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28日 星期六 多云  

2017-01-28 20:24:5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年味愈来愈淡,晚会也愈来愈不耐看。

母亲没有什么文化,像千千万万个农村的妇女一样,对晚会的看法就是“好看或不好看”,直观评论,没有任何文学概论的根据。父亲是不太喜欢“这唱歌跳舞”的,所以,昨天晚上早早睡下了。母亲跟着我们看了一会儿的晚会,坐在椅子上也打瞌睡,感觉没什么意思,就睡下了。我对太太说,如果让老人家看看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,估计就是通宵都是可以的。

有些事情是非常矛盾的,做与不做,都不能算对与错的,这就要看分析问题的角度。

父母亲年龄大了,我也不想他们在这般老的年龄,好不容易遇上新年,原本应该好好轻松轻松,可是,如果在老家,往来迎送的客人,礼节是不应该废弃的,所以,如果在家里,非但不能轻松,反而比平常更加劳累——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。

这也是我到南京来非得带着两位老人一同前来不可的缘由。

可是,就老人的生活圈子而言,在南京,无异于“金笼里的鸟雀”。除了家里,最多也就是在小区附近走一走,却又不认识什么人。父亲稍微有点文化,装模作样的能说上几句高安普通话,所以,跟人家聊天,尽管结结巴巴,但还能聊上几句;母亲就不行,昨天回来告诉我们说,在小区里跟人聊天,那人对母亲说,你说什么我们一点都听不懂,这位老人家(指我父亲)还能听得懂一些。

如果论及场面热闹(文雅之人说的应该是“生活质量”),逢人都可说话,没事走东家串西家,就永远比不上上湖。在村里,就是不出去串门,搬个凳子坐在门口,再搬个凳子,上面放一些瓜子、糖片之类的食物,再摆一盒香烟,就陆续有人过来坐着,聊天,抽烟,场面就越来越大,都必须开始把热水瓶拿过来,把茶杯准备好。

这样的生活是有的,但正月初一至初四初五,大人们是很难像我笔下这样描述的,因为有流水般的客人前来。一个也是客,两个也是客,是客就必须招待——待客之礼不可废弃。刚开始坐在门口的乡亲,一看你家有客人来,便陆续起身告辞。于是,原本闲暇的生活,刹那间就变得有点劳累,厨房里又必须开始飘起炊烟,灶膛里的柴火又必须噼里啪啦燃烧着。

往年在家里,我是不帮忙的,不是因为我懒惰成性,而是因为我有拜年的任务——在我们乡下,拜年走亲戚都是男人们的事情;不过现在小女孩子也可以跟着去凑热闹。提着礼物,走一家亲戚;回来,又拿上礼物,走另一家亲戚——争取在一上午之内,把附近的亲戚走一个遍,然后再回来吃中饭。吃罢中饭,如果还有亲戚没有走,则下午需要继续努力,有时因为过程中有耽搁,比如路上碰见熟人,要站着聊上一阵;或者在亲戚家,碰上另一帮亲戚,不喝点酒恐怕说不过去,人家会说你“是不是因为是城里人,就瞧不起乡下人”,因而需要“锦衣夜行”,幸亏大部分都是附近的,即使打着灯笼拜年也没有什么。

最舒心的生活,不是在家里,而是在堂叔家。走到堂叔家门口,说声拜年,就往家门口的桌子边一坐,堂婶就会端出瓜子、糖片、花生之类的食品摆在桌子上,然后沏上一杯茶。聊天是最好的消遣方式,聊天过程中,陆陆续续,其他堂叔,或者玩得好的发小,或者同一宗族的人,也渐渐坐下来,人就越来越多——说实话,我是非常受用这样的生活,这样的场景的。

有时跟太太聊起乡俗,太太说,其实乡下过年是非常好玩的,热热闹闹,逢人都可以说话;就是一点不好,天天要接客,谁愿意一天到晚呆在厨房里炒菜弄饭,满身都是草木灰,还有油渍——如果能够像我们萍乡那样,到家门口说一声拜年,拿上一个糖果,或者一根烟就离开,这样的过年就有时间打麻将。

我说,风俗哪能说改就改的;再说,亲戚之间,有的其实就是一年走一次,过年都不到家里吃点东西,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,这哪里还像亲戚。

 

到南京已经整8天,我们的生活圈子只局限在家里,小区,以及小区前后的商场。虽然很想到南京城里的景点去游玩,可是,没有空闲。

小外孙女天天在这里,前段时间女儿他们要上班,现在他们要休息,而照顾小外孙女一个人是忙比不过来的,太太只能负责小外孙女的饮食起居,而抱着她到处走走,聊天,哄她高兴,这样宏伟的脑力劳动非我莫属——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总之来的第一天小外孙女就看准了我,只希望我抱着,其他人一概不要。

大年初一,从楼上俯瞰,似乎目光所及,都少有行人——南京城是不是这两天显得很空荡,单从我们的活动范围是看不出来的,非要到热闹的景点去才能知道。如果像去年,就异常的热闹,很多景点人满为患,毕竟,南京也是一个适合旅游的好地方。

女儿说,我们今天去看电影。她说的“我们”,不是包括我和太太,更不可能包括爷爷奶奶,她只是指代“她和女婿”。想着他们一年到头,上班非常不容易,新年有点休闲时间,想过点自己喜欢的生活,我也感觉合情合理,反正我也喜欢跟小外孙女玩成一片。

现在,我们的餐桌上,摆满了昨天晚上从张家大院打包回来的佳肴——现在大城市都流行节约,反而像高安那样的小地方,穷大方的事情还是蛮多的。原本是全都让亲家带回他们家里去的,不知为何,却全都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。望着这成堆的快餐盒,都不知道该怎么消化这些佳肴。

 

下午抽个空,和太太带着两位老人,坐公交,乘地铁,就到了玄武湖。

玄武湖作为城中湖,似乎比杭州的西湖要小,而且,也缺少西湖的柔美妩媚。虽说里面也有什么郭璞、米芾之类历史人物的传说,但总归没有西湖断桥上白娘子的传说来得更加大众化,更加让人喜闻乐见。

到玄武湖,得先进玄武门。玄武门三个大小一样的拱形门,中间的一扇紧闭着,两边悬挂对联一副,云:紫峰挥毫蘸万顷湖光大书福字迎新岁;丹凤朝阳焕一城淑气催绽梅花庆煦春。人们进出玄武湖,或靠左或靠右;朱门上的铜钉,每扇七七四十九个,比起故宫的每扇九九八十一个,要差那么一些——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讲究。

玄武湖没有什么好游玩的,从大门进去,径直往里走,路的两边全都挂上了红红的灯笼。今天到了下午,云散日出,游人并不算很少,但也不能说“游人如织”,总之,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,有的是地方,没有拥挤不堪的状况。

里面也有些许小吃,似乎都没有什么特色,麦当劳自然不算,长沙臭豆腐也不算,烤猪蹄据说有阿拉伯的风味,就连麦芽糖,也不一定是南京本地生产的,比起我们高安的米糖,甜味减弱;鸭血粉丝倒是有,但我从网上得知,正宗的鸭血粉丝很少——总归玄武湖里面的一些小吃,应该没有鲜明的地方特色。

拍了一些简单的照片,有空让大家看一看,不要看我潇洒的外表,主要看气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