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03日 星期二 多云  

2017-01-03 21:12:41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校门口有两位小罗,我跟他们不能算是朋友,只能算是比较熟悉的人。

年轻一点的小罗开了一家小餐馆,一般注重早餐,或者说注重小炒之类的业务,无论早中晚,你顾客到店里炒个粉,腌个面都是可以的,但是,炒菜喝酒之类的生意是不做的。

现在似乎扩大了一点小业务,晚自习快下课的时候,跟旁边的店家、摊点一样,开始搞一些小烤和炒饭。尤其是炒粉,不在锅里,而是在店门口的一个不锈钢的平板上,用两把相当于锅铲的小铲,翻来覆去的搅拌,香倒是蛮香的。之后,用一次性的小纸碗装着,看上去堆得老高老高的,多少钱一份,倒没有问过,估计怎么也得5元。

之前,高中部还在朝阳校区的时候,每周一轮到我值日,值日之后必定要到他的小餐馆吃一份腌粉,权当早餐。每次的腌粉多多少少会增加一点点量,比别人多那么几根(一小撮),缘由是什么呢?小罗说,我看到很多老师,非常讲究,经过我这个店,偶尔有人提议要进来,很多老师说,这里没有什么好吃的,连肉饼汤都没有——都瞧不起我这个小餐馆,就是你比较随和。

我就安慰他说,这也没有什么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;不过,我们老师说讲究也是穷讲究。真正讲究早餐选择的人,都是到大宾馆里去吃自助餐的,那里环境好,选择早餐的品种非常多,还必须穿西装去吃。

年龄稍大的小罗是我们上湖的女婿,为人少言语,忠厚老实,从来没有见过他发火。最早租赁了学校唯一的一间店面,作为照相之用——现在,这间店面已经转租给别人了,他自己在旁边装修了一间比较大的店面,开始做眼镜生意。店面装修得明窗几净,外面看过去,跟其他卖小零食的店面迥然不同,比较引人注目。小罗说,现在的人非常刁,你不装修好一些,他会认为你这个店技术不高。

两位小罗没事就站在一起聊天,相互抽烟。早上还经常一起到学校里面来,一同上厕所,然后一同到操场上走几圈,一般情况下走两圈,碰上我,偶尔增加一两圈,再到单杆上面“上吊”几分钟,最后风度“扁扁”地离开学校,做他们的生意去。

今天早上,我吃罢早饭,独自在操场上散步,就碰见他们。他们一见我,就立马问我学校放假的时间,我就跟他们说初中什么时候放假。小小罗说,怎么这么早就放假,不能晚一点么。我说,放假都是地区统一的,不能提前,更不能推后。小小罗说,你们老师肯定希望早一点放假,可以好好休息。我说,那是,谁想一天到晚忙忙碌碌。小小罗说,我们跟你们不一样,你们放了假,照旧有工资可领。我们就不同,没有学生,就没有生意;没有生意,就没有收入;没有收入,就没有饭吃——所以,我们希望晚一点放假。

然后不知咋的,就说到了交医保的事情。大小罗说,今年比去年要多交30元,去年120,今年就150了。我说,怎么比去年多了30元呢。小小罗说,30元听说是处理垃圾费。大小罗说,按照农村人口,一人30元,算起来也是蛮多的。我说,交30元的垃圾处理费不算什么,应该的。大小罗说,我看见农村里的卫生也没有什么改变。小小罗说,从前大家还会扫扫自家大门口,现在因为交了钱,感觉有人打扫,连自家门口的卫生都不打扫。

我说,我们那里还好啊!每家每户门口都放着一个垃圾桶,有垃圾就放到里面,到时候有人统一来收;从前,大家把垃圾装在一个袋子里,往门口的小渠里一抛,等到第二年的春天,涨水的时候,一股脑地冲下去——现在就好多了。

小小罗说,交医保也是好听的,又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报销,什么外国药品不能报,床铺费不能报,还有什么手术不能报。我笑着说,老百姓想报的报不了,不想报的却偏能报,是不是这样的。小小罗说,有亲戚在医院的可以占便宜,什么能报,什么不能报,他们一清二楚,开起药来就会注意;而没有亲戚的,不能报的医生偏给你开,能报的就少开。大小罗说,你们看了新闻么?那里面医生拿回扣的事情,都百分之三四十,老百姓哪里看得病起。

 

旧教学楼拆旧建新的主体建设工作接近尾声,原打算昨天浇筑楼顶,可是,听说省里综合治理检查小组仍然滞留在高安,高安各行政部门不敢有丝毫怠慢,坚决不允许运原料的大型浇灌车在路上行驶,所以,被迫推迟到今天。

我对工程老板说,恰好今天我值日,责任重大,简直是折磨人。

校园空间本身就不大,初中的学生好动,尤其是下课期间,追追打打成为常态。他们动作敏捷,做事情毫无顾忌,根本不在乎窄窄的主干道上行驶着什么车辆,想跑就跑,想窜就窜——而且猫着腰容易成为司机视线的死角。平时别说开车经过,就是我骑自行车在主干道上,只要下了课,几乎都要下来推车而行,你能保证你不撞他们,但不能保证他们不撞你。

尽管保安都严阵以待,在教室的一边拉上了警戒线,但一下课,学生依旧在警戒线下钻来钻去,有的甚至掏出小刀把警戒线割断——他们才不管这样做是违纪的。我希望的就是,当大型浇灌车驶进校园时,学生正处在上课时间,这样就放心多了;但事实上,愿望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,只好拜托上帝,你老人家眼睛睁大一点,防止事故发生。

原定上午9点08分开始浇灌,但领导不知何故未能按时前来。也不知道这时间是谁挑的,我对老板以及旁边的人说,估计挑得不是很好,你们想想,“0”就是没有、不能的意思,“908”,就是长久不能发;领导感觉不好,又不好意思挑明,所以故意来晚一些,挑一个“918”,长久的要发,这样的寓意非常吉祥。

结果我的推断也是不正确的,到了“918”,领导依旧不见人影,直到“922”,领导才开着车子缓缓驶过来。然后,我继续开玩笑说,应该在“928”,意思是“长久我要发”,大吉大利——怪不得领导慢吞吞来。大家都笑了。

之前,领导通知说,要我们购买10斤糖果,还有两条硬“中华”香烟。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有什么历史典故。老板告诉我说,在我们高安,这浇筑楼顶就相当于农村里建房子上梁,是一件大喜事,作为主人是必须买糖果、香烟给建筑工人,博个口彩。

糖果拿来后,我对旁边的人说,想吃的拿一点,等下领导来了就不好意思了。几个保安就一把一把抓,放进口袋,连开大型浇灌车的司机也到袋子里挑选棒棒糖,说是给自己的小孩子吃。我也不甘落后,挑了六根棒棒糖,以待闲来无事时磨磨牙。

楼顶上,工人们都在等候。楼面放着两封长长的鞭炮,一俟领导开口,就点燃鞭炮。领导说,要这么多的鞭炮干什么,有一封足够了。老板说,一般都是打两封的。领导说,新事新办,打一封就行。旁边的监理圆场说,要不,这动工浇灌打一封,等到下午浇灌完了再打一封。领导一听,感觉做事有头有尾,就同意了。

到了下午5点40,鞭炮果然在楼顶彻底浇筑完后,轰然响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