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04日 星期六 阴  

2017-02-04 20:58:3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们的住宅楼前面,还有一幢高楼,是为公寓楼——就是那种一户一房一厅一厨一卫生间一个阳台、类似于大学寝室的那种;而最下面三层就不是这样的结构,而是大厅式的,大办公室式的,就权当作为小区物业管理中心。听说,当初开放商拟建成16层,后来需要量大幅度增加,他们就见利忘义,加高至34层。这样一来,把我们这幢楼的很多住户的阳光(尤其是冬季)给挡住了。

我们住在24层,在这样的冬季,依旧会受到一些影响。倘若有太阳照耀的日子,非得等到上午八九点钟,方能沐浴灿烂的阳光。不过,这幢楼有些住户颇有乐观主义的豪迈情怀,对开发商的增高,虽然认为有影响,但也还以为有好的一方面,能够挡住嘈杂的声音。

这个小区有三个大门供住户进出。像离我们最近的一处,当属南大门;另一处,依旧可以称为南大门,与我们这座大门并行,只不过偏西一点;再一处,就是北大门了。在离我们最近的南大门,就是供我们这一片住户车辆进出的,进了大门,径直往前,不过二三十米,就是地下车库的入口。

隔着进小区的车道,那一边就是一个儿童欢乐乐园,最明显的地标建筑就是高高的摩天轮,一天到晚,旋转个不停;其他地方的设施,也同样的开着,音乐声准时响起,准时结束——这一天下来,白天几乎都能听见音乐声,喜欢睡睡午觉的人,对这样的环境,估计感觉不是特别的好。现在有这么一幢楼稍微阻隔一番,声音自然会小一点——这也就是有些住户乐观主义产生的根源。

不过,在这个新年,所有乐园的设施均已停摆。摩天轮,过山车,海盗船,激流勇进,等等的设施,都静止不动,音乐声自然也消失了。母亲对这样的状况表示遗憾,她说,这偏偏碰上过年,如果开着,这得赚多少钱啊!现在这么一停,就要损失很多。我估计还有另一层的意思,若果是空闲,除了逛商场,母亲和父亲也会到儿童乐园里逛逛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个地方,既热闹,又离小区近,不容易迷路。到乐园里走走,多看看小孩子们的玩耍,对于两位老人而言,应该是很幸福、很高兴的事情。

所有乐园的建筑均被挡板给围挡住了,大部分的挡板没有闲着,上面涂抹着一些图画,还有类似广告的语言,大抵是说,升级改造,相约2017年的圣诞节。但我看见挡板上面的图画(尽管注明以实物为准),都是一些商场的图画,难不成儿童乐园要改成新的商场?

还是回到我们楼房前面的那幢公寓楼。之前的一至三楼,听说都是小区员工们的住宿楼,很多临时工就住在这里。似乎在去年的年末,我从女儿的微信上,看见小区有不少的业主在某一处聚集,还拉起来了横幅,抗议小区物业把公寓楼的一至三楼改造成养老院。

这事情的进展如何,在我们在这里的一段时间内,是没有任何听闻的,也看不见有什么集体的抗议活动。我站在自家的阳台上,看见公寓楼的一处小窗外,挂着一条竖幅,白底蓝字,云:抵制养老院,还我洁净最美的小区。

这竖幅在风中飘扬,扭转,只有当其展开的时候,方能认出其中的文字。太太说,我总认为养老院应该建在环境安静、比较偏僻的地方;把养老院放在小区里,总有点不妥。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我说,养老院毕竟不同于幼儿园,幼儿园有小朋友,活泼可爱,吵吵闹闹都让人感觉生命的活力,有积极向上的感觉;而养老院,日暮西山,到时候,天天都有120的车辆进出,不是这个老人不舒服,就是那个老人需要抢救,那还不吵死人。

太太说,你说得很有道理,听到救护车的声音,人身上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。我说,还有起鹅皮疙瘩的时候。太太问,怎么会有鹅皮疙瘩,没听说过。我说,比鸡皮疙瘩更大。你想,老人年龄大了,再怎么的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万寿无疆,难免什么时候就该寿终正寝,到时候,家属前来哭丧,烧纸钱,放鞭炮,唢呐悲声,锣鼓伤鸣,哀哀怜怜,凄凄惨惨,隔段时间来一个,你听了不会起鹅皮疙瘩么。太太说,说得有道理,是应该集体抗议,要坚决反对在我们前面建造养老院。

我在小区的大门口,看见物管张贴了一张通告,大抵是说,当初说好公寓楼的一至三楼,必须用于公益事业,并没有说明不能建成养老院,毕竟养老院也是公益事业。我说,完了,这养老院估计还会建下去,小区的住户有得抗议。

 

逢年过节也罢,暑期假日也罢,带着父母双亲出来,是不想让他们操劳了一辈子,到了七八十岁这般年纪还依旧在厨房里劳作;而且,于我内心而言,总觉得父母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,不是越来越长,而是越来越短,所以,能让他们高兴的事情就多做一点——真的,我想象不出没有父母的日子,人该是怎么度过的。

记得一位同仁,他的父亲早逝,剩下母亲,等到母亲仙逝的时候,他对儿子说,儿子啊,你老爸现在是孤儿了。我们在一起垂钓,说起跟父母在一起的光阴,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同仁说这话时,似乎是带着点玩笑,但对于我而言,的确会有一种从此头上没树荫、身后无依靠的悲念。

只是,带老人家出来,最大的问题就是吃的问题。

在家里,弄点吃的,可以按照高安本地的口味,多放点辣椒,就可以;但我这个人,总喜欢带着父母到处走一走,让他们开开眼界,一旦到了其他地方,这吃的喝的就不可能像高安一样,合乎自己的胃口。

在南京,我们到景点去游玩,在景点吃点东西,父亲无所谓,母亲就百般讲究,这也不吃,那也不吃,总之,吃什么都没有味道——昨天在“印象汇”的“我爱西贝莜面村”,老人家也是如此。在扬州,也是如此,都找不到能让她老人家喜欢吃的东西——我的确也无可奈何。有的时候,不免带着一丝责怪的语气说,到外面,就不要讲究这么多,有什么就吃什么,总不可能让人家餐馆改变经营味道吧。

母亲说,别看我是农村人,对吃的东西还是蛮讲究的,不吃的就坚决不吃。我有时会以为她是故意的,有点矜持的味道,似乎告诉我们:别以为我什么都想吃,好像我没有见过世面,没有吃过东西似的。

今天晚上,女婿生日,就在他们家附近的一家“川香居”邀请我们。因为是四川人开的餐馆,太太主动请缨,要求点菜,点的菜大部分都依照母亲的口味,什么红烧猪脚,什么辣椒炒肥肠,什么家乡油豆腐——扣肉原本也是喜欢吃的,不过这一次的扣肉带有甜味,就不动筷子了。

母亲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,那可是大快朵颐,尽管她深知自己有高血压,但面对中意的美食,万事万物都抛之脑后,猪脚,吃了一块又一块;肥肠,有筷子不好夹,干脆用勺子勺。席间,碍于亲家在场,虽然不说话,但可以看出,自从到南京以来的半个月,这一餐算是她老人家非常满意的一餐,满足之情尽在不言中。

回到家里,方才说,今天就吃得非常饱(她老是把“吃得好”说成“吃得饱”,我们上湖其他人也是如此,参加别人的宴席,只要听到他们说“吃得饱”,就说明宴席做得好,有很多肉,他们吃得很开心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