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31日 星期二 多云  

2017-01-31 20:55:13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南京似乎与深圳不太相同,就人口户籍这个问题方面。

据说,深圳是一个外来人口占百分之八十强的新兴城市,移民多,土著少。大量外地的有才华的人,纷纷涌入深圳,如过江之鲫,南飞大雁,山岫白云,络绎绵绵,不可断绝。像高安,就有很多有为青年,无论男女,抛弃家乡、告别亲人犹如甩掉一把鼻涕那么简单,义无反顾地离开家乡前往深圳,谋求发展,不曾挤出一滴眼泪。

很多高安有为青年,在深圳发展得非常好,做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总经理、CEO什么的,都是小菜一碟,手下管理着好几百号人,年薪上百万,买辆跑车,或者买幢房子,或者出国旅个游、到夏威夷晒黑皮肤,就跟高安土著早上吃碗腌粉一样,随随便便,就是这么简单。天天上班傲视群雄,生杀予夺,想开除谁就开除谁,想给谁加工资就加工资,“我的地盘我做主”,非常有意思。

繁忙的工作之余,非常懂得生活的真谛,享受美好的闲暇生活,邀请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,到KTV,或者什么高档人员才能去的场所,喝喝卡布基诺,或者拉菲什么的,不喝醉还不算,非要喝到吐血不可,全然不管自己是不是开始丰腴起来——反正生活就是这样,高兴就好,钱就是挣来花的,酒就是用来喝的,人是生来疯的。

因为外来人口多,深圳一年到头都是忙碌的,很难看得见缓慢的脚步。像这样的年中,我没有亲往深圳,没有耳闻目睹深圳城市的市容市貌,全凭我个人的主观想象。我想,早上无论什么时候起床,到街上溜达一圈,吃个早点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;或者当地人买个菜什么的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很多外地谋生的人们,并不追随回乡过年大军的脚步,依旧停滞在深圳,希冀在这非常时期,能够多赚点。

南京全然不是这样,土著多,生活固定得如同驴拉磨,说没有就没有。外地人少,走一个就少一个,很多小餐馆纷纷闭门,门口贴着“恭贺新禧,初八开张”等字样。在现在这样的日子,你想到外面吃个早餐,趁早死了这份心,还是乖乖地呆在家里,自己弄给自己吃。

不仅仅是小餐馆,就是市民每天都离不开的菜市场,都关门歇业。说歇业就歇业,规定的时间之内,大门永远是紧闭的——别想像高安那个小地方,越是逢年过节,街上卖菜卖东西的越是多——我们居住小区的北门,春辉农贸市场关着大门,那么,离南大门较远的昌海农贸市场又该是怎么样呢?

 

吃罢早饭,一家四口往小区南门出发(小外孙女昨天就到她爷爷奶奶家去了,今天白天不回来),往相隔两公里的昌海农贸市场方向走去。

偌大的地方,人员稀少,走上好一段路,方能看见那么一两个人,以老年人居多——其实,我们也差不多近似于老年人了,似乎南京整个城市都沉寂下来了。太太说,你说得对,估计南边那个大一点的农贸市场也关了门,因为我们一路看过来,没有看见一个手里提着菜的人。我说,记得去年我是去过的,的确是关了大门。

事实果真如此,只是在前往农贸市场的小巷里,间或有那么一两家摆地摊卖菜的。南京周边种菜的百姓,算是心底善良的,尽管卖菜的只有一两家,菜的价格倒是不贵,没有漫天要价的现象。像白菜,我们问多少钱一斤,卖菜的大婶说,一块。我们说,这个时候的白菜这么便宜,不算贵。大婶说,这白菜是自家种的,当然便宜;但是旁边的莴笋就好贵的,因为我们也是从别人那里进货来的。

这样直白的言辞,你还好意思去还人家的价么?我们买了一塑料袋的白菜,才区区4元钱。这两天,南京有点变了天,气温也降了不少,尤其是凌晨,都结霜了。我们在路上,还看见地面一滩水结了冰。白菜经过霜冻,味道更甜,更好吃。

到了另一处,看见有卖蘑菇的。卖的蘑菇看相也好,比较干,问问价格,也不是很贵,6元钱一斤。太太挑了两块大大的蘑菇(由很多小蘑菇组成),一称,老人说,要不我给你们再添一点,凑足两斤,12元钱。我说,可以可以。老人似乎还多拿一两个,说,你们看看秤,几分钱就算了。

 

天气算是多云,太阳时隐时现。现的时候阳光灿烂,走在路上,周身感到温暖;隐的时候,天地陡然暗了下来,就有寒风随之而来,感觉有点寒意。

我们打算到江边去走一走,总以为长江离我们行进中的江中路并不太远。南京长江大桥业已封闭,正在进行为期两三年的维修,先前浩浩荡荡的车流,已经不见了,就连络绎不绝上桥观赏风景的人,也荡然无存。我们沿着引桥下面,径直往江边走,走的路叫“桥萌路”,居然还有公交车来来往往。

可能大部分的城市都是一样,桥下永远是流浪者的天堂,我分明看见桥墩的空档处,有堆放棉被、供人睡觉的露天宿处,有的居然还放着一辆自行车,人却是不见了,估计又到哪里去拾荒,或者乞讨去了。

还有像农村一样的低矮建筑,像是一个江边的小渔村。旁边种植着不少的菜园地,有人正在浇水,我说,这样的房子,现在在我们高安都很少见到。母亲说,大城市也有人活得不好的,不是每个人都有钱。

长江大桥下,还有铁路桥,我们看见一列列的火车通过,居然还有绿皮车厢,估计应该是短途的;动车也有。铁路桥与长江大桥形成一个夹角,看见路上方的牌子,说这里是“长江三角地块”,能看见一些住宅楼房正在兴建,太太说,如果在这里买套房子,应该很好,江景房呢,天天可以看见长江。等到她看见一列列的火车鸣笛通过,就又说,这要是在这里买房子,人也会吵死。

我说,你想买都买不到,你有钱都没有资格。太太问,为什么。我说,你没有看见那公示牌上写着么,那里兴建的是保障性住房,是供南京贫困人家住的。太太说,怪不得选择这么一个吵闹的地方,原来住的是贫困人家。我说,难道会拿一块最佳地段的土地建保障性住房么,亏你想得出来。

我想象中的江边,应该有护堤,有人行道,有垂柳什么的,人们在江边散步,或者有垂钓之人。但我们走了很久,似乎还是看不到长江的影子,太太说,算了,不走吧,走累了,这长江到底在哪里。我说,应该不远吧。太太说,你总是说不远不远,都走了这么久,还看不到一点点长江的影子。

于是,我们只好返回,错过了一次面见长江的机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