到外面去谈话,学生的母亲也是应该在旁边,两眼通红,流着眼泪,跟老师一道共同教育。可是,学生并不领情,震天吼的声音响彻云霄,在校园上空缭绕——至于说什么,可听不太清楚。但后面有几句话还是听清楚的,比如,我不会怕你的,要不我们打一架,看看谁厉害!——类似这样的言语。

若问我个人的感受,都没有感受了,真的,一点都没有。教书三十多年,一切都变得麻木起来,毫无违和感。尽管你老师出自爱心,希望小孩子能够纠正自身的不足,但他们不会领情的,他们自诩现在处在强烈的反叛年龄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年轻的老师气盛,依旧孜孜不倦地想改造学生,但对于我这样的没有棱角的鹅卵石般的老师,就只有沉默,沉默,再沉默。

不懂的都提前懂了。让学生依照“林教头风雪山神庙”的格式,为小说选段的五个情节各安一个篇目名。有学生写第二个情节,说“李小二接客林冲的仇人”。我开玩笑说,你写的是什么内容,李小二接客,哈哈。

学生就对我说,老师,你好污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