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1月09日 星期一 多云  

2017-01-09 22:31:36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凌晨做了一个梦,梦中的感觉很落寞,心中一阵阵发凉。

可能是我参加工作所带的第一届初中的学生、5年前曾聚在一起庆祝初中毕业25周年、现而今又嚷嚷着要聚在一起庆祝初中毕业30周年的缘故,今天凌晨的梦,就梦到了很多第一届初中学生相聚在一起。这些学生的面孔依旧如初一年级那般的稚嫩,但为人处世、待人接物成熟不少。梦中除了热闹的场景,就是聊天回忆过去,虽然有说有笑,但说到他们的班主任,也就是我,都说,老师,你应该有四十六七吧,也老了,瞧瞧,头发都白完了。

看着学生幼稚的面孔,听着学生说自己已经四十六七,内心的落寞油然而生,而且带着些许凄楚——我怎么就这么老呢?(梦中的感觉真的能够从内心体会得到)。梦中醒来,眼睛望着窗帘顶上,外面透射过来的淡淡的路灯光,却又发现,如果我真的如梦中学生说言才四十六七,应该激动和兴奋才是,客观残酷的现实是,我已经五十有余了,如此一想,落寞以及凄楚之情更是倍增。

 

下课之后,在备课组办公室备点课,办公室胡主任打电话给我,说下午2点半在飞跃校区二楼会议室召开会议,问我有没有什么议题提出来,以便大家在一起商议。我说,个人倒没有什么议题,如果要说有的话,就是普通的老师都在呼吁要提高结构工资待遇。

这段时间,新和老师没有任何铺垫,直接就跟我说,在几所高中学校,我们和三中的待遇是最低的。最高的是石脑中学,一年计算下来,有4万多;高安中学也有3万多;就是我们学校,一年才2万多,为什么不能增加一些。我说,你给我说有什么用,我现在不在财务处。新和老师恍然大悟,说,哦,我忘记了。我说,你是财迷心窍。

听到我这么一说,胡主任说,那你可以下午开会的时候提出来。我说,我提出来有用吗?看看我们备课组的老师,像金老师,人家从前穿的衣服,脖子上都是有毛的,现在都没有毛,没有钱买。大家笑成一片,金老师也哈哈大笑,说,这又关我什么事。

邓园平先生说,我相信你们是二中的元老,说些话还是顶用的。我说,这是你个人的感觉,到了我这样的年纪,工作也罢,为人也罢,所具有的态度应该是“多做少说”,多说人家会讨嫌的,过去的辉煌不能作为现在的条码。其实,我知道我自己在你们心目中是什么的一个情况,你们都在想,我为什么做到了一点点小官,要么是送了钱,要么是卖了身。

大家又都笑了起来,邓先生说,你卖给了谁。我说,之所以现在你们对我还感兴趣,是因为我喜欢跟大家开开玩笑,显得比较平易近人,不然的话,我坐在这里,你们谁心中都感觉不舒服。金老师说,我们没有这样感觉。

我说,即使我现在去跟领导说提高结构工资待遇的事情,你们也应该知道,领导的答复一定就是,我们学校是严格按照上级规定处理的,不然就会犯错误;至于说到石脑中学怎么怎么高,我问了一下他们的校长,其实根本不高,还没有我们高,你们都是道听途说的。

大家听后都说,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回答。

葛先生换了一个话题,说,你现在比过去胖多了,我还记得你92年的那个样子,身材非常苗条,体态风骚(红楼梦中王熙凤的用语),站在篮球架下,穿着西装,风度扁扁,玉树临风。新和老师说,那个时候葛先生才到二中来,背着一个包,包里装着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我说,估计就是塑料袋,草绳之类的东西。金老师问我,你还记得YA么。我说,怎么不记得,是不是那个脸圆圆的、个子不高的女生。金老师说,哎呀,你的记忆真是好,她是我同学,然后90年补习在你班上,我还悄悄跟着她听了你一节课。

时间过得真的很快,同仁之间的这场聊天居然跟梦中的话题吻合,岂非天意!往事真的不堪回首,我上课对学生说,不管你们表现怎么样,学习怎么样,成绩怎么样,其实老师每天都非常羡慕你们。学生都知道我要说什么,就全班回答说,因为我们年轻。

 

下午开会,领导说,今天我们会议的主要议题有两个,一个是通报一下学期末的一些工作安排,另一个散会之后我们一起去练习唱歌。

领导说,有几个文件需要传达一下,首先是有关公务接待的问题,之前说有公务接待,中午不能喝酒,也不能打烟(高安话,一人送一包烟);现在规定更细了,晚上也不能喝酒,更不能打烟,而且对方来了什么人,什么职务,都要写得清清楚楚。

旁边就有其他领导说,这样做谁还喜欢到其他单位去吃饭,只能吃工作餐,还不如待在自己家里自由自在。

领导又说,还有一个文件,要求开好一个民主生活会,结合我们省的实际情况。又有人说,这个题目也太大了,省里面的事情,跟我们一个小小的学校,似乎关系不是很大。领导说,关系不能说没有,只不过我们目前不存在严重问题而已。

之后就说到春节期间,走访慰问退休老职工以及老领导。这是学校一贯的传统,说不上优良,都是先前的领导构想,然后历届领导这样执行下来的。不过,并非所有的退休老职工都有这等的待遇,一般的退休老职工,非要达到80岁以上;而所谓的领导,只要在学校担任过副校级职务的(中层都不够格),就每年都能享受这样的待遇。

我说,去年有一位退休老教师,虚岁80,但是得到了慰问金,跟他一同工作过的某老师就举报,说他还比我小几个月,为什么他有我还没有;当初那位老师答应年后退回慰问金,但之后没有退回,今年再走访,是不是要扣除一年。大家都说,一碗水端平,关键原因是我们制订方案不周全,这80岁,有虚岁的,有实岁的,今后应该规定必须满实岁。

有领导也说,其实很多退休老教师非常看重学校每年春节的慰问,他们感到一种荣光;像某某老师,我第一次去慰问他时,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只有嘴巴一张一合的;第二年再去,居然能够坐起来,还能说上几句话;第三年再去,就可以下床,还能握手了。

大家都笑了起来,说,我们这样的慰问活动,居然还有起死回生的效果,要多做善事。

会议散后,大家有相聚在三楼的音乐教室,先集体练习唱歌,然后依照音乐伴奏表演动作。大家惊讶地说,怎么?不是站着唱就是么,怎么还有动作。负责指导的袁艳玲老师说,到时候我们到专业的录音棚里去录音,表演的那天,你们只需对口型就是,然后可以专心地表演动作——我们这次不是简单的合唱。

10个人先是分两排站着,听到音乐一响起,我必须吼一句:敬礼。大家面对屏幕上的红旗敬一个军礼,然后就是踏步走,排成一行,之后跨立,挺胸抬头。有人就说,这分开腿站立到底什么时候才分开腿(他不明白这个动作叫跨立)。袁艳玲老师就说,当我们唱到“准备好了吗”,就这样站立。就有人无耻地笑了起来,说,哦,原来听到“准备好了吗”,就分开腿,做好进攻准备。

于是,大家全都无耻地笑了起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