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23日 星期四 阴  

2017-02-23 23:43:3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应该算是正儿八经的工作,一波即将又一波的学校开学安全督查。

昨天春雨凄凄,气温低冷,我坐在温暖的车里前往新余的时候,省里面的督察小组冒着寒风冷雨到了我们学校飞跃校区督导检查,精神的确可嘉——检查的具体反馈情况如何,不要着急,领导必定会及时向我们“汇报”,不然,领导就显得无所事事。果然,昨天晚上就接到短信,要求今天上午9点半在飞跃校区召开会议。

毕竟是刚投入使用一年半的新校,从表面上看,没有很多值得怀疑的地方——上级督查也不是督查工程质量,而是学校安全工作,所以,至于墙壁粉刷裂缝,操场重新修葺,还没有使用围墙就开始坍塌,等等质量问题不在督查范围内。

领导说,昨天省里安全工作督查小组在我们新校检查安全工作,总体情况还好,但也发现了一些问题,最多的问题就是教学楼、办公楼,以及学生公寓楼走廊上的消防水栓的问题,有的地方,没有悬挂这个消防栓由谁负责的牌子,责任不能得到及时落实,还有在图书馆检查的时候,检查人员看见有灭火器,就问Z老师:你是这里的管理人员,你给我操作一些,灭火器的使用步骤。结果,一问三不知。倒是在一楼,一位年轻的女孩子在问到同样问题的时候,说,我会使用,我们进行了灭火器使用的培训。这多少让我好过一些。

领导说,他们还发现,我们办公室里,墙壁很干净,可是没有任何张贴,比如每个办公室都应该张贴与办公室工作相配套的职责,校长有校长的职责,副校长有副校长的职责,主任有主人的职责,工作人员有工作人员的职责。职责悬挂出来,除了自己能够经常了解外,外来的人员来办事,一眼就能知道办什么事应该到什么办公室里找人。

领导把话题一迁移,说,检查人员跟我们说起在某一所学校的检查情况,说到校长办公室里去看看,结果发现墙壁上张贴的东西很多,什么名人字画,什么财源广进,就是没有校长职责,学校规划,搞得一个堂堂校长的办公室跟做生意老板的办公室一样,这哪里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铜臭味很浓。

 

话说到这里,我就会想起我们同仁之间在办公室里闲聊的时候,说起教育去行政化的问题,说,现在教育界也行政化了,分管教育的副市长不懂教育,教育局长不懂教学,校长也不是学术研究的带头人,而是行政职务职别的追求者。什么副科级,什么科级,他们努力工作的终极目的,就是一个劲地往上爬,以期退休之后有更多的利益待遇。

自然而然就又想到了大学阶层,算是最高学府,应该是文化底蕴深厚的礼拜之地;他们的校长,应该是温文尔雅,学问渊博,有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之风范。然而,有消息说,南方某高校在开学典礼时,所悬挂的两条横幅全都有错字,“驰骋乾坤”写成了“驰聘乾坤”、“鸿鹄之志”写成了“鸿皓之志”,悬挂之初,居然没有人发现,还是学生当中有能人,发现并提了出来,这样,开学典礼进行到一半,才被匆匆收走。

如果说,这等事情还是可以原谅的,因为这错字的出现,不一定是大学教授所为,而是印刷厂的工作人员文化素质低下,又运用了不太熟练的五笔输入法才造成的,那么,言之凿凿的校长亲口所说的话,就不能说是印刷厂工作人员的失误。

据说,海峡对岸的宋先生应邀到清华大学发表演讲,在互赠礼品环节,清华大学校长顾先生向宋先生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,内容是清代黄遵宪的诗《赠梁任父同年》。诗云:寸寸河山寸寸金,侉离分裂力谁任?杜鹃再拜忧天泪,精卫无穷填海心!

颔联的第一个字应念做“夸”;可是,顾先生在念这首诗时,一字一顿,磕磕巴巴,尤其是念到“侉离分裂力谁任”时,就被这个该死的“侉”字卡住了,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,引得学生哄堂大笑,场面极其尴尬,有辱斯文。

无独有偶,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先生,在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《宋楚瑜大陆行》节目中,也是侃侃而谈,大出风头,当说到“寸寸河山寸寸金”书法礼品时,先生胸有成竹地说:“这是某某人所写的‘小隶’。”——只知道中国从来只有小篆,何曾有过小隶?紧接着,刘先生即兴朗诵全诗,结果,又把“侉离分裂”读成了“瓜离分裂”。

这样的事情可不止这一桩。听说,海峡对岸的连先生有感于自己被授予厦门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,兴高采烈地发表即席演讲。演讲过后,厦门大学校长朱先生请连先生题字,连先生挥笔题写了“泱泱大学止至善,巍巍黉宫立东南”。朱校长可能高估了自己的认知能力,当场念了起来,结果,把“黉宫立东南”念成了“皇宫立东南”(“黉”应念做“红”,“黉宫”是古代学校的称呼,如同“庠序”一样),这回似乎没有“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”的学生,没有发现存有问题,所以,台下一片掌声,赞叹声。

之所以存在这样的怪现象,不能说是我们的汉字变化无穷,也不能责怪读错字的先生,要怪就应该怪“教育行政化”。教育界一旦行政化了,与教育有勾连的领导哪里有时间钻研业务,都忙于迎来往送,都忙于揣摩上司想法,都忙于挖空心思往上爬,使自己的职务更高,待遇更好。一个文化人一旦跟功利有关联,与身外之物亲密上了,自然不能静下心来读一本书,或者说认一个字。

教育不能去行政化,校长们认错了字,或者创造了一种新的书法名称,或者办公室装修如同经商老板的办公室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

我们县城的某小学,有些老师为了赚钱,千方百计让学生在下午4点钟放学之后,留在自己的家里,或者架空层里,美其名曰“辅导”,实际上家长是要花费一笔银子的。

这些老师会通过暗示等手段,让家长自动送上门来——一旦查起来就说家长“自愿”。偶尔也有家长不领情,不愿意花这些冤枉钱,就不搭理,然而,恶劣的事情就发生了。这些老师就在课堂上问学生的问题,肯定是答不出来的问题,之后,就对学生不是百般,而是千般,万般嘲讽,从心灵深处摧残学生的自尊心。

这令人发指的行为,对教师应该给予最大程度的惩处。然而,我们也不能不深思,为什么现在很少有家长认为老师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学生好;相反,更多家长的心里,都是这样想的,如果不是我送礼,你会给我孩子安排好座位?如果不是送礼,你会这样毫无私心杂念地辅导我孩子——这样情形下的教育,我们能够走多远?

现在有很多很多病患者,及其家属砍杀医生护士的恶劣事件发生,你能保证学生家长对老师会没有这样的手段么?我不能保证,我相信谁也不能保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