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16日 星期四 晴  

2017-02-16 21:17:2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我也不知道立春已经多少个时日,反正今天我上午去飞跃校区上班的时候,是骑自行车去的——连续两个晚上在体育馆打羽毛球,不能不影响着我的健硕的双腿,走路有点紧绷绷的,只好用骑自行车权当缓解压力——去的时候没有感觉什么。当我上完上午第五节课,迎着灿烂的阳光,骑着自行车从飞跃校区往朝阳校区返回的时候,迎面吹拂的春风,今年让我有一种“春风和煦”的温暖之感。

你们说我矫情也罢,说我卖弄也罢,反正我真的忽地想到了“杨柳依依”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这样的诗句,就感觉身上无限地舒畅起来,似乎满眼的都是漫山遍野的花儿盛开,蜜蜂蝴蝶翩翩起舞,我也变成了一只蜜蜂,或者一只蝴蝶。这样的季节,这样的天气,室内有点寒意,户外却是温暖无比——倘若有成片成片油菜花盛开的地方,该会有多么诱人的灿烂风景,空气中弥漫着油菜花的清香,你也融化在这油菜花的清香里。

 

同仁的一位同学,是樟树人,年龄也不大,不过四十五六,听说身体不错,喝酒很爽快;似乎就在前两日,独自坐在办公室里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去世了。

徐先生转告这一消息的时候,听他的口吻应该他们之前是有过接触交往的。

大家听到这一令人感伤的消息,难免有点唏嘘,感觉人生变化莫测,谁能想到明天该会发生什么呢!之前,兄弟学校也有几位比较相识的老师,因为疾病而亡故,除了慨叹“想不到”之外,更多的问题就是,这些中年早逝的人,是因为遗传呢,还是因为后天不符合身体健康的生活方式?

葛先生就问,那个人胖不胖。徐先生说,有那么胖。葛先生说,估计应该是高血压。连荣说,我们学校某某女老师的老公,在石脑中学跟我一起教书,也就是在麻将桌子上,玩得很高兴,突然间就直接瘫到地上去的,抢救都没有时间,就是高血压引发脑溢血。

葛先生说,是不是胖的人就有高血压。——他有点虚胖,故此有这一问。

新和老师说,高血压跟胖瘦没有关系,跟遗传很有关系。胖的人不一定有高血压,瘦的人不一定没有高血压。有同仁问,这高血压跟喝酒有没有关系。新和老师几乎天天都在酒精中度过,他完全可以用自身的范例作为最好的证据,说,跟喝酒没有关系,我天天都喝酒,血压好得很。——今天中午我骑自行车回家,就又看见他跟一位罗先生提着一瓶酒,往学校北门高荷路边的一家“新赵庄饭店”慢悠悠地走去。

我们学校也有至少三位老师因为高血压而中风,有退休之后中风的,有中了风之后被迫退休的,也有年富力强的老师突然间中风的。大家说起这三位老师,都开始探究他们的中风的缘由。

退休之后中风的艾老师,是因为原本就比较肥胖,似乎得高血压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中了风而被迫退休的是一位语文老师,满头银发,满面红光,看相片非常有教授风度。我们是坐在一个办公室里的,他老人家喜欢上网,一坐就是一整天,或者一整晚。至今我们说起他来,心中都有点恨铁不成钢,说,平时都提醒了他很多次,要他戒网,就是不听;不仅不听,反而变本加厉,在网上认识了女网友,居然还跑到宜春去会女网友——说实话,我们批评归批评,心底里还是很羡慕的。

说起这样的事情,可以暂且荡开一笔,写点与之相关的一件事。学校有一位政治老师,在网上也玩时尚,跟外地的一位女子相约成好友,至于相互之间聊的什么内容,我们局外人当然不知道。但终于有一天,一位女网友如约而至,都到了高安,都到了二中老校区(现在叫朝阳校区)的校门口,打电话让这位政治老师去迎接。

这位政治老师也是一只黔之驴,外强中干,平时聊天吹牛皮,牛逼哄哄,一旦到了关键的当真时刻,整个人都蒙了,脸色茭白——当时他太太可就在学校食堂做事哦!然后他就央求其他老师给他挡驾,说非常不幸,他老人家出差去了。至于结局如何,据说,这位政治老师拿了一点旅差费给女网友,送她安全返回;自己另外掏钱,宴请了一班帮忙的人——这件事在我们老师之间,传为笑柄。

大家相互聊了一阵,葛先生说,我看网上的消息说,一个人一旦得了脑溢血,几分钟之内就会没有;所以,如果平时突然间感觉头有些发晕,就必须及时到医院去检查,否则就可能酿成大的问题。

我就故作惊讶地说,天啊,我有点头晕。金老师说,真的,你不要骗人。我说,我从来不骗人的。金老师问,你是哪一天头晕的。我说,就是开学的那一天,我从朝阳小区步行而来,走到南莲路的时候,远远看见飞跃校区的北门,就突然一阵头晕。

大家就全都笑了起来。金老师说,就知道你话中有话,最后抖包袱!你哪里是头晕,你是想起要上课了,就感觉头晕。

 

正式上课还不足一周,年级组的周周练就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。

我们语文首当其冲,昨天下午就进行了综合卷的测试。原本像这样的周四日子,我一般都是比较晚地到飞跃校区去;但是,想到有两个班的两大堆试卷等着自己,今天就摈弃了往昔的做法,急匆匆赶过去。

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。还有比我更着急的人,都已经伏案而作。邓先生说,有没有人帮我改试卷,年级组的阅卷费我全部给他。宓先生说,有没有人帮我改试卷,除了年级组的阅卷费全部给他,我另外再赠送一百元。葛先生说,我们这原本就是自找苦吃,先前说得好好的,这周周练完全不用做综合卷,做专题卷多好。邓先生说,年级组里通不过。葛先生说,有丁琪当年级组主任,语文这一学科不得“清眉毛”(高安话,永远不顺利,做不完),

我慨叹说,兀兀穷年,毫无变化,我们这样的教书生涯,都没有一点波澜,哪怕一点涟漪也好。葛先生说,钱又不多,累又累死人。

说到钱的事情,就想到新和老师年前在办公室里说,几所高中学校将会统一提高结构工资,届时每年每人都可以从两万多增加到三万多,纯增一万。他的太太在兄弟学校属于校级领导,小道消息看起来非常当真。

我说,有一个新和老师,上学期在办公室大放厥词,说什么我们几所高中学校会增加结构工资的总量,完全是胡说八道。新和老师说,我怎么的就胡说八道。我说,我已经打听过了,不仅不会增,反而可能会降低,上级有关部门都说我们的结构工资过高,因为增加了工资,所以必须降低,只不过没有严格执行,我们暂且就这样平平稳稳过。

金老师说,真的?我看我还是去初中教书算了;初中老师双休日有休息,所得的并不比我们少。我说,初中属于九年义务教育,国家有规定的,普通高中就不同了。葛先生说,我也去初中教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