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05日 星期四 阵雨  

2017-01-05 21:18:5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我必须承认在我的内心深处,有着更多的“小我”,有着更多的自私自利——这些不足以让人艳羡的性格也罢,追求也罢,不能责怪社会的点染,不能动辄就以“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;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”作为变好变坏的借口;其实客观而言,都是自身修养不够造成的。有时候独处,想到身上的这些,难免有点汗颜,只不过不便渲染罢了。

在成长的过程中,我周边的很多老师,尤其是年龄比较大的老师,他们身上所范发出来的光芒,无时无刻不在照耀着我,映照着我的缺点,映照着我的不足,同样也激励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而工作,而做人。可以毫不客气地说,是他们使得我在正直的参照物中,尽量毫无偏差地前行,尽量做任何事情,事后能够问心无愧。

 

在我的记忆中,业已离开我们的谢国徽老师、梁庆元老师、刘金根老师,以及肖冬生老师,他们那种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,以及坦坦荡荡做人的情怀,都使我终身受益;而依旧健在的陈厚锄老师,周自明老师同样受到我发自内心的莫大的尊敬。

今天之所以说到这两位老师,是因为这两位老师在职期间,的确宛如两头老黄牛一般,任劳任怨地工作着,精神让人感动;更是因为感觉老天不公,让两位老师遭遇恶疾。  

周老师得白血病已经很多年,最初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病情得以控制。前段时间,经常看见周老师骑辆自行车在校园里穿行,每次见面总归是要打打招呼——我称呼他为周老师,他称呼我的名字——毕竟我跟周老师在二中教务处共事过很长的时间。

在工作方面,周老师不仅仅是尽力做好本职工作的人,更让人放心的是,他自己负责的事情,从来不需要你去提醒。新学年快到的时候,他自己会主动加班,而且不计报酬的那种。八月份的天气,非常炎热,过去没有空调,只有吊扇,他坐在办公室里,一个人负责全校教师(包括初高中)课程安排。临近开学前几天,他就会把印刷好的课程表摆放在你的面前,而且你不用再去细细审查。

学期过程中,有老师因公出差需要调换课,或者季节变化需要更改作息时间表,他都会主动做好,你根本不用提醒他。不像现在的教务处,人员非常多,事情却迟迟难以落实。比如作息时间表,夏季是这样的,秋季是这样的,到了冬季依旧是这样的——现代人工作的主动性非常差,被动的工作,非要领导叮嘱,才勉强动一动。

现在不论哪个处室,做点自己分内的事情,没有适当的补助,就是天皇老子,都叫不动工作人员。比如教务处新学年开始之初的课本发放,比如学工处新学年的标语宣传,比如总务处的校舍维修(还只是要求工作人员跟着小工,负责记录一下)……这都是需要补助的。在过去,这些都是应尽的职责。

我在教务处的时候,每逢分发课本,一声令下,所有的工作人员一齐动手,无论是白天加班,抑或是晚上加班,纯粹的奉献,大不了给大家买一瓶水,或者买一根冰棒解解渴,如此而已——尽管如此,大家依旧乐此不疲。偶尔的情况下,碰上有点“小金库”,卖掉一些废旧的试卷报纸,得到一些小钱,大家就相约到饭店吃一餐饭,区区几个菜,酒是不喝的,围坐在一起聊聊天,也算是美事一件。

周老师退休已经很多年,因为生病,经常在外地治疗,很少见面;回家之后,应该属于静养,天天骑自行车到医院去检查。前不久,听说他的病又有点复发,一直想找一个机会去看望看望,于公于私,都合情合理。

 

今天早上,卫国先生打电话来说,已经让负责退休职工的淑林老师买了点东西,我们一同去探望一下周老师。接到电话的时候,我恰好骑自行车到了办公楼大门侧,没有上楼,把自行车往楼侧乙方,径直就跟着前往。

周老师依旧住在所谓的“骨干楼”,在第一单元。我们学校的教工住宿楼,一般是两个单元的,除了现而今西侧的36套,有三个单元,其余的都是两个单元。我个人顽固的思维,总以为一幢楼的单元命名,应该从东开始,东边的叫第一单元,西边的叫第二单元。但是,不知什么缘故,我们校园内的单元命名恰好相反,从西往东算的——就连前段时间燃气公司派人过来登记安装燃气管道时,他们的工作人员也不明白:你们的第一单元怎么在西边。

“骨干楼”在整个宿舍区的最南边,又是最中间,五层,一共有20套房子;每套房子的面积都不大,不过50个平方上下,用现在的眼光来看,算是鸽楼。但在当年,这幢楼建成的时候,算是非常了不起的楼房,能够分配到一套,就算是在二中混得不错的——像周老师这样勤勤恳恳工作的老师,分到一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我在这幢楼的五楼501(当初东边算是第一单元)住了6年,对房子的结构了如指掌。今天到周老师家里去,算是比较亲切的那一种。不过,说句实话,住上了稍微大一点的房子,再返回去看看过去的房子,委实有点小。室内不算凌乱,但因为东西多,显得有点拥挤。一张圆形的饭桌上,摆放着两个盘子,一个盘子里装着大蒜炒肉,一个盘子里装着泡菜(我们这里的百姓,喜欢掰一些盖菜,用开水一泡,然后剁成碎状)。

周老师的头发业已全白,似乎连皮肤都变白了,不过精神状态还可以。问他的情况。周老师说,这种病有一个发展过程,有了白血病,之后就会发展到激变(机变?);如果到了激变,情况就很糟糕。我现在处在激变前面的平稳过渡期,要么停留在这个过渡期,要么就发展到激变。有同仁就问,你现在靠什么把病稳定在过渡期。

周老师从房间拿出一个药盒来,说,现在就靠吃这种药。我看见这药盒上面写有中文“尼洛替尼胶囊”。周老师介绍说,这种药原本是外国药,只是现在在我们国内也有生产,一盒需要2万8千元,一个月的用量,已经服用了三个月。一同前往的也已经退了休的刘鑫成老师说,这药也太贵了吧。周老师说,中华慈善总会说,先让我购买三个月用量的药,就是三盒,然后他们免费提供一年的用药。

卫国先生问,这药吃了之后感觉怎么样。周老师说,对白血病的确有稳定作用,但是对血小板(?)的数量有严重的影响;正常人应该在4千到1万之间,我吃了这药之后,就剩下1千3,所以,停了一段时间,可是白血病又有严重的可能。

是药三分毒,这话一点都不错。

我这个人心态非常不好,癔症特别强,我私下里称之为“提前忧患意识”,也不知是天生的的,还是因为智商太高的缘故——听说天才都这样。譬如我到医院去,看见病人说头痛,我就会感觉自己也头痛;如果病人说腰痛,我的腰似乎也开始痛;如果病人说脚痛,我就不能走路。现在听周老师这般一说,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有白血病,血小板数量不足,顿时有点呼吸不畅,直到告辞出来,走到户外,方才长长吁了口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