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21日 星期二 多云  

2017-02-21 21:22:21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北风一起,就有“春寒料峭”的味道。

我们语文老师跟学生讲词语的运用,说到“料峭”的时候,总归都会左叮咛,右嘱咐,反反复复对学生说,你们这些智商72的同学都给我听好了,“料峭”这个词,意思很简单,就是天气寒冷;但是——听见没有,但是,它只能用于春天,不能用于冬季。以后,如果考到这样的题目,你还是用错了,或者理解错了,我就把你送到东方红去。

“东方红”是我们班级内部约定而成的俗语。之前,县城的东边,也就是现在我们新校区靠北一片,都属于“东方红”乡,现在已经改成“筠阳街办”了。在朱桥头往兰坊的方向,有一所不被人们所熟知的医院,一般的人都不会去的医院,属于精神病院。因为有这层含义,所以,我们话中带有“东方红”三个字,就跟“精神病”有关,你听到就要提防,不要轻易入毂,进入人家的圈套。

譬如,你跟人家聊天,你说的话人家听不懂,或者不可理解,对方说,你是东方红的吧。若果你不知道话的含义,以为人家说你的家乡属地,你要么说,我们以前是属于东方红的,你怎么知道;或者,你要么说,不是,我是灰埠的。其实,人家要表达的意思是,你神经病吧,跟你说话怎么总是聊不到一块去呢!

早晨,北风没有昨天傍晚时分的大,但也够寒意十足的;我都开始又戴上了帽子站在校门口,帽子遮不到的耳边有点冷飕飕的。前两天气温渐高,多穿一件衣服都有热得熬不住的感觉——我步行去飞跃校区上课,不说多穿衣服,单单穿一双运动鞋,脚就感觉在出汗,应该穿一双布鞋才行。

昨天晚上晚自习,太太说,你得多穿一点衣服,不然会很冷的。但我没有多穿,不过的确路上有点寒气逼人;估计所有的人不像我,硬撑着,都老老实实捡回脱去的衣服,重新裹在身上。

 

徐先生在备课组微信圈里,发小段子说,30000万代办神经病证。自从武昌东广场砍死人不负刑责后,这几天各大医院天天排起了长队,一打听都是来办间歇性精神病证明的,说现在出门必须带上间歇性精神病证。隔壁老王花了三万办了个,就把这个证戴在脖子上,现在吃早餐不要钱,同事对他很客气,邻居也礼貌,去谈合同客户都主动让步,老板天天要给他加薪。上地铁,全部闪开,一点都不挤。老王感慨说:自从得了精神病,整个人精神好多啦,日子也过得更好了!一证在手,天下我有,杀人不用偿命,上班说走就走!!你——值得拥有……

下午两节课后,照例要召开备课组会议。

备课组哪里天天都有事情要商量,即使有要商量的,也并不是一节课的事情,而是一个阶段的教学计划;这个阶段的教学计划商量好了,至少一个月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商量的。如此说来,每个星期的周二下午开备课组会,只不过走走过场而已,主要议题在会议开始之前就在商量,那就是今天买什么零食来吃。

邓先生征询大家的意见,见人就问,你们想吃什么。没有任何一个人乐于把自己喜欢吃的零食公布于众,这样做有悖于“独乐乐,不如与人乐乐”的传统集体主义精神,所以,问哪位同仁,都说,买什么吃什么。毕竟,大家难得有机会全部聚集,坐在一起聊天已经是很高兴的事情;而买点零食,只不是是一种小点缀罢了。

上个星期买了四项:酸奶,炒板栗,圣女果,还有香蕉。年级组主任丁琪陪同教务处的赖老师走进来,清查到会人数,我们就请他们吃东西。丁琪先生问,怎么买这四项东西。我站起身来,把四项东西摆放在桌子上,一根香蕉,一边一个炒板栗,另一边一个圣女果,然后把酸奶摆在香蕉的一头,说,这就是目的。

大家一看,全都哄堂大笑。丁琪先生说,这酸奶要不要倒出一点来。

每次买东西都是潘雷老师躬亲,这一次买了香蕉,南瓜子,炒板栗,还有哈密瓜(削好了的,用牙签插着就可以吃)。徐先生慢慢走了进来,我说,我正要找你,你最近没有没有空,认不认识医院的人。徐先生说,怎么说呢?说没空也可以,说有空也行,关键看你有什么事。我说,事情倒不是很大,我想办一张精神病证明。

所有的同仁都看过徐先生发的小段子,知道我说什么,又全都笑了起来。连荣说,我也要办一张。有好几个同仁都说也要办,这样出去办事方便,不用怕别人。我说,连荣尤其要办,今后他在阳台上,看见良品超市前面的那间小屋外挂出了被单,有着强烈的“性”号,就跑过去体验一把,戴着这证件,估计连50块钱都不用花。

聊起二话不说、提刀就砍人的事情,从飞跃校区回朝阳校区的路上,我跟葛先生说,我总想探讨一下,我们这种暴戾之气到底从哪里而来,是怎样形成的?我们看《水浒传》,那里面有高俅,有泼皮,这样的人应该算是有暴戾之气,说明至少宋代就有。葛先生说,我感觉历朝历代的统治者,原本就有高高在上、视百姓如草芥的思想,这种思想肯定会影响旁边的人,然后旁边的人又影响旁边的人——所以,他们应该有责任。

我说,反正说不上为什么,似乎现在人人都不高兴。有钱不高兴,没钱的也不高兴;有工作的不高兴,没工作的也不高兴;高收入的不高兴,低收入的也不高兴;老师不高兴,学生也不高兴;师傅不高兴,徒弟也不高兴;开车的不高兴,坐车的也不高兴;医生不高兴,病人也不高兴……这些“不高兴”都应该看作是暴戾之气。

 

晚上感觉很轻松,步行去体育馆打羽毛球。

跟一个球技一般的球友,对阵两位技术算是过得去的球友。他们是认定我们球技不如他们的,似乎还不太认真,第一局他们赢了,就高兴得不得了。

我对搭档说,你知道你最致命的弱点是什么吗?放球的次数太多,人家都看懂了你,你一做转身动作,人家就站在网前等你放球,直接拍死你;所以,你要多挑后场,出其不意。后两局我们赢了,我洋洋得意地对其中一位说,跟你打球这么久,你有什么弱点我是一清二楚的,今天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叫宝刀未老。

这位球友说,我的羽毛球拍不太好。我说,明显的借口,就像我们老师教书一样,教书不行,就说这粉笔不好写——教书不行跟粉笔有毛关系,你打球不行跟羽毛球拍有毛关系。球友的太太就说,吴老师,你这个比喻打得好。

打球回家的时候,看见在高安大桥南侧,一辆“长安”轿车停在桥面下坡处,占据着中间道,打着双闪,车里没人。轿车的前面,倒伏着一辆电动车,破碎的塑料壳散落一地,骑电动车的人也不见了——估计送到医院去了;轿车也破相了。

太太说,肯定是撞人了。我说,真不知道这些人开车开这么快干什么!晚5分钟回家跟提前5分钟回家有什么区别?这下估计又得花上几万元——我现在都不敢在高安城里开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