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14日 星期六 小雨  

2017-01-14 19:35:2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说好是多云的天气,偏偏是阴天;说好了没有雨的天气,却又淅淅沥沥下点小雨。气温还有点偏低,幸好临近放假的日子,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放松,无限的惬意——想不从内心呈现出高兴的样子来都不好意思,所以,天气尽管有点不如意,但不碍事。

金国先生一早就给家长打电话,说,你家的小孩到现在都没有来学校,这是怎么回事。我们大家虽听不清家长的回答,但从金国的应答声中大抵能知道家长说些什么。金国说,你家里有事情也应该跟我打个电话,好让我知道……没有我的手机号码,我开学的时候就告诉了学生,要学生告诉各自的家长。

等到金国先生打完电话,我笑着对金国说,我感觉你有点自作多情,人家学生来不来学校,家长跟你说与不说,管你什么事情。葛先生说,我也有同感。我说,说不定人家家长还在心里讲,你“太平洋的警察”,倒是管得宽,我小孩子去不去学校关你屁事。金国说,现在的家长难伺候,你不打电话还真不行,不及时打电话也不行。前段时间,难办(兰老师的外号)班上有个学生没有来学校,难办到课间操的时候打电话给家长,家长就责怪班主任为什么不早点跟他联系,现在害得他也不知道小孩子的去向——这学生离家出走了。

我就喟叹一声:这就是做老师的“逼剧”啊(我们有的老师用高安的音说普通话,把“悲剧”说成“逼bi”)。大家也就紧跟着说,是“逼剧”啊,“逼剧”。

 

行政村的书记也就是邻居,打电话给我,问我老家装不装自来水,还说,我们这一边就剩下你们这一家没有安装。我说,既然如此,大家装我家也装。书记说,初装费要两千三百多。我说,不管多少钱,该装还是装吧。书记说,那我先给你垫垫钱。我说,好,我明天回来还给你。

这是昨天的事情,这里刚刚放下手机,母亲立马就打电话过来了,说,听都嘴(书记的小名)说,你说我们家要装自来水。我说,他说我们这一边就剩下我们家没有装,装就装吧。母亲说,你打算回来住么。我说,回来住应该是十年以后,好歹也应该等我退休之后才回来吧。母亲说,要装你装,你出钱,反正我不会用自来水的,装了也就空在这里。

上午驱车回家,母亲已经帮我们摘了很多蔬菜,我问装自来水怎么回事。母亲说,你听书记瞎说,好多人都没有装,他就骗你好完成任务。太太说,我认为也不要装,反正要用水到压水机里压就是。母亲说,吃了饭总得做点事情,连压水的事情都不做,这人要懒到什么地步。太太说,我们自己家里原本就装了抽水机,可以把水抽到楼顶上去,我相信老人家都舍不得用,因为抽水也是要用电的。

母亲说,就算你装了,我也不会用,就搁在这里搁空;再说,这两千三百多的初装费,还只是装到门口,里面的还得自己再掏钱,这样算起来要三千多,三千多能做多少事,安这个自来水一点作用都没有。

我原打算说自来水应该会干净一些、吃起来放心之类的话,但我相信我一旦说出来,母亲一定会说,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二十多年,身体好好的,没听说喝水喝出问题来的——所以,也就没有开口。母亲倒是说,天晓得这人会变得怎么样!近堂公公(村里一位与她年龄相仿的长辈),突然就变成那样,要钱治病么?

因为学校食堂中午员工举行聚餐——这是学校内部形成的惯例,太太自然不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,所以,我们在家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吃罢中饭才回来,而是放下东西,说上几句话,带上一大摞子的蔬菜,就返回高安。

想不到锦惠南路向北方向非常拥堵,长长的车流一步一步往前挪。我相信这是因为骨伤医院的那个转弯口,有从北往东转的,也有从南往南转的,这样一来,势必造成拥堵。我明明看见学校大门就在旁边,可是有栅栏我不能逾越,只好顺着车流往前行,同样到了骨伤医院那个出口处掉头南转。

我问,怎么今天食堂突然有聚餐呢。她说,年年都这样。我说,都会安排一些什么菜。太太说,我听说,每个人有一碗扣肉,还有几块红烧猪脚。我说,难不成你们这聚餐的扣肉每个人都按块数点,猪脚也是这样。太太说,肯定是,不然大家都来抢,那还不打架。我问,那喝不喝酒呢。太太说,酒倒是不喝的。

尽管我在后勤工作了很多年,现在都不知道从前有这样的行情,抑或知道但是记忆不深刻。现在我“胡汉三又回来了”,下属都没有跟我说这样事情的,或许这样的风俗是他们员工自然生成,不太想让我们参与,我们参与反倒让他们心生拘束,所以,不知道为上,不参与为上上。我也就乐得“难得糊涂”。不过,太太说,说不定你也有一份扣肉呢!我说,如果有,你要带回来,我要尝尝这扣肉是什么味道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岳母大人做的扣肉是非常有味道的。像我这样身体有点肥肥的人,原本对肥肉之类的不太感兴趣,偶尔碰上婚宴之类的节目,如果有这扣肉,也不过吃一块而已,美其名“尝尝味道”;但在岳母大人家里,碰上她老人家做的扣肉,没有那么两三块似乎不能解馋。若是太太讥笑我,说,你不怕胖么。我就说,又不是天天这样吃扣肉,一年到头加起来不会超过十块扣肉。

中午时分,太太把两份扣肉拿回家,我却一眼都没有看,委实提不起看,或者吃的欲望。

 

岳母大人还是在3点余钟就打电话给太太,说,过来玩麻将,我在家里没事干。小舅子更是,昨天就跟他姐姐说,今天想吃红烧肉,你买肉过来烧红烧肉给我吃。太太这一大早就让人买了两斤五花肉;从上湖带回学校的蔬菜,大部分必须带到岳母大人家里,晚上吃饭的人多,菜自然要多些。

麻将我是不能上桌玩的,我一直说是岳父大人坚决不允许我玩,不然的话,何至于每一次我玩麻将,输多赢几乎没有。尽管太太在桌子上千呼万唤,我就是不上桌,还不如我上网看看电影。

太太的姨娘和姨夫前来,说小舅子新近背上割了一个小瘤子,带点东西来探望一下。他们生了两个女儿,听说今年过年都不回来,就剩下他们两老在家里过年——这样就显得岳母大人家里人气旺盛,热闹。太太就说,不如除夕那一天你们到我妈妈这里来,这样显得热闹。大家都这么说,吃东西其次,主要是热闹。姨娘说,到时候看看。

我想到之前的人,即使家里非常穷,也要多子多孙。子孙长大之后,不一定个个孝顺,甚至还有忤逆,但至少逢年过年相聚一起,还是非常热闹的。

我和太太老了之后的凄凉——我真的不敢想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