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08日 星期日 阴  

2017-01-08 22:11:36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葛先生说,我认为朋友圈不是一个好东西,每每会出现负面新闻,你原本没有事,看了朋友圈之后就有事了。大家不明白他之所云,葛先生进一步解释说,譬如我有个同学的女儿生病了,要到上海去治疗,他就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消息,看看有没有在上海工作的同学,这样能够帮帮忙,弄得大家都纷纷回复,祝小孩子早日康复。

我说,这倒不算是负面新闻,我倒是认为现在的朋友圈转发的内容几乎都是一样的,另外,朋友圈成了微商圈,有些人一天到晚不聊天,专发布一些他(她)所经销商品的信息。连荣说,我对这样的信息都是不看的,比如打开朋友圈,它会说有十几个消息,我一点消除,就免除了看的麻烦,谁有时间天天看这样的消息。

我是不太喜欢朋友圈的,迄今为止也只有两三个,都是别人强拉进去的,就实用价值而言,估计只有我们高二语文备课组的圈子,以及高二年级组圈子有些许作用。像备课组的圈子,至少在段考的时候,可以知道我安排批改哪一道题目,或者忘记了某个周六是上A表的课,还是B表的课,抑或是C表的课,就可以在里面问一问,立马就有人回到;而年级组的圈子,无非是段考之后,什么时候开总结会,或者需要缴纳什么表格,或者最令人向往的领补课费——除此之外,似乎没有什么价值,更遑论有作用的话题聊。

昨天把批改完的试卷从家里带到学校去,因为下小雨,就用一个纸质的手提袋装着,这纸质的手提袋是“铁观音”装茶叶的。连荣说,夥,居然喝铁观音的茶。我说,只是一个袋子,没有茶叶。葛先生就问,这茶叶为什么叫“铁观音”。连荣说,是说这种茶炒过之后,成了一个个的小圆点,放进茶杯里,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,跟打铁的声音一样。我说,这“观音”跟“观音菩萨”的“观音”是不是一样的。连荣说,不一样,或许出产这茶叶的地方就叫观音,这就跟奉新的“浮云酒”一样,旁边有座浮云山;上高的“锦江酒”,我们高安的“瑞酒”。

葛先生说,我记得浙江绍兴有一种酒,叫“花雕”,我寻遍了资料,都找不到这种酒为什么叫“花雕”。我说,或许酿造这种酒的人就叫“花雕”,或者那个地方就叫“花雕”。连荣说,有些东西不一定都有出处,他就这么一安名,大家就这么叫开了;不像金丽萍老师,她的名字就有来历和含义,“丽”是“美丽”的意思,“萍”是“胸平”的意思。

金老师笑着说,你们聊天,怎么就聊到我身上来了呢!

新和老师还在孜孜不倦地批阅周周练的作文,慨叹地说,现在的学生什么水平,文科班的学生连“初”字都不会写,明明“衣”字旁,他偏偏写成“示”字旁。葛先生说,关于这个“初”字,我几乎每一届都要告诉学生,这个“初”,原义是指裁缝用剪刀裁剪布料,所以应该是“衣”字旁。我笑着说,这就跟刚才连荣说金老师一样,这“丽”是“美丽”的意思,这“萍”是“胸平”的意思,前者属于气质,后者属于外表。

金老师说,又来了,又来了。葛先生说,要是我就不服气,我就要用事实说话,看看我是不是“胸平”。

我拿了东西,准备骑自行车回朝阳校区。昨天把自行车放在办公室里,金老师就说,你这样的车子还放到办公室里,怕人家偷不成。我说,别看这一辆简单的自行车,少了它还真不方便。葛先生就对金老师说,你恐怕不会骑自行车吧。金老师说,我电动车都会骑,还不会骑自行车,早就会了;但是陈涛就不会。我说,不可能,前两天我还看见她骑着自行车。

葛先生说,陈涛属于那种气质高雅的人,小家碧玉型的,骑自行车这样的事情,一般不想做;还有像什么打球啊,跑步呀。金老师说,我就不同,我什么都敢做,可以打球,可以跑步。我说,其实这跟个人的气质没有关系,跟外表很有关系。金老师说,怎么跟外表有关系呢。我说,“胸平”的人,做什么都没有什么影响,可是“波涛胸涌”的人,影响就大了去——你们想想,她去打篮球,手里抱着一个,边打边跑,胸前还有两个,上下抖动,频率不同步,就会影响运球的速度,也消耗体力,她就干脆不玩了。

大家一阵笑,金老师说,你又胡说八道。

 

高一年级有位新来的张姓英语女老师新婚,似乎在前两天,给我送来一张请柬。

对于高一,我没有什么交集,更别说是英语教研组,备课组办公室里的同仁都没有接到,就有新河老师说,人家是把你当作校级领导看待。我说,我最大的悲剧就在这里——名不符其实。金老师说,好像我们学校有规定,但凡老师结婚也罢,老师的子女结婚也罢,都局限在本年级组、本教研组,是不允许跨界的。我说,规定归规定,这是好事,好事能捧场就应该捧场。

但我不知道怎么的交纳份子钱,就给一个学生打电话,说,你们年级组有位什么什么老师,好像要结婚了。学生说,有这么一回事。我说,当然,新郎不是我。办公室里的人都笑了,学生在手机里也传来笑声,说,我知道。我说,我不知道把钱交给谁,你帮我先交一下份子钱,到时我还给你。学生说,好。

时间就定在今天,幸亏婚宴地点不远,就在“老街土菜馆”。出了朝阳校区大门往南走,不超过一公里就到了。这中午11点30独自步行而去,到了门口也不见一个熟悉的人,倒是有一个先前教过的学生在门口充当嘉宾之类迎接客人,看见我就叫我“吴老师”——后来我想明白了,我这个学生,应该是英语老师小张的姑姑。

进去一看,有学校的老师已经围坐一桌,也有孤家寡人的,在等候熟悉的人前来,然后一个招呼一个,勉强凑齐了8个人,剩下两个座位就算了,不再等人。我们大家都说,这天气冷,端上来的菜容易凉,我们抓紧时间吃。

单单所有菜肴的色彩,就非常清爽悦目,比起上个星期凤凰池国际大酒店的菜肴来,要强很多倍,味道也不错,就是上菜比较慢,我们都放下碗筷要起身离开,服务员还把一条鱼端上来。有人说,这鱼有点像章鱼,像扇子一样。徐冬平先生说,这鱼很贵的,至少80元一条。我说,就算20元卖给你。徐先生说,我吃饱了,吃不下。

 

安装燃气管道的工人下午进驻校园,开始各家各户安装管道。

午休正酣,领导打电话来说,贵云先生反映安装工人正在野蛮施工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我虽然不在现场,但听到“野蛮施工”就感觉不可能,因为墙壁钻洞已经完成,今天主要是安装管子,怎么谈得上“野蛮”呢。

赶紧下楼去看看,然后打个电话给反映情况的贵云先生,问问怎么回事,我怎么看不到“野蛮在哪里”。贵云先生说,他们干活非常吵,都影响了我的休息;我让他们小声点,万一钻孔漏水怎么办,他们说漏水找物业。

却原来,有人爬上楼顶,用绳子把工人自上往下吊放,以便安装管子;负责陪同的学校工作人员看见楼顶上的漏水槽被树叶、废弃的太阳能堵塞,就顺便检修一下,可能比较吵,贵云先生就说“野蛮”,我开玩笑说,你是不是到了更年期啊!

给领导一汇报,领导说,他也太危言耸听了,这多大的事情。我心想,你还不是一样,听风就是雨,这等小事你倒这么上心,给我们老师多发福利的事情就不多想,有点买椟还珠,取舍不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