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居之所,心灵之园

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活记录:2017年02月08日 星期三 小雨  

2017-02-08 21:13:36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前天我们从南京返回高安,车至城南车站红绿灯处,听见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,往外一看,就看见很多穿红着绿的男人,举着两条布龙,从路边的一处小区往城内走去。这两条布龙,一条是红色的,一条是黄色的,远远看去,全身飘逸,神情兼备。

前几年说到舞龙(高安人叫“滚龙”,或者更土一些,叫“扬龙”)这样的事情,高安人都带有埋怨之情,因为曾经出过事情,所以,令行禁止,这项民间活动沉寂了好多年。据说,今年得以恢复,是因为新一届领导班子倾听民声、了解民意,而且跟我的想法一样,把“滚龙”提升到了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高度,要求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,尽量满足人民群众的娱乐需求。

上午开会的时候,领导说,今年的元宵节(也就是后天),市政府将在“凤凰池”文化广场举行“百龙”“百狮”表演活动,届时,各单位除了要保障自己单位的安全工作之外,均要积极参与这个大型活动的安全稳定的保障工作。

我今天值日,在朝阳校区的保卫室对值班的保安说,说不定到时候要派你们过去维持一小段路段的秩序,比如,让你们站到河堤上,保证观看的人不至于因为拥挤而掉落到锦河里去,万一掉下去了,你们还得保证把他捞上来,届时我们就准备几个捞鱼的捞网。

 

上午开小会,要讨论的事情比较多,会议时间拖得比较长,从上午9点,一直开到12点半,大家都说,肚子饿了,肚子饿了。我稍微分了一下心,没有跟随会议的进程,领导要求每个人对提高竞赛辅导奖金的数额说一说自己的感觉,每个人都说了,领导问我你认为多少合适。我一时没有听清,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旁边的人就说,你发什么楞,赶紧说,赶紧说,说了我们好散会,回家吃饭。

下午开行政扩大会议,所有的中层与年级组组长、教研组组长都要求参加。

我是2点半从家里出发的,跟上午去开会一样,撑着雨伞,徒步而去。太太上午就说,这又刮风又下雨的,你不如开车去。我说,在南京呆了半个多月,人都懒惰不少,不从今天开始锻炼,那从什么时候开始。

初春的雨,又细,细到看不清楚;又密,打在树叶上,沙然作响,宛如小雪粒落在树叶上。到了下午,细如牛毛,像柳絮,轻轻盈盈,尽管我撑着伞,但我的身上还是湿漉漉的。气温居然很低,倘若说,上午步行去飞跃校区,我走路走得全身热乎乎的;那么,下午,我就没有这种热乎乎的感觉,相反还有些许寒意。

女儿跟她老妈说,南京下雪了,不过不是很大。我怀疑我们高安也应该下了点雪,不能不会感觉有这样雪意。果然,严霞同学在朋友圈里说:雪来了,又走了。还拍了几幅图片,在湖边的一根木栏杆的上面,果然停驻了些许小白雪的影子。

经过南莲路的时候,忽然听到连续不断的锣鼓声,伴随着一阵阵的鞭炮声,心想,不过2点40,这个时候,怎么就有“滚龙”的。

我的意识中,“滚龙”这项活动应该是在傍晚才开始的,因为“龙”身必须点着蜡烛,在浓浓的夜色中显得好看,像在空中游弋;加上诱龙滚动的圆宝珠灯,还有闪耀着火光的鞭炮,以及冲天响的焰火——综合起来,气氛才热烈。

但我的的确确看见一条简单的“懒龙”从后一排的房子出来,滚龙的人也着装各异,他们陆陆续续爬上一辆车,估计是要到哪里去。所谓的“懒龙”,就是“龙”由一节一节(或叫一段一段)的龙身组成,两节之间没有任何连接。据说,任何举着一节龙身的人,如果在某个地方滚龙,碰上了熟人,熟人邀请他进屋吃点东西,或者喝杯酒,这个人就举着这一节龙身到人家家里喝酒聊天,甚至不再跟着,到深夜,独自一人举着一节龙身回家。

这样说来,“懒龙”并不是说这条“龙”懒,而是举着龙的人懒,懒得跟人一同去滚龙,没有什么连接的约束,好自由哦!

开完会回朝阳校区,在南莲路,忽地一声巨响,把我惊了一跳,却原来是有人在放白天的焰火。巨响一声接着一声,绿色、紫色、红色的焰烟在空中飘散。龙是布龙,举着的人穿着统一的红色的古代服装,头上裹着红色的头巾,个个像梁山好汉。滚龙必须现在人家家门口滚动,之后必须到人家屋里穿行——这是高安人最看重的一个环节,但凡龙在自家各房间里穿行,就认为能带来好运——而且主人家放鞭炮的频率也会越来越高。

 

学校有一个传统,每年正月初一上午8点半,准时在朝阳校区学生食堂一楼举行新春团拜会,至于举行了多少年,倒是没有去注意的——今年也不例外。有不少的在职教工都会按时来参加,还有退休老职工,吸引大家前来的,当然是一个学校同事之间的情感交流,还有一个相对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每人都会得到一个小红包,至少一百元。

今年团拜之前的放学期间,领导说,这团拜的红包,好像一百元很多年没有变化,是不是明年增加一百元,变成两百元。所有的人都点头附和,说,应该的,应该的。于是,这团拜的红包就变成了两百,不过没有实际的红包,因为上级不允许发现钱,而是参加团拜的人都签好自己的名字,然后把两百元打入各自的工资卡中。

我没有在高安,已经有两年没有参加团拜,不知道今年团拜的场面是否壮观?但我相信有很多跟我一样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团拜的人,一定跟会参加团拜的人打个招呼,说:喂,帮我签个名——我也是这么叮嘱一个同仁的。

没有参加团拜的人,年后上班,碰上其他同仁,还是要说一声拜年。我们学校的习俗,说拜年的时候,还得握握手,无论男女都伸出手去。从前我很感兴趣,尤其面对漂亮的女老师;后来渐渐就有点腻了,因为手冷的人占大多数,握起来冰凉冰凉的,不舒服。于是,我就改成了双手合拱,做一个揖:新年好!然后,如果是女教师,就恭维说,越来越漂亮。如果是男教师,年轻一点的,就说,步步高升,早点进入校级高层;年龄大一些的,就说,身体健康,抓紧时间犯错误,不然会很后悔的!

长盛主任对我说,十多天没见,我发现你的头发好像变黑了一些。我说,你老了,眼花了,不是头发变黑了,而是在南京晒太阳晒黑了脸,然后这脸黑映照上去,把白头发映黑了一些。柏胜副馆长对我说,我看你去开会的时候,走路雄赳赳,气昂昂的,蛮积极嘛。我说,我年龄大了,“当官”的日子越来越短,有机会开会就要抓紧时间贴上去,到时候想开会都没有资格。

在一旁草坪上拔草的老周,披着一身薄薄的简陋雨衣,听了我这话,高兴地笑了,说我很乐观,不在乎当不当官。我说,你瞧见老周没,都退休这么多年来,想开一个简单的群众大会都没有资格,对不对?老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