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21日 星期六 晴  

2017-01-21 22:33:09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听说我独自一人驱车到南京,同仁们都非常惊讶,说,你一个人开七八个小时的车,跑那么远的路,不感觉累么。我说,我真的不感觉很累。他们就认为我有点吹牛皮,说,别说六七百公里,我们就是开它一个两百公里都会感觉非常疲劳。

其实,我真的不感觉很累,至少在当时没有累的感觉,因为我非常喜欢一家人坐在车里,然后聊聊天,张家长李家短的,再就是吃吃东西;即便是有点疲劳,就选择一个服务区休息一下,洗个脸,伸伸懒腰。似乎,还有一点我最喜欢的,就是放假了,所有的时间都属于我,没有领导,没有开会,没有学生,自然没有作业,没有段考,没有周周练,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,心理没有任何压力——这也是我感觉很轻松的缘由。

 

每次到南京来,后备箱是永远不够用的。说着没有很多东西拿过来,但今天买一点,明天买一点,久而久之,单单看看架空层,夸张一点说,似乎有半架空层的东西放在地上、床上,等待着我们届时装入后备箱,然后兴高采烈地运到南京来。

昨天下午,我们就将大部分的东西装入了后备箱,也不说有多少,反正我的车子后胎是从来没有些许瘪一点点的。装入东西后,两个后胎就明显地瘪了不少,我都有点担心,再加上我们一家四个人,这车子能否承受得起。

到南京来也不是一次两次,每次来,总总或多或少有点期盼。这期盼的结果,直接导致这人有点睡不着。不管是晚上入眠多么很晚,看电视不到晚上十一二点,人是没有些许瞌睡的;而第二天的凌晨,户外的灯光,从窗帘缝隙里透射进来,人醒了,就会误以为是晨曦。其实,看看墙壁上的石英钟,像今天,不过3点15。

太太兴奋得难以入睡,就干脆坐起来看电视。这段时间,看什么《漂亮的李慧珍》,看什么《守护丽人》,都孜孜以求,乐此不疲。我似睡非睡,到真正的醒来,方才知道我其实是睡着的,因为我做梦了,梦见跟一班的同仁,讨论语文试卷上的问题。

到上湖家里已经是7点余了,母亲也准备了一些东西,杀好了的鸡鸭,更可怕的是,她老人家居然在菜园地里采摘了三蛇皮袋的蔬菜,什么白菜,包菜,生菜,大蒜,菜头,还有辣椒。其实,这些蔬菜若是能全部带到南京,是非常好的一件事。南京的蔬菜看相也不错,但是真正炒起来、吃起来,就没有自家菜园地里长出来的蔬菜那么清新,那么清甜——只可惜,塞到哪里都塞不下,只好忍痛割爱,只留下些许。

晚上在南京家里吃饭,我对母亲说,现在来说,如果那三蛇皮袋子的蔬菜全都能拿来,就可以好好吃一段时间。母亲说,谁教你弄那么多的东西,不然也就可以放下的。其实,我何尝不希望能少带点东西,多带点蔬菜。可是谁能料想到买的东西居然那么多。

 

我开车来南京,至少有六七次了,每一次从高安到南京,加上至多两个服务区的休息时间,一般大抵八个小时就能准时到达目的地;今天却不尽然,居然用了10个小时,这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事情。

所谓“挑日不如撞日”,说的是人们办喜事的时候,只要人高兴,哪一天都是好日子。我们今天到南京来,是看了天气预报的。前段时间冬雨凄凄,气温也偏低,不适合长途跋涉。从昨天开始,天气逐渐转好,今天居然是一个大晴天,又没有雾霾,适宜出行。

“一人之心,千万人之心也”,杜牧的话说得有道理。我感觉今天的天气很好,很适合出行,其他的人也有这样的感觉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们到南京来,还是推迟了一天的,一路顺利,畅通无阻;今年提前一天,想象着天气晴好,高速公路上的车辆也不会很多,毕竟返乡过年的人,应该还要推晚几天。

然而,我错了,我的想象纯粹是主观的,是依照去年的现象得出的自我陶醉结论,非常不适宜而今的发展情况。你们想象不到,今天,这高速公路居然这般的堵,而且不止一处的堵,而是很多地方都堵,都堵得人心拔凉拔凉的。

车快至德安,还是在江西境内,遇见第一次拥堵。我都想象不到,大家各行其道,怎么就会堵车呢。所有的车辆蜗行,一厘米一毫米往前挪。待到挪至不堵的地方,一看,才发现是两辆车子追尾。昌九高速原本一边就只有两车道,而且比一般的高速要窄——现在因为追尾占据了一车道,剩下一车道只能供很多车辆合二甚至合三成一条线而通过。

车到九江二桥前的收费处,更是堵。原则上是不应该叫堵的,因为车辆多,而收费岗亭人手较少,所以,需要缓慢通行。夥,场面蔚为壮观,太太说,之前我单从电视里看到过这样的场面,想不到今天自己遇见了。

过了九江长江二桥,进入湖北境界。在到黄梅县这一段高速公路上,有两次堵车。一次似乎是因为测量人员在干活,还有一次应该是两辆货车,一辆想超过另一辆,需要一些时间超过,连累了后面的车,只好缓慢地跟随着。

在安徽境内,不知道有几处堵车。一次是四辆小车连环追尾,站在车边的都是一些年轻小伙,愣头青,开车只顾速度,没有忌讳;一次是一辆大货车侧翻,车上装载的纸箱子装着的灯笼辣椒倾倒一地,几位看上去好像是当事人的人,在缓缓的收拾;一次是进入合肥,道路突然变成一车道,好似铺天盖地的洪水,被两边厚实的堤岸阻挡,很艰难地合成一股。

过了合肥,情形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我们这边没有任何问题;倒是另一边的高速那简直可谓超级堵。连绵十几公里,车辆一动不能动。我看见堵的前头,高速公路旁边的隔离带都被撞歪了,肇事车辆没有注意看。而且这一段开始的堵,牵连了后面的堵——对面似乎一直是堵,好像一直堵到快到南京。

我说,我们还算是幸运的,虽然遇到堵的次数比较多,但每次都还能慢慢地疏通;瞧瞧对面的车道,这堵得可够呛。太太说,像这样的下去,我相信有些人应该是在车里过夜的。直到傍晚6点余,方才到达目的地,足足十个小时,前所未有创奇迹。

 

我在下面车库里忙着收拾东西,父母和太太他们先上楼。

我最后也提了一大堆的东西上去,女儿抱着外孙女在家里走来走去。太太说女儿抱着伊伊很累。我说,你们都可以抱一抱。太太说,这小家伙认生,谁也不要。我说,是吗,我试试。然后我抱着外孙女。这小家伙居然要我抱,因为我会跟她扮鬼脸,乌拉乌拉说着我自己都听不懂可能外孙女听得懂的话。

全家人都非常惊奇。女儿说,在家里,我们想抱都不要,就要她奶奶抱。太太说,伊伊,你这样做让我很吃你外公的醋啊。我说,这小家伙有理想有追求,喜欢文化知识。太太问,你怎么知道的。我说,她知道她外公是一个文化人,有深厚的文学修养,所以,一见如故,抱着她就非常高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