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11日 星期六 晴  

2017-02-11 19:52:06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并不算早的早上,大抵也应该是9点余,根据昨天母亲的叮嘱,老人家喜欢吃肥肠,所以,我们去超市买一点。早饭就在街边的小餐馆吃,太太要了一份腌面,我要了一份腌粉,外加一个墨鱼丝肉饼汤(墨鱼丝估计有那么四五根,每一根长约三四公分,与稻草一般粗细;而所谓的肉饼,看起来有四个一元的硬币那么大)。店老板问,要不要辣椒。太太说,能放多少放多少。

但是店老板是小气的,焉能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去做,稍微加一点就行。太太吃了一口,感觉辣得不过瘾,便起身对店老板说,我还要一点点辣椒。在高安,吃腌面吃腌粉,如果没有辣得把嘴巴撮起来的辣椒,就不叫高安腌面,腌粉了。最后一算价,不贵,才9元钱。

说起在高速路上的服务区,说起在南京,你倘若要吃一碗面,没有二三十元是拿不下来的,这还算是便宜的。太太喟叹地说,还是我们这个小地方生活成本低,不到外面去看看,这里的生活还是蛮好的;钱赚不了多少,但是花销也不大。

超市里的顾客不是很多,或许还是比较早的缘故,感觉服务员比顾客多多了。我们的目的非常明确,买了两瓶母亲喜欢吃的盐津铺子的姜块,买了肥肠,买了饺子汤圆,太太看见居然有烟熏的腊肠——这是她喜欢的,也就为自己买了一点。林林总总,一算价,不多,才一百多元。太太问售货员:你们这里今天搞活动么。售货员说,好像有,满一百元有一袋汤圆。太太就屁颠屁颠跑到总服务台,良久,满脸喜悦地回来了,手里果然拿着一包宁波汤圆,还是黑芝麻的。

太太说,幸亏我聪明,多问了一句,不然,你不问,人家也不会主动告诉你,不管怎么样,总归是多了一袋汤圆。

 

我们回家的时候,路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,与昨天在瑞阳新区看见的壮观车景迥然不同。天气很好,明亮的太阳悬挂在天空,洋溢着一种节日的轻松与满足。

回到家里,母亲问我们有没有吃早饭,我们说吃过了。放下东西,远远看见堂叔的门前,站着堂叔和堂弟一大堆的人,赶紧走过去。一直在南京,都没有见面,这回家去,无论如何先寒暄几句再说。母亲叮嘱说,今天千万跟人不要说拜年。太太问为什么。母亲说,老古传下来就是这样,今天是拜祖宗的,一般人不能拜。我说,你放心,我一贯都是说新年好的。

几个堂叔和几个堂弟站在太阳底下聊天,一一寒暄,各自问问情况。就有堂叔说,我们是不是去拜大年。——拜大年,就是上祖坟山给列祖列宗拜年,我们上湖的风俗。最小的堂叔说,稍微等一等,高翔还没有回来,还在回家的路上,刚才打了电话,到了张圩聂家。

高翔是我最小的堂弟,新近参加工作,也在南京,听说找了一个女朋友,是四川人,前几天带回来了,没有在乡下住,乡下住不习惯,就到了城里的家里。太太说,正好可以看一看,高翔的女朋友长得好看不好看。堂婶说,样子倒是不错的,就是人矮了点。

不久,堂弟开着车回来了。他的女朋友算是漂亮,显得文静,看上去有点腼腆。高翔带着她,对着这个说,这是谁谁;又对着那个说,这又是谁谁。太太在一旁对女孩子说,他们这一家人特别多,我到他们家都三十年了,还没有认清楚所有的人。最大的堂叔笑着说,我们家的人就是多,这还是一小小部分。

大家说,人都差不多了,我们去拜大年吧。大家各自回家,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纸钱、蜡烛、香,鞭炮,以及一些买来的印刷的“冥币”,迎着灿烂的太阳,一路迤逦往山上而去。

天空蔚蓝,起了北风,却不是那种刺骨的,而是带着春天些许温暖的气息。大家忙着把纸钱解开,有堂叔说,这坟上怎么长起了这样的树,要不要拔掉去。有堂叔就说,先不要拔,清明的时候,记得到时拿把柴刀来,把这些东西砍掉就行。

小孩子总是好玩的,他们不等我们把手中的活儿做完,就点燃了纸钱,一下子烟雾弥漫,转眼烈火熊熊。堂婶希望早点做完,早点回家,因为她的外孙在家里,匆匆对着两排祖坟一一作揖,然后就想点燃鞭炮,大家说,不用急,这里还有很多的钱纸没有分。堂弟说,也不用分得这么仔细,让祖宗们推举一个做会计,先统一收好,然后再平均发放。

 

在祖坟山上祭完祖,我们在堂叔门前坐下。最大的堂叔说,这放茶杯茶几太小了,我搬一把小圆桌来。然后搬了一把小圆桌,又拿出“铁观音”茶叶,堂婶拿了一些瓜子、花上、糖片出来。堂弟捧了两大把砂糖蜜桔,往小圆桌上一放,说,大家吃。

我问高翔的女朋友:听说你是四川人。女孩子说,我是四川宜宾的。我说,宜宾的,那里盛产什么酒。女孩子说,五粮液。我说,你到我们家里来,怎么看不到一瓶“五粮液”,我还以为至少有好几箱呢。女孩子说,我以后拿过来。

高翔毕竟年轻,应该和女孩处在热恋阶段,跟我们在一起聊天总总不是那么回事,就约上一大堆的小孩子,说,我带你们去摘草莓怎么样。一大堆的小孩子欢呼雀跃,一辆“途观”挤得严严实实的,很快就开走了。

太太说,这小女孩很不错,很漂亮,看样子性格也好。堂婶说,你叔叔认为有点矮。大堂叔说,现在矮一点,将来还会长高一些的。太太说,不可能,我女儿当初也说生小孩之后会长高一点,结果一点都没有长高,长胖倒是有可能。我说,年轻人,只要他们自己各自喜欢就行,我们做大人的不要干涉那么多。

堂叔说,说是这么说,当初我听说谈了一个四川的,就担心小孩子会跑到四川找工作,如果是这样,我是坚决反对的;后来说就在南京找,女孩子也说到南京找,我也就默认了。堂婶也说,我也是这么想的,真的去了四川,就等于一个儿子送给了别人,如果在南京,至少离我们这边近。太太问,高翔已经找到工作了。堂叔说,在华为。

 

有些在外面工作的人,经过的时候,免不了寒暄几句,然后,有人也就坐下来,跟着一起聊。聊工作,聊小孩,甚至聊到老屋场的改造。

我们的老村庄,现在就像一个安详的老人,静静地沐浴着阳光,一言不发。里面很多的老屋,都已经开始坍圮,之前有人主张把老屋场全部拆除,然后重新规划,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同意,也写了申请,往上级申报农村改造项目,差不多就批了,可是,村里有那么一两个刺头,坚决地不同意,不同意拆除先前的旧房子,这样一来,这改造之事就搁置下来了。

我说,其实改造还是蛮好的。我们先把村子前面三口水塘重新清淤,连成一片,而且可以引来活水;然后在村东头把村里的祠堂建起来,其他的地方,统一规划,做成别墅。大堂叔说,当初大家都是这么说的,我们村里本身就有两条进出的水泥路,如果中间再铺一条,就有三条。一同聊天的发小说,有些人想起来就让人生气,他活得不好,也不想让别人好过。

在上湖陪父母吃罢晚饭,又匆匆赶回高安,陪岳母大人搓麻将——生活充实哦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