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28日 星期二 多云  

2017-02-28 21:17:3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熊会递给我一份请柬,是他小公子结婚的请柬,也就是说,他小公子要结婚了,要解决终身大事了。这是一件大好事,相信熊会一家因此大松一口气,而曾经为他着过急的同仁,肯定也会因此松一口气。

熊小公子是我教过的学生。对学生,我一般有两个称呼(一厢情愿的,有点自作多情的况味)。如果说到某某学生,我说,他(她)是我的学生——那就说明这学生是我当班主任时,在班上就读的学生,关系自然亲近一点(仅仅一点);如果说到某某学生,我说,这是我教过的学生——那就说明学生读书的时候,我没有当班主任,只是一枚科任老师而已。

这熊小公子在读书期间的表现如何,现在大抵已经忘却了,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应该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学生。论成绩,应该是中等偏下而已;论表现,调皮捣蛋没有,但若说到有更大的发展空间,似乎也是没有。至于考上了什么学校,我作为科任老师,当然不知道。反正,他就这么参加了工作,在乡镇的一所初中。

这初中离高安县城并不远,我估计开车不过15分钟,骑自行车不过30分钟,路况时好时坏,所以时间并不能完全准确。总之,这么说吧,乡镇的初中双休日,老师们都是休息的,抑或是晚上,经常可以看见这位我教过的学生在学校操场上散步,独自一人,手里拿着一台小小的收音机,声音开得老大,像屈原徘徊在汨罗江边一般,谁也不理睬。

最早的时候,看见他在操场上散步,碰见我,我开初还信心满满,自以为我教书的时候,尤其是当科任老师的时候,因为不喜欢管学生,任凭学生上课为所欲为,还是蛮受学生欢迎的,今者见了老师,无论如何都应该称呼我一声。然而,他完全没有尊称我的意思,两眼非常漠然地看着远方,悠然地从我身边走过去,走过去——我的心登时拔凉拔凉的。

那个时候,我跟熊会在一个部门打杂,虽然似乎好像说我还有一点点的负责职务,但关系非常平等,聊天,开玩笑,都可以。就这件事情,我就骂熊会,说,真不知道你这个父亲怎么当的,你们家一点家教都没有;我好歹教过你儿子,今儿见面,居然叫都不叫一声“老师好”。熊会大喊冤枉,说,我是他父亲,见面都跟陌生人一样,叫我都不叫,怎么还会叫你呢!

想来这孩子都已经三十好几了,身边居然没有一个雌性动物相伴。我们经常问熊会,说,你儿子也应该有这么大吧,怎么不见他谈谈恋爱。熊会说,我也非常够奇怪,跟他说这个事情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他对女性不感兴趣。有时我们开玩笑说,是不是他偷偷去了一趟泰国,造成现在这个样子。熊会也不生气,说,天知道。

在财务处的时候,有时财政局,或者市里什么部门来检查工作,我们是必须挽留吃饭的。那个时候,没有现而今那么严格的“同城不请吃”的规定,而是可以同城吃饭的,但我们一般不在外面的饭店或者宾馆,都是在学校教工食堂款待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。吃饭也是非常简单,中午是坚决不能喝酒的,这倒是实情,一点不掺假;晚上呢,当然可以喝,没有事,就多喝一点。

偶尔在席间,就会说起小孩子的事情,熊会也就会说起自己儿子的事。

我说,这真是遗传变异啊!想当初熊会年轻的时候,很会追女人的;怎么到了他儿子这里,就对女的一定兴趣都没有。上级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就会问,熊会年轻的时候,是怎么追女人的。我说,你们不知道吧,熊会现在年龄虽大,但是在我们学校操场上爬竖杆,几秒钟就可以爬到顶端。——这话说的也是事实,就是如今,他要爬上十多米的竖杆,易如反掌,而且可以在顶端做一些花瓣盛开的动作(双脚勾住横杆,然后人往后仰,双手摊开);还有劈一字马,非常轻松。

上级部门的人就会说,熊会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。我说,是通过长期训练造就的。对方就问,他怎么有长期训练的机会呢。我就慢慢解释说:你们知道么,熊会年轻的时候,在公社担任电影放映员,几乎每天都穿梭在各村落,负责晚上放电影。他工作非常积极,晚上放电影,早上就到人家村子里去,表面上是栽竹竿(拉银幕用),实际上是在打听哪家的男主人外出做工去了;然后到晚上放完电影,就爬窗户进入人家家里,一来二去,这攀爬能力就得到了迅猛提升。

大家就笑个半死,说我好像看见了一样。我说,都是曾经跟熊会共过事的人说的,我只是罗列了一下。熊会也跟着笑笑,说,要是有这样的能力就好了。

说到小孩子对异性不感兴趣,就有领导说,你到街上去买几个带有颜色的碟子,让他一个人躲在家里看,或许有点触动作用。熊会说,没有用,他电视都不看,整天就拿着一个收音机,活着跟死了一样——我也没办法。

这新年一过,居然有这等好事。请柬上注明婚宴时间在下周一,地点在朝阳食府三楼。熊会说,到时你一定要去的。我说,那是一定的,好事好事。

今天下午,因为领取年前排练节目的辛苦费,就到财务处走了一趟。熊会也在那里,我就问,熊会,这结婚是你的那个最小的儿子吧!是谁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,居然想到了结婚。熊会说,他身边的同事,天天都在启发他,帮他张罗,这家伙居然想通了。

在这里,我必须要好好祝福一下熊会,一块心病就此治愈;同时也要祝福一下我教过的学生,虽然你从来不叫我,但作为曾经的老师,还是希望你的生活从此美轮美奂,鲜花常开。

 

下午两节课后,照例是备课组会议。

零食的准备自然是应该有的,哈密瓜,南瓜子,炒板栗,袋装葡萄干。徐先生慢悠悠走了进来,说,一走到备课组办公室,就感觉非常亲切,什么吃的都有,有家的感觉。邓先生说,其他的东西你可以少吃,南瓜子你应该多吃一点,这可是补肾的。

徐先生说,高安中学死了一个高三的学生,你们知道么。有同仁就说,早就知道了。徐先生说,现在有些学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,总总有神经上的问题。接着他对新和老师说,你记得你曾经带过一个学生到我班上来么。新和老师说,谁呀?不记得了。徐先生说,不是你哥哥的顶头上司,好像什么什么的。

两个人傻里傻气凑了半天,总算勉强想起来了,新河老师说,哦,是不是个子矮矮的,语文成绩比较好的那一个男生。徐先生说,对的对的,当初在我班上的时候,天天跟他爸爸打电话,说有人要谋害他。怎么劝他都不听。新和老师说,后来考上了,听说毕业后考取了公务员。有人就笑道:神经病都去考公务员,怪不得服务意识差。

徐先生说,这个月的结构工资算了全额,没有扣除一天。葛先生说,这有多少天。徐先生说,我们是9号开的会,至少前面有八天,这后面有三天。葛先生说,这下可好,多休息了三分之一天,结构工资全额。

我说,我们是不是要感谢一下徐主任。徐先生说,要感谢就感谢校长,他不同意我们就不能造。我就唱道:敬爱的刘校长啊,敬爱的刘校长,你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,你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……巴扎黑!

大家就笑个不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