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29日 星期日 阴  

2017-01-29 20:48:3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面对满桌的从酒店打包回来的菜肴,都过了两天,母亲依旧的耿耿于怀。

她非常不满意大年三十包餐的做法,不管人多人少,不管很不合口味,什么都固定好了的,没有个人选择的余地——既贵又不合她的心意。南京饭菜的口味,自然是以南京人为主,淡中带甜,一般不会过分照顾外地人,譬如没有辣椒菜,这多少让我们江西人吃饭的时候,没有下饭的菜,伸出筷子不知道该往哪个盘里夹菜。

母亲评价酒席的标准,自然是以她生活的农村为唯一的标准。她说,一千三百块钱,吃到什么,连一片肉都没有。她所说的“肉”,自然是指猪肉。我开始听岔了,说,满桌子的都是肉,什么鸡肉,鸭肉,甲鱼,海鱼,鳝鱼。母亲说,你吃到一片猪肉么。我一想,也是,的确没有吃到一片猪肉。

母亲说,要是在我们上湖,一千三百块钱可是吃两三桌扎扎实实(上湖话,非常丰盛之意)的酒席;什么扣肉,红烧肉,红烧猪脚,什么都有,到最后吃饭的时候,一定还有一个大蒜炒肉。母亲喜欢吃大块的扣肉,红烧肉,以及红烧猪脚,吃的量不多,也就是那么一两块,多吃不敢,老人家有高血压。但她认为酒席就应该有这些东西,如果没有,要么这饭店不怎么样,要么宴请的主人不上心。

父亲倒是无所谓的,他对酒席的排场没有什么深刻的研究,反正他的牙齿不行,什么味道对于他来说,不说渐行渐远,但也不在他考虑之中;他所考虑的,只是菜煮没有煮烂,放进口里能够稍作咀嚼就能吞下去,这样就好了。

在家里的时候,父亲是喜欢喝一口的,中午是必须的,至于晚上喝不喝我就不得而知。每逢周六我中午回家陪他们吃中饭,他就拿出酒来,问我喝不喝酒。我一般都是开车回去的,虽然没人监督,交警叔叔也很少在城南车站这一边检测,但我自觉性算是好的,是著名的“中国好司机”,坚决的不喝。父亲也不勉强,会自斟一杯,坐下来慢慢喝。

他喜欢喝白酒,倒是我们农村自家酿造的水酒他不太喜欢。每逢年末,家里都要酿造一些水酒,但都不是为了他自己喝,而是为了接客之用。我这里要拿走一些,连同姐姐给我的,每年都有三四十斤。像今年,就有四十斤水酒,我都掺入谷烧,搁置在两个专用的玻璃缸中,再次酿造,一两年之后,就成了寿酒了。

父亲到了南京,都八九天了,算下来不过喝过两三回,喝的都是高浓度的“二锅头”——这对他来说,是非常过瘾的事情。其他的时间,我让他喝一小杯,他都坚决不喝。为什么呢?母亲说,人不舒服。

其实,并不是说身体不舒服,而是感觉没有兴趣。父亲不像母亲,起床之后,吃罢早饭就可以坐在客厅里,一个喜欢看的电视连续剧,可以从白天看到晚上——父亲不行。别看父亲年龄很大,都快80岁的人了,按理这样年纪的人,都是少瞌睡的,但是,在父亲身上,这样的规律就成了摆设。他的瞌睡非常多,简直可以说一天二十四小时,他可以睡上二十个小时——我都感到非常奇怪。

早上起床一般在八九点,吃罢早饭,他和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——其实,准确地说,母亲坐在椅子上,父亲是躺在沙发上。这样仰卧的坐沙发姿势,应该对催眠颇有成效,如果母亲不陪他聊上几句,不出半个小时,父亲就会鼾声大起。这个时候,母亲就会推醒他,说,人家都说老人家瞌睡少,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这么多瞌睡。父亲说,我并没有睡。母亲说,你还死的争成活的,呼噜都那么大,还说没睡。

父亲就勉强坐起来,两眼看着电视,但坐不了多久,不一会,又仰卧在沙发上,又微闭着双眼,又开始打鼾。母亲说,你这样一天到晚怎么总是睡不够的,肯定会像小孩子一样“吃积”的,不如下楼去走一走。

刚开始来的几天,父亲是不肯下楼的,哪怕在家里转转,走上几步都不可能,任凭母亲怎么劝他,他像“泰山顶上一棵松”,屹立不动。然而,这两天的早上,吃罢早饭,居然会主动下楼去走一走,顺便将前一天的垃圾带下楼。

我疑心他是在向母亲炫耀,炫耀他可以自由上下,因为他读过书,懂得一些简单的事情,譬如坐扶梯就不用我们搀扶着,比如上下电梯他知道按哪个键。母亲这一点就差,有一回想下楼去走走,一按按钮,按到了负一楼,等到她老人家出电梯一看,眼前是完全不同平时跟我们下楼的情景,一下子慌了神,这电梯走到哪里来了——这是事后老人家自己说的。

 

南京的天气,在今天似乎变了一些。

起了风,气温也低了些许。网上有疯传南京可能会在今天下雪,但从一天的天气情况来看,别说下雪,就是天气预报中,信誓旦旦的说有小雨都不曾掉落一滴。

早上起来,看见阳台的玻璃上,面向室外的那一边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气,这应该是室内室外的温差造成了。小外孙女在家里呆腻了,虽然还不会说话,但抱着她,她会用肢体语言告诉你她想出去走一走。

女儿是不肯在这样稍微冷一点的天气让小孩子出去的,但我说,我只在门口走一走。其实,我说的话是当真的,我并没有走出单元大门,我抱着小外孙女,从24楼的楼梯往下走,一直走到17楼,然后又从17楼爬到24楼,既让小外孙女感觉不是在家里,的确是在外面,又让自己懒惰了很多天的身体,得到了爬楼的锻炼。

中午是一点才吃的中饭,父母他们自动说要下去走一走,就下楼了;女儿他们也说要去银行办点事,也下楼了;太太说,留在家里也没有意思,干脆我们抱着伊伊也下去,到“新一城”逛商场。然后我的腰间绑上了腰凳,给小外孙女戴上了帽子,裹上了围巾,还包裹着一件外套,就出了门。

户外果然气温低,虽不至于寒冬腊月的那种,但较昨天是低了不少。太太说,不知道两位老人家到哪里去了。我说,这样冷的天气,估计不会在小区里走,说不定也到商场去蹭空调去了。太太说,应该是这样的。

我们到了新一城,发现,沉寂了两天的商场,今天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,人很多,尤其是带着小孩子上三楼“儿童乐园”的家长更多,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!太太说,不知道两位老人家在哪里逛。我说,我老妈怕坐扶梯,估计只能在一楼。

果然,我们在一楼看见父母亲,坐在两把椅子上,身后一棵百花绽放的桃树,鲜艳璀璨(假的)。我们把帽子围巾给两位老人拿着,带着小外孙女去坐扶梯——这是她最近非常喜欢的一个项目,你大可以在上下扶梯之间转上一下午,她也会感到新鲜好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