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13日 星期五 多云  

2017-01-13 21:13:5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幸福来得太突然,其幸福指数似乎比预先知道幸福要来要高得多。

不同的人对幸福的理解肯定是不一样的。“与君离别意,同是宦游人”的人,若能谋得一官半职,或者职务上上一个层面,应该就是幸福的;经商的老板刚刚签订了一笔巨款订单,且收到了预订款,应该是幸福的;已经习惯一个人过年过节的单身狗,突然有另外一只单身狗凑上来,组成“一对狗男女”,应该也是幸福的;学生,当然希望能够早一点放假,譬如像去年的这个时候,没提防期末考试不用考、提前回家过年的消息,真真让学生喜出望外,应该更是幸福的。

老师的幸福感总体不强,因为无论是教书,还是育人,生活总是在固定的跑道上行进,没有突发的惊喜,也没有另类的风景欣赏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你都能够预见接下来是什么样的风景在等着你,就谈不上惊喜。

但不能因此就否定老师没有丝毫幸福感,幸福感还是有的,尽管这种幸福感在别人看来是非常令人同情和怜悯的的。

譬如吧,这期末考试监考,我的固定的思维当中,年级组一贯都是安排我监两场考,体现了年级组对我这样一位老教师的莫大尊重。早上在备课组办公室,找到昨天发下来的考试监考表,居然发现,我只有一场考要监,凭空少了一场——但是监考费用不会因此减少,其欣欣然我自然有喜色。

譬如吧,学校已经决定本月17日下午放寒假,而之前的16日恰好是周一,周一的晚上是语文老师辅导的时间。我们都在考虑刚刚考完试,这一晚上如果让学生在做作业,显然是不仁道的,是残忍的,不如皆大欢喜,与民同乐,用一体机从网上搜寻电影给学生看。不过,这依旧是一厢情愿的事情,年级组在群里说,周一晚上,由全体班主任到班上去,安排寒假有关事务。这又生生地减轻了我们心理上的压力,不能说没有幸福感吧!

都是些些小确幸,你们笑话我也没关系,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

新和老师说,还有一个特大好消息,从今年开始,我们学校这一块的福利将会跟高安中学同步,每年将有三万七。备课组的老师就都睁着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,问“是真的么”。新和老师说,百分之九十的准确率。我说,你这是“道听途说,德之败也”,根本是无稽之谈。新和老师说,怎么就成了无稽之谈呢。我说,我们所有的事情,你难道不清楚吗?不管事先说得怎么的好听,怎么的动听,只要没有落在手上的,全都是谣传。

葛先生说,那怎么才不算是谣传呢。我说,至少要出自领导的嘴巴里。如果是真的,要么这次寒假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,领导会当众高调宣传;要么会在年后的校长会议上、行政扩大会议上,以及全校教职员工开学典礼大会上公布。葛先生说,领导就希望这样的消息能博得大家长久雷鸣般的掌声。我说,对,然后领导就感觉飘在云里雾里,幸福极了。

邓园平先生说,如果真的能够加钱的话,我们的收入会多一些。我说,再怎么的增加,老师的收入最终还是很可怜的;不过,我希望能够增加一点校龄工资,也不要很多,一年就算10块钱,我工作33年,330元。葛先生说,我以为还是工龄工资好一些。新和老师就笑了,说,他有点不情愿,因为他在乡下中学呆过。我说,他在乡下得到了乡下的好处,我们就没有得到。葛先生说,也是,我在乡下就得到了两次市先进。

我说,这个还算是一般般的福利,更多的是可以从学生中挑选做自己老婆的福利。葛先生说,我没有。我说,你没有是因为你不行,你们兰坊出来的老师,找学生做老婆的多了去,像某某某,某某某,某某某。葛先生说,你说的人当中,有的是杉林中学的。我说,我不管,反正都是你们那一片的——雾霾只会笼罩一个地方么。

邓园平先生问,过去不是说在农村里的不好找,在城里的好找么。我说,胡说八道,在农村里的好找,在城里的不好找。邓先生问,为什么呢。我说,农村里的都是吃农业粮的,而老师再怎么的工资不高,每个月至少还是有几十块现钱,能嫁给一个拿工资的老师,是很多农村女孩的愿望,有的两姐妹为了一个老师还打架呢!而城里,人家在工厂的女工,拿的工资比老师多多了,谁看得上老师。新和老师说,当时我们才几十块钱,人家都上百块,能找你么。

我说,我记得当时宜齿、江电是两个最吃香的单位,那里的女孩子对老师都不屑一顾,别说找对象,人家在街上看见老师,都非常鄙夷。葛先生说,不过,话又说回来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企业倒闭后,也有一落千丈的。我说,有这样的情况,当初显得很骄傲的人,然后也有在街上卖老鼠药的。

金老师就笑了,说,哪里有卖老鼠药的。我说,就这样一个比喻而已。

葛先生说,我有一个同学,是高安师范毕业,当时分工分在铜鼓一个子弟学校,但他不想教书,左钻右钻调进了供销社,非常吃香;后来企业已倒闭,我看见他在高邮(大城古楼一个地方)的街上,摆坛坛罐罐,专卖萝卜干。邓先生问,他在铜鼓,怎么就到了高邮呢。葛先生说,他的老家就在高邮。

我说,就与社会发展同步而言,老师的经济地位可能个体会发生一些变化,但总体还是落后于整个社会发展的,所以,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;如果一些国企不倒闭,那些女工同样瞧不起老师。

 

葛先生说,昨天下午的期末考务会议,我估计是二中有所以来时间最短的会议,从开始到结束,没有超过20分钟,大家都非常惊讶。我说,你知道为什么吗。葛先生说,不知道。我说,是因为领导没有参加。葛先生点头说,是这么一回事,那领导到哪里去了呢。我说,领导跟我们在一起,练习唱歌跳舞。

金丽萍老师说,你们真的在练习晚会的节目?还真的有跳舞?原本我打算不去的,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的得去看看。我说,我骗你干什么!我昨天都跳了一下午,累得够呛;都怪有些领导,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当上副校级领导的,动作协调感实差。我们一般齐步走,都会手脚交叉进行,他们居然会左手左脚一起出动——这样的动作,我根本走不了,他们居然很流畅。

这下午就又开始进行排练,问题依旧是老问题,我都练得有点麻木。练到最后,袁艳玲老师说,我们到二楼的台子上去,站站台。

体育馆二楼,初中部的老师正在排练,他们排练一会儿,就让给我们排练两回,感觉大致差不多,袁艳玲老师就说,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录音。因为很多领导感觉到,一边唱一边走动作会顾此失彼,不如先录好音,届时来个假唱,光动动嘴巴就行,大家一心做好动作就行。领导说,大家看看什么时候。有人说,要不星期天晚上吧。我说,我不行,我星期天晚上要改卷。袁艳玲老师说,你一个人不去也行。领导说,这怎么行,他的声音一定要出现,这么难听的声音不出现,老师们一听就知道我们在假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