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04日 星期三 多云  

2017-01-04 21:26:12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听说文明的人都不向他人打听对方的隐私的。

所谓隐私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上解释说:不愿告诉人的事,也只有些见不得人的事。像我们这样的人,想做一些“见不得人的事”都是没有资格的,这就像领导经常告诫我们说“做人要低调”一样。做人要低调,首先你必须能够高调,这样才有资格低调;你都不能高调,何谈“做人要低调”,原本我就是低调的人,听领导这么一言,根本不会由衷产生自豪感,相反,还感觉有点可笑。

不愿告诉人的事肯定是有的,而且很多,包括不愿告诉太太。譬如,我收到学生发给我的红包,我就不告诉她,生怕她一知道,立马就让我转账过去——要知道,礼尚往来,我还得回礼的。至于其他带有色彩性的念想,更是不敢告诉她。社会学家说过,每个家庭的稳定,是社会和谐的基础。我可不想因为我们家不稳定,而影响了整个社会的和谐和发展。不然,罪名大了去,我可担当不起。

但是,这社会就这样的丰富奇异,有不想把自己的隐私告诉别人的,也有想把自己的隐私主动告诉别人的,而且迫不及待,生怕自己的隐私像过期的新闻,看的人都不感兴趣了。这些人每天的主要必修的工作,就是告诉别人我在做什么。

现在网络发达,而且有微信,有朋友圈,晒这晒那的人多了去,而且什么都敢晒。秀恩爱,晒;说小孩,晒;说工作,晒;跟朋友出去游玩一趟,更必须晒晒;甚至,自己在家里煮一碗面,煮糊了;或者从头发里找到一只虱子,自己用手掐死它,也必须晒的。

我们语文组的大众倾诉对象——袁老师,不说铁定的晒圈迷妹,乐此不疲是可以形容的。晒抓鱼,可以理解;晒烧烤,也可以理解;估计现阶段在网上做微商,专门卖袜子,也晒。这几天,动辄在圈里说,哎呀,又卖了两双男性袜子,怎么买袜子的人全都是男性!我碰见她,于公于私,都很想冲动地呵斥:你缺少荷尔蒙气味的刺激,是吧!

这里说的是主动晒自己隐私的,也有主动晒别人隐私的。

我们高二语文备课组微信圈里,金国先生(网名“金笛声声”)就没有征得大伙的同意,公然晒出了一张2016年12月份“高安二中教职工津贴发放表”。我不知道他晒这个干什么,如果你晒你自己的,我不反对,偏偏他只晒一张,而这一张偏偏就没有他自己的名字。而我,很不幸地躺着中枪,我微薄的收入赫然在目,让我汗颜至极。

今天早读时分,我就向他提出强烈抗议,说,金国,你严重地侵犯了我的隐私。他倒是非常聪明,一听我的话,就知道我在说什么,就说,不就是一张津贴发放表么。我说,你凭什么把我的收入晒出去,而你自己的就隐瞒不晒。金国先生说,我只看到第一页,就顺手拍了下来。我说,你想到过这样做的后果么。金国先生说,这会有什么后果,它原本就放在财务处,大家都可以看的。我说,后果非常严重,大家看归看,都是同事没关系,小范围内影响不大;现在是你晒出去了,传到网上去了,影响大了去。

金国先生说,你说说有什么严重后果。我说,你让我的女网友知道了我的收入,一气之下说我是骗子;我原本说月收入过万,现在可好,才区区几千块钱,露馅了,影响了我的美好生活,熄灭了我对美好未来的憧憬。

大家全都笑了起来。

罗卫东先生说,再也无脸见女网友了。我说,本来这条鱼在试探性的咬钩,眼见得就要钓上来,你倒好,告诉那条鱼说,这不是正宗的蚯蚓,是塑料做成的。现在,鱼走了,塑料蚯蚓不起任何作用了——你考虑一下,怎么赔我一条美人鱼吧!

 

昨天就接到行政办公室的通知,说今天下午3点50,两个校区的年级组长、教研组长,以及中层行政到飞跃校区一楼大会议室开会,并注明说“要带好笔”。之后,陆陆续续完全一模一样的通知,宛如片片雪花,飘落个不停。飞跃校区行政办公室连发几次;朝阳校区行政办公室唯恐领导说工作没有做到位,也连续不断地播发,颇有“千帆竞发,百舸争流”的发通知的气势。

我不知道是怎么的一个情况,深谙此道的人说,到了年末,上级有关部门要对学校领导班子进行民意测评——其实,这样的测评,年年都有,只不过一年一次,人又到了一定的年纪,记忆力下降,不能记忆那般清晰。

想想也是,一年过去了,弹指一挥间。在过去的一年,学校领导班子到底做了些什么,做得怎么样,领导班子个体情况如何,称职不称职,优秀不优秀,必须来一个年末的盖棺定论——自己说了不算,要看看群众百姓如何评价。

实际操作过程中,我相信我们学校的同仁,大家心照不宣;同样,我也相信更上级的领导会对我们的测评工作感到非常满意——这也是他们所希望的。作为普通的群众,作为有着一定素养的下属,工作的内涵就是要尽量减少领导的生气度,迎合他们的心态。

 

夜晚的文化广场,音乐声依旧。那些为了“摸大奖”需要而临时搭建的帐篷,很多都空荡荡的,但依旧有几个帐篷下,坐着依旧在辛苦推销奖票的工作者。尽管我没有看见白天广场因为摸奖而人山人海的热闹场景,但我能想象得出,穷惯了的人亟待脱贫致富的心态,虽不至于倾囊购买奖票,但情绪高涨是必须的。

看见奖牌榜上的文字,已经出现了两位摸到30万元大奖的人物,还有不少摸到10000万,1000元,100元的人。我个人从来不买奖票,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爱心,因为如果从发财的角度,我深知一个人如果到了40岁,还没有发财的迹象(不说发财的事情),这一辈子就应该安贫乐道,牢记古人之训“君子固穷”。

我对高安人们的素质还是认可的,我至少没有看见满地狼藉的刮过后的奖票,地面的卫生算是一段时间以来,我认为最干净的时间段。我背着运动包穿过广场,对任何吆喝声都不关注,径直朝体育馆走去,因为我今晚想好好打几场羽毛球。

如果想出一身大汗,臭汗,就必须找更厉害的对手。现在我这般年纪,找年轻小伙子对阵是最佳的选择。无论我们两位年龄大的人怎么的使尽阴谋诡计,拉球,吊球,放球,扣杀,都不能阻挡两个小伙子飞快的脚步,三局下来,大家累得不行,全身湿透。

虽然比赛的结果,我们两个人是“孔夫子搬家”,但我感觉酣畅淋漓。回家的时候,步履虽然有点慢,但身体感觉很轻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