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07日 星期六 小雨  

2017-01-07 20:11:09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上完第二、三节课后,回到办公室。刚进门就听见新河老师说,我儿子都结婚了,都没有回老家一次,他根本不想回去,我多次跟他说,你回老家看看,我在那里建了房子,他说这有什么可看的,坚决不去。我说,现在的小孩子都是这样,别说回老家,就是让他有空回来看看我们,都比较困难;现在我们这一代,还知道有空回家看看父母,到了我们老了,我们的小孩子想像我们这样按时看父母就很困难了。

邓园平先生说,以后小孩子不想回来看你们,你们可以住到小孩子那里去。新河老师说,哪里有自己的老家有味道呢!我在老家建了一幢别墅,到时在院子里种点蔬菜,养几只鸡,要不再挖一个小小的水塘,养几条小鱼。我说,钓这样的鱼都可以不用鱼竿,直接用手拿着钓线钓就是,钓着了又放下去。我还可以设想你以后的生活,早晨时分,你摊开一把摇椅,泡上一杯清茶,点一支烟,往摇椅上一躺,手里还拿着一张报纸,眼睛瞭望着天空,看着天空飞翔的鸽子,耳边听着鸽子的飞翔声。

邓园平先生问我,吴老师,你的打算呢。我说,我肯定回老家去,我都跟村长说好了,给我留几分自留地,我学着种种菜,然后养鸡养鸭。葛先生说,不跟着小孩子去。我说,哪里有自己家里自由自在,关键是有人聊天,都是发小,有事还可以相互帮忙。

连荣说,活着倒是容易,过几十年我们死了就不知道埋在哪里了。邓先生说,不就是埋在自己村子里么。连荣说,我们村里土地比较少,过了几年,估计连埋人的地方都没有。然后他又问我,你们村里的土地怎么样?是不是也快用完了。我说,我们靠近东头(一个村子)的那一大块地,还宽得很,估计用上一百年没有问题。新河老师说,还埋什么埋,我到时肯定是火化的。

邓先生说,现在流行人火化之后,还要放在棺材里,再去埋,一样的占土地;我以为还是不要放在棺材里,直接埋在树底下算了。我说,你们不要担忧那么多,几十年之后,说不定都往太空中送,火箭一喷火,到了太空,成万上亿个骨灰盒在太空漂浮,非常壮观。葛先生说,那得多浪费能源啊,最好还是抛到水里去。

我说,要不像我们学校的老师,死后火化,分成三份,一份埋在飞跃校区树下,一份埋在朝阳校区树下,还有一份,就撒在南莲路上——这样,我们老师的灵魂,就在两校区之间飘来飘去,路程又熟悉。邓先生说,估计学校不一定会同意,如果都把骨灰撒在树下,将来的领导会感到两个校区一天到晚阴森森的。我说,你们不会悄悄地用报纸包着,然后装着散步的样子,趁人家不注意,往树根部一撒不就得了——不过,将来的老师的日子估计就不好过。葛先生说,将来的老师怎么日子就不好过呢!我说,你想想,他们晚自习回家,沿路都看见我们这些人的灵魂,在南莲路走来走去,飘飘浮浮,还强拉着他们跟我们聊天,不聊还不让他们走。

大家就全都笑了起来。

邓先生说,我听说朝阳校区以前就是坟场。我说,应该是在学生公寓2地基那里,据说当年挖坟山的时候,都挖出了很多白骨。连荣说,是坟场的地方一定是风水最好的地方。新河老师表示赞同,说,的确如此,我们老校区就是风水最好的地方。连荣说,棺材棺材,升官发财,能够拥有墓地,一定拥有好的风水。邓先生说,既然这样,那就可以大胆地把骨灰埋在飞跃校区的树下,增加一点好的风水。

 

小雨从一早就开始下,很少有停下来的时间。

驱车回家,沿路就能看见冬季真正的萧瑟风景——应该没有什么风景,没有树叶的树,田埂上枯萎的野草,干涸的小渠,寂静的村庄。回到家里,隔壁邻居发小的孙子满周岁,很多的亲戚纷纷前来,从小一起长大的早已出嫁的人,都叫不出名字;但她们却记得我的名字。免不了相互寒暄几句,聊聊天,都说我的头发白了。我说,我也是做了外公的人,头发不白老天爷也不会答应的。

一个多月前,学生给我家送来了两棵桂花树。当时已经在大门口的东侧栽种了一棵,另一棵暂时栽种在后院里。一个月过去了,大门口的一棵应该是成活了,后院的那一棵,据说也长势良好。今天回到家里,忽然看见后院的那一棵已经移栽到大门口的西侧,我问母亲,怎么就移栽过来了。母亲说,你爸爸一天到晚没事干,坐在家里就打瞌睡,我就让他把树根挖掉,再从山上挑一些肥土来,就栽了。

东侧邻居的一棵小小的桂花树居然开了花。桂花树在冬季开花,对于对面过来聊天的邻居来说,应该算是新奇的事情。邻居说,这桂花树是不是快死了,这个时候居然还会开花。我说,桂花也有很多种,你从前看到的是一年开一次花的;现在有月月桂,每个月都会开一次花。邻居惊讶地说,还有每个月都能开花的桂花树,真是没有想到。

 

岳母大人打电话给太太,说,你上个星期输了三百元,今天晚上过来扳本么。太太一听,巾帼之气油然而生,who怕who,去就去,于是,从上湖返回学校,不多久,又让我驱车到了岳母大人家。

太太的弟弟和弟媳、妹妹和妹夫早就恭候大驾,见我们一到,立马搬开茶几,摊开麻将桌,哗啦啦地就开战。太太问我,你玩不玩。我说,免谈,到时候责任不分明,输赢都你一个人负责。果然,情形与上次一样,除了麻将在桌子上哗啦啦的声音,就是太太此起彼伏的吼叫声:怎么回事?怎么搞的?一百块钱真是不够玩……

吃罢晚饭,他们接着开战,我则下楼散散步。第一次到“华鼎中央城”去走走看看,主要到“上海华联超市”里面看看。坐扶梯上去,里面果然比较大,商品很多,但顾客寥寥,而且也只有一层。有两个外地的顾客,指着一大堆黑黑的肉说,这是什么肉。我告诉他们说,这是熏肉,萍乡的特产。他们说,这怎么吃。我说,用嘴巴就可以。

转了一圈就回来了。太太说,你玩么?今天的手气依旧不好。我说,我估计你玩几次就会输几次。太太问,为什么呢。我说,平时你赚点钱,都是你老爸在天国眷顾你,可是你现在烫了一个头发,你老爸一时认不出你来,也就马虎大意,不再照顾你。

岳母大人在隔壁的瑞州医院帮人做饭,7点钟回来。她一回来,小舅子媳妇立马退席,必须让给老太太。一段时间后,听到太太说,我不管,我们去南京的油钱,你要付。

说这样的话,估计屡战屡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