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05日 星期日 晴  

2017-02-05 20:48:48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阴雨的天气,在南京,在我们所居住的小区,想在自家阳台上晾晒衣物,是非常困难的。这里的阳台全一统的都是内置阳台,而且那么小,像鸽子笼一样——听说,小区的物业还有一个统一的规定,任何业主都不能做一些外伸收缩的晾晒衣架,一是为了安全,二是为了小区整体的美观。

这内置阳台跟我在高安二中校园里的外置阳台迥然不同。在高安,偌大的房子,偌大的阳台,区区两个人,想晾晒什么大有可晾晒的空间;还有什么不可以外伸,我们本身的阳台就是外伸的,久雨初晴的日子,家家户户把被褥衣物晾晒出来,在风中摇摆,的的确确的万国旗——没有什么美观不美观的。

这两天阴天小雨,阳台上晾挂满了洗好的衣物,而且都是湿漉漉的,不得干。这老天爷也给力,知道我们即将离开南京,总不至于南京的老天爷对我们外地人不那么友好,连晾干的衣物让我们方便带回去都不行,今天居然天晴了,而且晴得非常好,气温也高。

晾晒衣物的最佳地方,自然当属楼顶上。

按电梯到达34层,出了电梯门,再往上爬一层楼那么高,就到了楼顶了。尽管物业是非常禁止业主擅自爬上楼顶上的,主要担心有意外事故产生;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,如果你物业真的禁止业主不爬上楼顶,那么,你干嘛要建造可以爬上楼顶的楼梯呢?再说呢,大家相信这样的小区,尽管外观看起来非常高档,但入住的业主很难有高档的人;人家仕途中人,人家大腕大款,南京有专门的“别野”供那些人居住,地处安静之所,交通方便但不畅通,一般人想去看看都不能,谁会住在这大众化的地方。

说到普通的百姓,这种担忧自然是多余的。谁都知道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”的道理,残命也是命,看看世界,晒晒太阳,负日之暄,其实也是蛮好的。普通百姓想跳楼自尽,除非情不得已,比如身受顽疾之苦,治疗无望。我们村里有个外嫁的姑娘,因为生病,且“此治绵绵无绝期”,在高安人民医院住院,一时想不开,独自跑到高安大桥上,纵身一跳,真正来了一个“一了百了”的选择,令人嗟叹不已。

当然,还有热恋中的青年男女,为情所困,激情之下,来不及想自己的未来其实还是蛮广阔的,也忘记了常人所言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兔子可吃窝边草”,误以为人生是剩下此人彼人,也这般呼喊着“来生再见”的口号,一跳了之。

有很多业主,包括我家,都预备了一根长长的尼龙绳子。上楼晾晒衣物,除了要晾晒的衣物,还有两种东西必须带着:绳子,夹子。绳子的作用不用多言,两头可系的地方很多,你随便找一处就行,认认真真系好——不能像我,有一回马虎大意,以为系好了,结果到收衣物的时候,发现绳子的一头已经送了,全部的衣物全都掉在楼顶上,又得重新清洗过一次。夹子的作用自然是夹住衣物;楼顶上的风太大,你就是有好的衣架,风同样连同衣架把衣物吹落在地上,所以,用夹子夹住衣架子,这问题就解决了。

 

天气一晴朗,室内也显得光亮。

全家人在家里,就有人看着小外孙女,我就从专一的陪护中解放出来了;但我不因此有休息,并不因此可以清闲,我的名字中有个“建”字,谐音也可以认作“贱”,纯粹的一个“贱骨头”(我们上湖骂人的话,凡受人批评都是自找的),居然会主动开始做家务,我要打扫卫生。

我放了一盆温水,先把卫生间四周的墙壁认认真真擦拭了一遍,连同门框,门框顶上,镜子顶上,但凡我的手能够触及的地方,我都用毛巾认真擦拭;在用玻璃水喷在两扇玻璃门上,自上而下,小心翼翼地擦洗着,之后再用清水冲洗一遍;最后当然就是马桶。

曾经看过一篇类似“心灵鸡汤”的骗人文章,说有一个倭人找工作,就找到了一个清洗马桶的工作。这倭人工作果然认真,擦洗过之后的马桶,清洁无比,而且还当着总经理的面,喝下了马桶里的水;之后果然受到重用,升为什么什么——总之,工作上的专注,成就了这一个倭人的伟业。

这篇“心灵鸡汤”的文章,旨在告诉人们,付出了多少,就一定会得到多少。

后来,就有另外一篇揭露这篇“心灵鸡汤”文章是假文章的文章,说作者纯粹是骗人的。这篇揭露性文章说,有位中国的老师,也看过这篇骗人的文章,恰好他班上来了这么一位倭国学生,就问起他们洗马桶喝马桶里的水这类事情有没有。这学生说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,不过,我们冲马桶的水都是废水,二次利用的水,和平常喝的水是两根管道的,好不搭架。

洗一个马桶有这么多的事情,跟我洗马桶完全两回事。我洗马桶就是希望洗干净一点了,看起来洁亮无比,至于里面的水,别说是二次利用的水,就是“有点甜”的农夫山泉,我都不敢喝一口——谁无聊玩这个玩意儿,我又不想做高管。

 

小外孙女跟她妈妈一样,都是一个“好走分子”。

女儿小时候,也就是小外孙女这么大的时候,一天上午下午晚上,三次不到外面去走一圈,非吵闹不可。母亲至今还记得,说,就是下雨,你不撑着伞带她出去,她就哭闹个不停。我都不想在回忆革命家史,免得有人说我在炫耀。

这下午,我和太太出去一趟,去一家“紫燕百味鸡”买点“夫妻肺片”,女儿说想吃一点。女儿他们两个也出去,给她爷爷,还有舅舅买条烟,我心想,这下可好,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去。结果呢,他们自己走自己的,小外孙女还得我抱着。太太担心我累着,就说,我帮你绑一个腰凳,这样会轻松一些。我说,我还以为你会说你抱着,这还不是一样么。

天气真的很好,气温也高,我换下来厚一点的衣服,抱着小外孙女走在路上,不多久就出汗了。这一来一回,没有两公里也有三公里,说不累是不可能的,但想着晚上小外孙女就要去她爷爷奶奶那里,心中也是情愿的。

 

吃罢晚饭,收拾好东西,抱着小外孙女到地下车库去。只要能够出家门,小家伙就一路叫个不停——她委实太喜欢到外面走走。

到了车库,女儿先坐进车里,然后我把小外甥女递给女儿。这小家伙居然哭起来,伸出手要我抱回去——她的确喜欢我,喜欢我抱着,喜欢我逗她,喜欢我跟她一起疯。我的眼眶一热,说,来,外公再抱抱。然后,又抱出来在车库里走一走,最后还是让女儿抱着,关上车门。

小家伙在车里又开始哭闹,太太说,又开始煽情,我都开始流眼泪了。

回到家里,太太的眼睛红红的,不住地用餐巾纸抹着眼泪。我独自在厨房里洗刷,想起刚才的一幕,该死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,只好用拼命做事来转移注意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