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25日 星期三 晴  

2017-01-25 22:07:39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相信,在我小时候,父母对待我,以及其他父母对待自己的子女,想尽心而不能,生产队的农活太多,大家都忙着挣工分,小孩子就完全属于散养式的。大一点的带小一点的,玩是可以自由自在地玩,但倘若说到有东西可吃,那全靠小孩子自己去找寻,就像一群小鸡到各处扒寻着食物一样。

现在想来,幸亏那个时候,山是青的,水是绿的,土地是干净的。生产出来的农作物,比如蚕豆,红薯,红萝卜,白萝卜等,玩耍的时候,或者上学路上,感觉肚子实在太饿,就顺路摘一些,或者拔几个。蚕豆还算好的,剥开来就可以吃;至于红薯,红萝卜,白萝卜,拔出来的时候是容易带着泥的,不过没关系,简单邋遢一点的,往自己身上的衣服上擦一擦;稍微讲究一点的,就到水渠里用水洗一洗,然后大快朵颐。

这些东西远没有米饭当饱,只不过是暂且的权衡之计,姑且充饥而已。可是,要是说到吃白米饭,吃一大碗纯粹的白米饭,若在平时,那是一种奢望——农村出来的孩子都知道。平日里,没有一餐的米饭之中没有掺杂其他东西的,诸如萝卜,诸如包菜、白菜,诸如红薯——直到现在,我喜欢吃菜煮饭,应该是那个时代给予的我深刻的印记与习惯。

我记忆中,平日里想吃一碗大米饭,必须要到姑姑家去。他们村里的田地多,收成好,所以,家家户户吃饭是不成问题的。这样的优待我印象深刻,姑姑和姑父在世的时候,我每每到他们那里去看望他们,镌刻在心上的记忆,会像放电影一样循环放映。只可惜姑姑和姑父去世比较早,我不能将小时候所得到的一种幸福,通过我个人的方法,让他们体会一下应该得到的回馈。

我们村里除了几户有大人在城里工作的家庭外,他们吃穿不成问题,绝大多数家庭都是如此。小孩子想吃纯粹的大米饭,必须等到逢年过节,方可吃到一碗,也仅仅就是一碗,多了没了。虽然如此,但是我们这代人说,小时候虽然很苦,不过感觉生活非常有盼头,到了年节日,幸福感油然而生;而现在,不仅仅是我们,就连所有的小孩子,似乎对年节没有过多的期盼感,尤其是孩子们,平常的生活就是过年过节,什么穿新衣服,什么吃好东西,完全不用等待某一个时日的到来。

这样没有憧憬感,没有期盼的生活,不知该让我们欢喜呢,还是该让我们忧郁?

到了我们长大成人,有了自己的小孩,在吃穿方面不能说可以大手大脚(仅限于当老师的而言),不会像我们的父辈一样,有心无力,小孩子的用度还是可以维持的;又处在“计划生育好,将来国家来养老”的时代,很有精力去照顾小孩子。

那个时代,可以说是圈养,针对今日而言,也只是对小孩子的吃穿有个大致的做法,你家是这样的,我家也是这样的,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培养方法。比起我们小时候,父母尽量不让我们饿着、冷着就行;我们当父母的时候,就思量着让小孩吃好,穿好,之后自然是读书也要过得去——这是小孩子长大之后的后话。

到了我们都升级为外公外婆、爷爷奶奶的时代,养育小孩子似乎更精细一些,用时髦的话来说,要依照科学育人的方法。网络上,一个姓崔的育婴专家大谈特谈婴儿健康讲座,似乎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年轻的父母追捧,以至于小孩子有什么样的状况发生,更多的年轻父母不选择问问医生,而是打开手机,上个网,问问崔大夫,该怎么办——而且美其名曰“科学”。

我就联想起过去的某一年,有个张大夫鼓励大家要生吃茄子,因为茄子吸油,所以,要想自己瘦下来,你就生吃茄子。我也是炒过茄子的,当很多油倒入锅中烧得冒烟的时候,将切好的茄子片,或者茄子块倒入锅中,任凭你锅里有多少油,茄子片,或者茄子块立马将油洗个干净——真是有这么一种现象。生活中的现象,加上神医的鼓吹,很快就成了一种时尚,大家争先恐后去买茄子生吃。再到后来,就发现上了大当,原来不是这么回事——炒菜的油跟大家身体内的脂肪完全是两个概念,风马牛不相及的玩意儿。

现在疯狂流行的崔大夫育子经,过一段时间之后,会不会沦落到张大夫的下场,谁也不好下定论。但我总以为,世间没有万事可遵循的一种规律,所谓千人千面,各人各法,强调的是个性差异。共性可以相同,但个性差异我相信还是占最主要的方面。

 

女儿上班之后,小外孙女就交给我们代管。

我们行使的不是管辖权,而是代理管辖权。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,都全由女儿通过微信给她母亲发号施令。只要到了特定的时间,女儿的短信就来了,说,到了吃辅食的时间。我们要么煮完全没有油盐的婴儿面,要么就喂一些婴儿饼干——量也是必须控制的,不能多吃,亦不能少吃。之后,又到了什么特定的时间,女儿说,到了吃水果的时间。我们就掰一个香蕉,或者切半边红色果肉的火龙果。

吃罢之后,尽管我们还有不少的家务事要做——太太要准备中饭,我要照看小外孙女,但是女儿说,到了出去逛一逛、晒晒太阳的时间,我和太太都要停下手中的活。今天上午,差不多快十一点了,我们就商议,就到小区里面,找一个有太阳照耀的地方走一走。太太也感觉这个主意可以,不需动用婴儿车,单单在我的腰间帮上一个供小孩子坐的腰凳就可以了。

这两天,我的腰一直紧梆梆的,现在有这么一个腰凳牢牢地紧绑在我的腰间,你们还别说,感觉到怪怪的腰间顿时有了强大的支撑力——就像在国外工作的中国人,碰上做工的国家动乱而一时想不出回家的办法,从而心急如焚的时候,突然看见一面鲜红的国旗一样,心中顿时有了强大的支撑力。

我们小区的东边,是一条稍微弯曲的小道,阳光正好照亮了一片,比较温暖,可以供我们来回走动。我让小外孙女坐在腰凳上,感觉我的腰因为压力反倒倍感舒服,对太太说,你准备好手机,一旦伊伊显得非常高兴的时候,你就拍视频,然后传给女儿看看,说明我们正准确无误地按照她的要求,尽心尽力做好照看小外孙女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。太太说,这不是造假么。我说,这怎么能说是造假呢?我们不是下楼了么?我们不是带着小家伙在晒太阳么?只不过估计时间没有那么长,地点也不全在“印象汇”南大门处。

 

晚上全家去“印象汇”逛商场。

小外孙女不知道为什么,对扶梯特别感兴趣。我们从一楼下到负一楼去,因为女儿说想吃凉皮。这一乘坐扶梯,我抱着她,她就显示非常高兴的样子,等到下到负一楼,她扭着头对着扶梯叫喊个不停,我知道她表达的意思,就又从负一楼的扶梯坐到一楼去,又从一楼坐到负一楼。如此循环往复,都开始有人注意我们的“无聊”举动,但小外孙女乐此不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