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01日 星期三 多云  

2017-02-02 18:39:41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倘若从我个人的角度,就我个人浅薄的文学积淀而言,说到扬州,我以为她应该是袅娜多姿的小家碧玉,楚楚动人的邻居小妹。

要想卖弄有关扬州的诗词,我不算在行,哪怕只是一点点都算不上,但不知为什么,我最先想到的不是李白的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也不是姜夔的“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”,更不可能是辛弃疾的“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”,却是杜牧的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,却是杜牧的“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;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”,——不多说,一句话,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!

我在“个园”的“春自天壶”楼阁前,看见一楼大门口两边悬挂的一副对联,云:淮左故名都记十里珠帘二分明月;园林今胜地看千竿寒翠四面烟岚。这幅对联中的“二分明月”、“十里珠帘”与我对扬州的第一印象十分吻合,可见有人对杜牧的诗句的喜爱,其程度并不落后于我。

扬州离南京不过百里,驱车前来,不紧不慢也不过一个半小时的时间。我们从南京出发,大概是上午10点半,一路畅通无阻,尽管高速路上车辆比较多,但都井然有序,各行其所。12点,我们就到达了女儿早已预定的“汉庭快捷连锁店”,顺利办理了入住手续。

之所以选择“汉庭快捷”,是因为女儿说,扬州大抵比较有名的景点,大都集中在这附近。像东关街,像个园,像瘦西湖,横竖离我们住的地方,最远的不超过1000米,最近的也就是相隔一条护城河。——这就如同我们去年暑假七月份到苏州,找一个简单的住宿,就在拙政园不远处,而苏州的平江路也就在拙政园的边上,玩起来比较方便。

 

这次我们开了两辆车,女儿他们一辆,带着小外孙女,太太为了照顾方便,坐了那辆车;而我的这辆车,就只坐了父母两人,非常宽松。一路没有什么聊天,手机导航非常清晰,提示语音非常到位,不说闭着眼就能走到目的地,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,也应该在导航的指挥下,丝毫不差地到达目的地。

因为小外孙女要午休,我们就留下太太一人照顾,其他的人呢,则动身去东关街找中饭吃。东关街不仅仅是一条街的名称,而且应该是一大片区域的名称,什么东圈巷,什么彩衣巷,都应该在这个范围之内。最热闹的应该是东圈巷,相隔一条道路,就又是彩衣巷,并行的两条小巷,延绵两三公里,我以为。

这小巷不过三四米宽,两边的店铺全都是古代建筑风格,清一色的青砖青瓦,仅仅一层。各色的店铺,售卖着自己的东西,当然,最多的莫过于小吃,都说不清楚有多少种。母亲说,这里的东西多,比南京夫子庙的东西多,而且好吃。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,这些词都不足以表达这步行街的拥挤。我看见有女孩子穿着长长的羽绒衣,衣服的后背上沾满了别人手上拿着的小吃的浓浓的汤汁,而这个女孩子浑然不知,依旧高高兴兴,手里拿着自己喜欢吃的小吃,欢天喜地的吃着。

我们找了一家陈记餐馆吃中饭,女儿点了陈氏豆腐、狮子头、三鲜汤,还有一个什么虾仁豆干丝;我则为了母亲,点了一个猪头肉,点了一个炒肥肠——她老人家喜欢吃。这餐馆虽然小,上菜的速度倒也是不慢,不消几分钟,菜就陆陆续续了上来了。这菜分量不多,我对女儿说,这比我们上湖的餐馆差多了,我们上湖的餐馆,担心别人说餐馆不大方,每个菜都是堆得老高老高的。

扬州菜的味道偏甜,别说油豆腐带甜味,就是平素应该是带辣味的辣椒,也已经被异化,成了甜辣椒。我们在一家酱菜店里,想买点酱菜,看着那些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酱菜,颜色鲜艳,你都忍不住会垂涎三尺,就问售货员,这酱菜的味道是不是有点辣。售货员说,不辣,带有甜味。我们不甘心,还问,那有没有带点辣味的呢。售货员说,没有,都带着甜味。尽管如此,为鲜艳的颜色所吸引,我们还是买了一点,想必母亲喜欢吃一些。

到了晚上,我们去吃晚饭,母亲说她不想去,因为下午走累了。她老人家也不想吃什么,问她要带点什么东西回来吃。她说什么都不用带。这两位老人家还真是,除了吃中饭的时候一同出去过,到了下午逛街时,父亲不去,说人不舒服。我们都担心他是不是生了病,问是不是要买点药。母亲说,不用,他睡一觉就好了。于是,下午我们去逛街,父亲一个人就在酒店休息,一下午休息好了,晚上吃饭,走路很轻松——我疑心老人家不是不舒服,而是缺少瞌睡,毕竟,在南京,一天要睡上十八个小时呢。

 

下午去逛东关街,我们先是游玩了“个园”,正如苏州的拙政园以园林为主一样,这“个园”以竹林为主,兼有嶙峋假山——之所以称为“个园”,是因为竹叶像一个个的“个”字,故称之为“个园”。这里面的竹子的确很多,品种也不少,什么罗汉竹,什么龟甲竹;现在虽是冬季,竹叶不曾枯黄,风吹叶动,婆娑舞影。在一处“竹语”楼阁门前,悬挂对联一副,云:两枝修竹出重霄,几叶新篁倒挂梢。——清新雅致。

游玩这样的雅致之所,是需要沉稳心绪的,是需要细细寻觅的,是需要浅唱低吟的;但我坚信大部分的游客,如我,都是慕名而至,沾沾这个地方的名气,以便将来好到他人面前吹嘘,所以,更多的人,均是走马观花,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;而且,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相信大多数的游客从心底里认为,个园完全没有东圈巷和彩衣巷来得更吸引人,更让人流连忘返。

倘若你在热闹的小巷里,不大快朵颐,你就不配到这里来游玩。我们没有必要把旅游过分抬高,光注重旅游的人文色彩,其实,当下,旅游更注重是品尝美食,是图个口瘾,至于风景,说句实话,心中有景,处处皆景;但这话不能换个说法,心中有美食,处处皆美食——毕竟,美食是需要口尝的。

在一些幽深的小巷中,少有行人,与像个不多远的热闹的东圈巷形成鲜明的对比,我以为有戴望舒《雨巷》的意境,当然,我不想再文人下去,希冀遇到一个丁香一样的撑着油纸伞的姑娘,我仅仅感到这小巷的意境很幽美。还有一些建筑,应该是非常古老,我瞧见墙根底下的青砖上,附吸着一些白色的晶状物。

这东西我见多了,也玩多了。小时候,村里最古老的砖上,都会有这样的东西。把它轻轻刮下来,碾碎,再加上一些木炭,同样碾碎,然后搅拌在一起,黑白相间,用火柴去点燃它们,会像爆竹里的硝一样,轰地燃烧起来,很好玩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